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6月04日 星期二 09:50 AM

据21世纪经济报道,5月31日上午,太子奶原创始人李途纯现身最高人民法院,作为花旗银行起诉太子奶和第三人五仙山公司案的证人以及被告,再次与花旗银行交锋。

这是李途纯重获自由一年多来首次现身面对昔日“敌人”花旗银行。李途纯此次出庭是作为证人,来指证花旗银行在办理太子奶抵押五仙山过程中存在欺诈、造假和行贿。

2007年9月12日,花旗联合新加坡星展银行、荷兰合作银行等国际六大财团,向太子奶提供5亿元无抵押、无担保的低息三年信用贷款。

2008年10月28日,花旗银行以太子奶公司、五仙山公司以及湖南太子奶集团供应公司等为被告,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太子奶提前偿还全部贷款。随后北京高院冻结了上述土地使用权。

湖南五仙山旅游度假开发有限公司(简称“五仙山公司”),注册资本为6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王依兰。

据报道,李途纯在最高院门口表示,“花旗银行提前收贷是引发太子奶破产的导火索,向太子奶开出致命的第一枪”。

在李途纯律师翟玉华提供的李途纯的当庭“陈述”中,李称:“花旗银行对我又诈又骗,又拉又打,迫使我为了自保,协助并同意花旗银行,伪造五仙山公司资料,办好了土地抵押登记。”

作为太子奶和五仙山的证人,李途纯在庭审中详细披露了花旗银行通过造假、威逼利诱自己,“强行用五仙山公司临国用(2006)字第305、347、348号三宗土地抵押,以换来太子奶可以上市及让花旗银行不提前收贷”。

李途纯在陈述中说:“在花旗银行几十人几个月坐镇太子奶总部的逼迫、威胁下,为了太子奶能顺利上市,我打电话给五仙山公司法定代表人王依兰,遭 到她的强烈反对,我又打电话给五仙山公司办公室秘书何大亮,请他在五仙山公司与花旗银行的抵押合同上盖一个公章,花旗银行律师葛超立即用现金感谢,后花旗 银行顺利盖上公章。”

这时,花旗银行仍需得到五仙山公司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才能顺利办理抵押。

李途纯的陈述称:“花旗银行律师葛超通过送礼,从临湘市国土局拿到五仙山公司以前办理贷款的全套资料复印出来,花旗银行如获至宝,指使葛超用复印件拼凑成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复印法定代表人王依兰身份证。”

李途纯还称:王依兰身份证复印件显示的3月18日,该身份证复印件上注明再复印无效,抵押登记的时间是9月23日,很显然是造假,铁证如山。

李途纯继续陈述称:“葛超在我办公室请示花旗银行后,逼迫我代替王依兰在《抵押合同》上签字,当时在场的有太子奶律师(已取证证实)。金杜律师事务所律师葛超作为花旗银行法律服务人员,完全知道这是违法的。”

李途纯在陈述中指出:“最后,花旗银行律师葛超一人坐镇五仙山公司及临湘国土局二十多天,多次行贿(已有三个单位关键证人),在太子奶及我本人 的配合下,打通一个又一个关卡,在没有五仙山公司法人代表签字,没有法人代表授权,没有股东会、董事会决议的情况下,主合同当事人双方串通,骗取、伪造保 证人的全部资料,并张冠李戴代替签名,在临湘国土局办好了他项权证。”

 变化的贷款条约

李途纯与花旗银行的恩怨始于花旗银行联合其他5家银行给太子奶提供一笔5亿元的无抵押、无担保、低息、长期风险贷款合同。

翟玉华表示,贷款合同刚签订,2007年的11月份花旗银行就急着把贷款给太子奶;第二年的3月份,美国发生次贷危机,受此影响,花旗自身也出 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当年花旗在全球范围内出现了数百亿美元的亏损,只能通过出售各地资产(包括东京总部)予以自救,全球范围更是大幅裁员。“于是就开始 给当时的太子奶发函,首先是要求太子奶增加30%的息,增加完30%的利息,就不提前收贷。”

几经博弈,李途纯及太子奶同意上调了20%。

不过,2008年5月份,花旗又要求太子奶追加担保。李途纯表示:“签好合同以后,花旗又要求增加李途纯个人无限担保,我们办了无限担保。后来又要我们内部抵押。”

由于当时太子奶正准备上市,为了不因小失大,李途纯被迫同意,翟玉华表示,“太子奶内部7家关联子公司为了这笔钱又进行补办担保,并提供太子奶厂房和土地抵押 。”

不过,当太子奶同意花旗银行的要求并履行完手续后,花旗银行再次变卦。岳阳市中级法院判决书显示:花旗银行要求太子奶等7家公司提前还贷或增加抵押,抵押五仙山公司拥有的3宗土地。

翟玉华表示,履行完手续后,最后花旗还是提出要提前收贷,太子奶提前还了7000万。花旗银行说不要还了,要求把五仙山公司的土地抵押给它。

“正是因为花旗银行的数次违约,导致了太子奶在整个银行体系的商业信用受到了影响,接连引发了其它银行的催贷。”翟玉华表示。(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