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6月03日 星期一 09:29 AM

近年来,中国走到了新十字路口,一方面改革开放释放出的活力使经济蒸蒸日上,一方面又出现贫富差距拉大等问题。一段时期里,“中国模式论”非常流行,认为经济崛起的原因是依靠强势政府,用海量投资来实现高速度的增长,认为只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才能创造高铁建设等“奇迹”,认为社会出现的种种乱象,是因为“举国体制”执行得不够彻底等等。这些认识并没有揭示出中国经济崛起的秘密。

其实,中国经济崛起的秘密是改革,社会出问题是因为改革尚未取得完全成功。当前的症结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不完善,中国经济既包含新的市场经济因素,又包含旧的计划经济因素,行政权力过多介入经济活动。十八大报告对“中国向何处去”给出明确回答--“必须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不失时机深化重要领域改革”。但是,宣布决心推进改革,仅仅是重启改革的第一步,问题还在于“改什么”和“怎样改”。我认为,今年最紧迫的任务是制定改革的总体规划,这已经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

从世界来看,发达国家市场经济的建立,是通过几百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自发形成和试错过程。而我国是一个后起国家,因此,要建立现代市场经济需要精心“设计”。从技术上说,现代市场经济是非常复杂、巨大和精巧的系统。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红军中流行一个说法叫“草鞋无样,边打边像”,可是现在我们要建设的现代市场经济是双“高档皮鞋”,就不能“边打边像”。

从利益关系上说,现在各部门都在制定本部门的“顶层设计”,但是由部门和地方分别进行“顶层设计”,多多少少会向自己的权力、利益倾斜。如果把这些按本位利益和想法设计的“高层设计”和“地方设计”拼凑成“顶层设计”,那么就失去了“顶层设计”的本意。

所以,要贯彻落实十八大报告提出的“不失时机深化重要领域改革”精神,推进改革进程,就需要一个超脱局部利益和短期利益的机构,而且是中央直属的权威机构来统筹。改革注定伴随着异常复杂的利益博弈。单项突进的改革难于奏效,但面对目前的问题和矛盾,若四面出击,又会分散力量。该从何处下手,要如何突破?我认为,挑选出有关键意义、彼此关系紧密的改革项目,形成“最小一揽子”总体改革项目推进,这种方式成本最小,阻力最小,风险最小。

在进行总体规划的时候,最好是发动社会各领域人士采取问题导向的办法,从各个领域现有的主要问题入手,分析产生这些问题的体制性原因。然后,不是针对病象、病症,采取对症治疗的办法取得短期疗效,而是在分清楚问题和造成问题的体制基础上,针对病根、病原,铲除产生这些问题的体制基础。建议启动一些大众关心、成效易见的改革项目,提高政府的信任度,聚集改革人气;同时创造宽松的宏观经济环境,最终使得系统化改革方案顺利出台。

作者吴敬琏,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来源:中国经济改革论坛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