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6月03日 星期一 10:05 AM

李瑞环新书《看法与说法》中谈到不少农业问题,IBTimes中文网获得人大社独家授权,刊载书中精华内容:

 

热爱农民,珍惜土地,重视粮食。

我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农民占人口的绝大多数,国民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农民,农业、农村、农民问题始终是我们面临的重大课题;土地是物质生产的首要条件,人多地少是我们的基本国情,如果耕地锐减的势头得不到遏制,最终会危及我们的生存;粮食问题关乎国计民生,十几亿人口的大国一旦粮食出了问题,我们无处去买,白给也运不进来。热爱农民、珍惜土地、重视粮食,这是农村政策的基本出发点,也是需要长期面对的问题。

《就起草〈关于农用土地的几个问题〉同身边工作人员的谈话》(1994年6月21日)


人口、粮食、土地三个问题,是全国人民要长期予以高度重视并努力解决的问题。

人口、粮食、土地三个问题,是全国人民要长期予以高度重视并努力解决的问题。我国耕地面积只占世界的7%,人均耕地只相当于世界平均数的1/4,每年一千五六百万净增人口,这还是我们的统计数字。发展农业,解决中国人吃饭问题,当然要靠高科技来改良品种、提高单产,但前提条件是土地。农用土地的保护、利用和开发,是事关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全局性、长远性、战略性的问题,必须予以高度重视。必须迅速扭转土地锐减的势头,要使全国人民都牢固地树立“十分珍惜和合理利用每一寸土地,切实保护耕地”的基本国策观念,要把解决好土地问题始终摆在党和政府的重要议事日程上。土地在中国尚未开发的还有很大一块,主要是西北这一块,我们正在做文章。有的科学家建议,把喜马拉雅山炸开50公里,降低2000米高度,形成一个豁口,把印度洋的暖流引到西北,使西北变成降雨区。有人说这是狂想,其实许多重大突破,开始都被人视为狂想。原来我们说打一个眼把长江的水引到黄河去,有人听了哈哈大笑。一年多时间后,通过论证,认为这个眼可以打,那么,炸豁口的想法怎见得就不行呢?搞搞模拟试验,有什么不好?

《听取湖南省委、省政府、省政协工作汇报时的讲话》(1995年9月11日)

 

农业和农村问题,在中国始终是带有根本性的问题。

中国人口的绝大多数在农村,农村的发展极大地影响着整个中国的发展。农业和农村问题,在中国始终是带有根本性的问题。解决不好农业和农村问题,就不可能解决好中国的其他问题。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农村改革解决了中国人的吃饭问题,这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是全世界都很佩服的一件事情。过去,我们采取了许多办法来提高粮食产量,但就是没有效果。现在,地还是那块地,人还是那些人,但粮食打得多了。一亩地产一吨粮食已不是什么新闻,甚至有了吨粮乡、吨粮县。我国城市能有今天这样一种快速发展的局面,我们国家能够在遇到各种风险和危机情况下仍然稳坐钓鱼台,与农村能够提供足够的粮食和农副产品分不开。中国农村改革不是由哪个领导人创造的,而是农民自己创造的,发端于安徽省小岗村。农村改革的成功经验,比如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等,今天仍然有着巨大的普遍意义。

《听取福建省委、省政府工作汇报时的讲话》(1998年11月8日)


要走“大农业”的路子,因地制宜,宜耕则耕,宜牧则牧,宜林则林,宜渔则渔。

要加快农地后备资源的综合开发。我国除宜农荒地5亿多亩外,还有牧草地39亿亩,林地29.4亿亩,内陆水域5.39亿亩,沿海滩涂3000万亩,其中有一部分尚待开发,已开发部分的产出率同发达国家相比也还有很大差距。因采矿、烧砖、燃煤发电、修路取土等人为因素废弃的土地累计2亿多亩,其中70%以上是耕地。这部分土地大多位于人口密集、土地短缺的地区,已复垦的只占能够复垦的2%。要利用传统农业技术和现代科技手段,把一切可以利用的农地都尽可能地合理利用起来。要走“大农业”的路子,因地制宜,宜耕则耕,宜牧则牧,宜林则林,宜渔则渔。要注意眼前利益、中期效果和长远发展兼顾,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并举,力求避免重复历史上那种盲目开垦草原、围湖造地、毁林造田,严重破坏生态环境的错误做法。

《关于农用土地的几个问题--在政协第八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上的讲话》(1994年7月1日)

 

如果任“男女老少齐经商,田园荒芜没人管”的现象发展下去,将是一个很大的危机。

农民到处找活干,大批农活没人干。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科学技术的提高,农村人口的增加,土地面积的减少,农业劳动力不断地向其他产业转移,这是一种必然的趋势。但这种转移,必须是在首先满足农业生产的需要,对现有土地精耕细作的前提下进行的,而不能弃农务工,撂荒经商。我市有些乡村恰恰忽视了这一点,只讲无工不富,不讲无农不稳;只讲农民进城,不讲稳定基础。其结果是:一方面大批农民离乡离土,而且有许多人正在寻求出路,想方设法离开农村;但另一方面耕作粗放,甚至撂荒。正像有些同志所讲的:“许多农民到处找活,许多农活到处找人”。不少地方从事农业生产的大多是老、幼、妇、弱,而青壮劳力多数都去务工经商。有些村甚至出现了“男女老少齐经商,田园荒芜没人管”的严重现象。我们本来人多地少,产出有限,对土地应该百倍珍惜,百倍精心。如果任这种怪现象发展下去,将是一个很大的危机。

《在天津市农村工作会议上的讲话》(1989年1月22日)

 

粮食安全问题时刻不可大意。

我国用世界7%的土地养活了世界20%的人口,使12亿人解决了温饱问题,堪称奇迹。但由于我国人口多,土地少,耕地相对不足,粮食安全问题时刻不可大意。粮食增长,人口也在增长,如果人口增幅超过了粮食增幅,时间长了就是个问题。如果发生大的自然灾害,粮食减产过多,也会出现问题。我们可以尽最大可能多储存一些粮食,但对12亿人口来讲,能解决多大问题?况且粮食储存时间还不能太长。所以,粮食安全仍然是个问题。

我认为建设大面积旱涝保收田,对解决我国粮食安全问题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我国西北地广人稀,陕西、甘肃、宁夏、青海、新疆五省区296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31%,而人口只占全国的7%。西北地区光热资源充足,只要有了水,就能发展农业;只要水源充足,粮食单产就会大幅提高。从总体上讲,我国是个缺水的国家,但在西南方仍有很大的潜力可挖。以长江为例,一般每年径流量都在9000亿立方以上,绝大多数白白流进大海。如果我们通过工程,由西南调一部分水进西北,例如200亿、500亿、1000亿、2000亿,那么西北地区的面貌马上就会改变,大部分土地就可以变成旱涝保收的大粮仓。当然,只是个大的设想,具体的还需要详细论证。

《就起草〈关于农用土地的几个问题〉同身边工作人员的谈话》(1994年6月23日)

(未完)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