•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6月03日 星期一 09:18 AM

投资人总是会在电梯游说中听到创业者夸赞他们的技术是颠覆性的。但创业者忘记了或者完全没有意识到,大多数的消费者最初对任何技术都是担忧的。消费者通常是为问题的解决方法花钱,而不是技术。让市场接受全新的技术是一个既费钱又费时过程。

颠覆性技术的概念最早是由 Clayton M. Christensen 提出的。他在 1995 年出版的《创新者的窘境》(Innovator's Dilemma)中提到,像数码相机和移动电话这样的技术,它们带来的概念是前所未有的,将非常迅速地取代原有的技术。不幸的是,这对初创者来说可能还不够快。

在这个不断变化的时代,其实我们对新技术的接受速度都很快。而且,爱上新技术也意味着就过去的遗忘。最近,Harvard Business Review 作者 Grant McCracken 的文章《否认颠覆性技术的五个阶段》,将人们对新技术的过程与 Kubler Ross 的“悲伤的五个阶段”做了类比。

  1.  疑惑。有些新的应用、设备我们就是学不会。刚开始玩了一阵子,很快就开始抱怨没有之前的东西好用。这时,专家们可能会出来说这些都是有史以来最棒的东西了,但这并不管用。我们通常会选择等待下一个版本。
  2.  放弃。有很多人无法掌握新技术,而现在大家都争着展现自己对新技术的“不感冒”,好像这会让他们更受欢迎一样。比如我们就会听到:“Twitter,140字里有什么可说的?”。
  3.  羞耻。这时我们会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新技术是错的。比如我们会开始取笑说:“Twitter这玩意,只能流行一时,几个月后肯定完蛋了”。我们在Pinterest刚推出的时候听到无数这样的话,看看现在它值多少?25亿美元。
  4.  接纳。这才是创新腾飞的时候。更多的人使用它,对大多数人来说也有一两个用处了。最后,剩下的人也开始使用,并向大家吹嘘自己多么紧跟潮流。
  5.  遗忘。这时我们会“毁灭证据”,从里而外地。突然,我们就对新技术习以为常。然后,所有人都如此了,大家也就都成为Mark Earls所说的“人群”的一部分。

在过去,这整个过程大约要花 20 年的时间。如今的速度要快多了,从 iPhone 诞生的短短 6 年间,智能手机的接受度已经接近 50%。其它证据也表明,越来越快的接受速度更成为常态。

不久前市场营销领域的专家 Seth Godin 在一篇文章中提到:将努力转化为成功通常要 6 年的时间。马克•扎克伯格花了 7 年和 150 万美元,才让 Facebook 的现金流为正。Myspace 和其它公司虽然开创了社交网络的先河,但是他们却已经无法品尝成功的喜悦了。

不计其数的创业者在初期展现了他们了颠覆性技术,却最终因“过于超前”而倒下了。他们做了一切对的事情,但市场却没有准备好。尽管有时候“超前”只是一个借口,但不要忘记一位经验丰富的投资人的告诫:过早与犯错无异。

总的来说,我认为更多公司的失败是因为“超前”而不是“落后”。这或许比较难以接受,但通常是后来的人最后成功了。如果你也拥有颠覆性的技术,你将如何避免这一规律?

文章来自36氪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