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特约研究员 施旖旎编译 | 2013年06月05日 星期三 15:24 PM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奥巴马将于6月7号、8号在加利福尼亚南部的一个私人庄园里举行非正式首脑会晤。本次会晤提前了数月,美联社认为会晤的提前是“一种迹象,表明中美双方都希望遏止双方关系发展方向的偏移,并且认为宜早不宜迟。

5月29日,在一个以“奥习会晤”为题的亚洲协会纽约活动中,两位著名学者谢淑丽和詹姆斯·斯坦伯格对习奥会提出了自己的见解。詹姆斯·斯坦伯格现为美国锡拉丘兹大学马克斯韦尔学院院长,曾任美国副国务卿,他还著有《艰难过渡:在总统权力初期的外交政策困难》一书。谢淑丽则是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国际关系与太平洋研究学院教授、亚洲协会副研究员 

斯坦伯格认为,习奥会是在中美关系发展的一个关键时刻举行的。40年来,双方领导人都致力于发展建设性的双边关系,以应对重大的国内国际挑战,面对这些可能偶尔会改变积极发展方向的挑战。

他指出,近年来,中国引人注目的经济增长、军事现代化、在区域和世界舞台上更有力的参与增加了中美双方的不信任。双方都怀疑对方是否能够维持加强合作、积极减少分歧的承诺。在奥巴马总统的第一个任期内,双方建立了一系列包含所有议题的双边对话,但是因为对对方的目标和意图缺乏深层次高水平的理解,这些机制只能产生有限的效果。

斯坦伯格表示,在加利福尼亚的会晤是进行必要对话的一个重要的第一步,如果把这个会晤看成是“可交付成果”的,这将是不合理甚至是适得其反的。而且也不应该期待双方解决所有的分歧。真正的考验将会是,这最初的一步能否随着时间的推移,引导中美采取具体步骤把抽象寻求“相互的战略互信”转变为实际措施来应对逼近的“中美关系可能会发展成为竞争甚至冲突”的危险。

谢淑丽首先赞赏了奥巴马总统和习近平主席花两天时间在南加州的私人庄园会晤是一个很好的主意。

在她看来,过去中美领导人的会晤时间都太短,太正式,太照本宣科,因此导致他们都不能够发展一个真正的私人关系和了解彼此的真实意图。当初副总统拜登和当时的副主席习近平花了将近两周的时间同行并且先在中国,然后在美国公开会面 ,因此他们进行了很好的交流。而现在,奥巴马和习近平将会有同样的机会来发展能够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在他们任期内应对危机的友谊。

不过,谢淑丽也强调说,不应当指望本次会晤产生任何重大协议或者其它“成果”。这次会晤的目标是建立两国领导人之间的个人关系,并且探讨如何消除或者至少是更好地处理相互的猜疑,这些相互的猜疑最近已经影响了中美关系。双方领导人正在尝试让彼此相信,各自对对方是没有敌意的。

她还指出,相比在有争议的双边问题上展开博弈,双方在会晤上确定并讨论共同关注的问题,比如气候变化、恐怖主义和中东一类不稳定区域等,将会是一个更好的开始 。在应对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挑衅行为的挫折中,双方领导人应该能够找到共同的立场。但是双方领导人不应该回避棘手问题,如果他们能够向对方解释各自的一些动作,比如中国对美国企业的网络攻击和美国在中国近海的侦查活动都是令人不愉快的,那么习奥会晤的价值将会大大增加。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