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综合报道 | 2013年06月06日 星期四 10:28 AM

6月5日晚,中国驻加纳大使馆确认,截至当地时间5日上午,共有124名在加纳涉嫌非法采金中国公民被羁押。目前,在押人员除个别患疟疾外,没有重病和受伤情况。

中国媒体早些时候公布说,从中国到加纳从事开采金矿的人数多达数万人,从2005年起仅中国贫困的广西上林县来的就有约3-5万人。

采金人网络求救

6月5日,中国国内的新浪微博、论坛开始集中出现加纳中国采金者的求助帖,一时转发者众。求助帖将参与清理行动的加纳军警和不明身份武装人员比作“进村的鬼子”,据称,这些人员抢掠矿上值钱的设备,抢不走的就地损毁,临走时点燃工棚,未来得及从矿上撤离的中国采金者遭毒打甚至枪击,一些人被扣押。

据《环球时报》报道,上林人的金矿大多集中在库马西周边及再往南部的奥布阿西、塔夸、敦夸等地。一位上林采金人说,他所在矿上的中国人都撤出来了,只留雇的当地黑人守工棚,4台勾机被加纳军警搬走。

另一位上林人则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目前他只知道矿被抢了砸了。他称,有一群“和加纳军警一起来的,不知什么身份的人”,向躲藏在树丛中的中国人开枪。“有人受伤被送到镇上的医院,不知生死。”

中国驻加纳使馆发言人于杰5日表示,中国在加纳合法开采的公司有6家,这次加纳政府的行动涉及的都是非法开采。然而,根据上林采金者的讲述,加纳政府“合法打击行动”的过程中充满暴力。

在加纳的中国矿业协会负责人苏震宇说,加纳军警怂恿当地人洗劫中国人,矿区镇上的中国超市、宾馆被抢被烧,军警甚至在街面上不问身份地公然扣押中国人。周建说,阿克拉的移民局拘留所之外,“下面还有很多非法关押的地方,”中国矿主被勒索赎金。

中国驻加纳使馆表示,在打击行动中藏匿起来的中国采金者很多是非法居留,目前他们没有直接到使馆求助,而是通过电话联系,希望使馆要求加纳机场放他们出境。而求助者朋友在中国网络上发布的消息称,已有至少两名中国工人在清理行动中死亡,还有称中国人4日在库马西射杀一名加纳人,可能引发当地军警报复性抓捕中国人。不过,这些消息均未获中国大使馆证实。

中国驻加纳大使馆6日表示,事发后,临时代办周游斌紧急约见加纳总统府高级官员,要求加方立即停止在采矿点以外的中方人员聚居点实施搜捕的行动,给予中方在押人员人道主义待遇,保障其安全与合法权益。使馆已派员赴敦夸和库马西两地采金者集中的地方。加方表示,近期将暂停在非法采金矿点以外的地方抓捕非法采金人员,同时为有意回国的中国采金人员提供便利。此外,于杰就网络上传播的中国采金者死伤照片表示,不符事实,系为谣传。

加纳严查中国非法采金者

在中国的网络上,网民普遍对这些上林人在加纳的遭遇表示同情,对加纳军警的暴力行为感到愤怒。但与此同时,也有不同声音出来。有网友转载的QQ日志指责,在加纳淘金的上林人对当地黑人的侮辱和歧视无所不在。

该日志描述说,工地上的黑人干着最苦最累的活儿,却吃着最差的饮食。整版整版的鸡蛋宁愿被倒掉,也不愿分给黑人工人。通过起侮辱性的外号等方式捉弄黑人的行为随处可见。黑人女佣为了保住这份工作,不得不忍耐中国人的侮辱。

作者写道,中国人对黑人的侮辱与歧视如瘟疫般蔓延,“如果有一天加纳发生大规模排华事件,我一定不认为意外。”

据统计,目前加纳已经有2-3万中国采金者,每年加纳出产98吨黄金,有一半都是有中国人在开采。中国人则主要来自广西的上林县,不少上林人拿着旅游的签证到加纳淘金。

据BBC报道,中国采金者人数暴增,加上不顾环境后果的半机械化的小规模生产模式,采金污染的水倒灌到当地河流里,严重破坏了当地生态环境,威胁当地非洲居民的生存。

加纳官方认为野蛮的开采方式给当地带来了污染,并请中国政府派团前往考察,亲自去看采金后千疮百孔没有回填的土地;而加纳临海且缺淡水,上林人特有砂泵法采金后的废水直接排向河流。

《21世纪经济报道》称,中国采金者为了防止抢劫,也持有大批武器。而他们常到加纳的原始森林里捕食穿山甲、蛇和鳄鱼等。

采金者说,因为数万中国人在当地工作,因此出现的“中餐馆、酒店、超市、医院、KVT、赌场”一应俱全。“一位福建老板一次从国内带来上百个小姐。”

据BBC报道,加纳当地人士和媒体一直在呼吁政府将这些严重毁坏当地环境的中国和其它外国人遣返回国。加纳矿业商会的前首席执行官乔伊斯女士说:“这些中国非法采金者正在毁掉加纳整个国家。”

加纳政府今年3月份曾逮捕过约120名中国非法采金者。

近日加纳总统马哈马发布命令,成立一个高级别的部长工作组,以严厉打击非法采金,该工作组由国土资源部、内政部、国防部、外交部、环境部部长组成。马哈马表示,参与非法采金的外国人一律驱逐出境,没收所有机器设备。

加纳媒体近期也多次报道包括该国海关在内的国家机关查处和中国非法采金者勾结的个别腐败官员。

广西上林县数万人加纳淘金

2005年,上林人开始远赴非洲加纳的淘金潮。这个位于南宁以北的县城自上个世纪80年代起就开始民间采金。据《环球企业家》报道,2005年,黄军购买了三套砂泵设备,海运至加纳,成为首位在加纳采金的上林人。

加纳的黄金开采历史超过百年,当加纳是英国殖民地时,曾被英国取名为“黄金海岸”。加纳政府对金矿的划分方式也体现出这两类完全不同的采金生态-25英亩以上的金矿为大矿可由国外公司开采;25英亩以下的为小矿,只能由加纳本地人开采。

21世纪初的加纳采金业正处于最先进、最原始的两极,上林人的到来则迅速填补中间地带。加纳的土地所有权掌握在村庄地主手中,对于这些拥有矿区土地和采矿执照的地主而言,带着设备和钱前来的中国人堪称最好的合作伙伴。成为金矿主人的门槛并不高-一台价值140万元的挖掘机,40万一台的砂泵,再加上柴油机、工作用车皮卡、入场费、农作物补偿费、工人工资及每日开支,每条选矿线的成本近300万。

对于正在全球搜寻采金机会的上林人来说,加纳堪称天堂-没有苛责的采金执照门槛,没有高税收,你只需向地主缴纳1至3万塞地(注:塞地为加纳货币,1塞地相当于3元人民币)的入场费,再给予一定的农作物补偿费,即可挖开地表土壤,寻找“筛盘里的闪光”。

跟随者接踵而至。在加纳,采金者最初半年甚至两个月即可收回数百万元的投资,类似的例子在上林比比皆是。一夜暴富的故事开始上演。

2010年,上林人到加纳投资的采金线不足10条,如今已超千条。与之配套的砂泵生产厂也从3家增至8家,公路两旁都是砂泵、挖掘机配件厂。上林民间谣传着这样的故事,仅2012年一年,上林农业银行、农村信用社、邮政储蓄三家银行即有数十亿的进账,如此暴增的存款令主管部门倍感蹊跷,甚至调查这些钱是否是洗钱的赃款。

加纳采金热甚至推高了上林的房价,2009年当地房价为1500元/平方米,现在价格已翻了一倍。路虎、保时捷、宝马等豪车也开始出现在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的街头。在南宁房地产市场,类似上林人甚至会用现金买下整栋楼的消息频出。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