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综合报道 | 2013年06月06日 星期四 14:17 PM

6月6日,从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蔓延至全国的抗议示威活动已经持续近一周。

几天前,由于不满政府计划将塔克西姆广场附近的一处公园改建为购物中心和军营,一些人发起了和平抗议。后来逐渐演变成为反政府的示威,抗议者公开要求总理埃尔多安下台。 

这场从伊斯坦布尔的塔克西姆广场开始的反政府示威已经成为土耳其多年来规模最大的反政府活动,挑战执政长达10年的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的政治权力和威信。

示威者指责埃尔多安十年前上台后,政府作风越来越趋向保守,对民生的干预越来越多。这次的骚乱中,人们不满埃尔多安的强硬作风及警方对示威者的强力镇压。

反政府示威浪潮越滚越大,可是埃尔多安依旧态度强硬,他一再批评示威者受到极端组织的操控,要求民众马上停止示威,而应该通过“投票箱”表达不满。他还指责示威者为“一群掠夺者”,说他们单纯、头脑简单,响应社交媒体的号召参加示威抗议,并称反对党、极端组织以及国内外的团体发动组织这次的抗议游行。

埃尔多安指这次抗议示威,和阿拉伯之春完全扯不上关系。“我们已经有土耳其之春(指国内的自由选举),但有些人硬要把这场春天变成冬天。”

由于土耳其国内媒体低调报道示威抗议活动,许多民众转向社交媒体获取和交流信息。埃尔多安吃大骂推特和社交媒体充斥大量谎言。“现在有个威胁叫做推特,那里不乏谎言。对我来说,社交媒体是我们社会的最大威胁。”

事实上,埃尔多安每天发推特消息,有超过250万名关注者。但他现在说,这个叫做社交媒体的东西是对所有社会的诅咒。 

埃尔多安对国内抗议的谴责带有明显的讽刺意味。在最初对阿拉伯抗议活动态度犹豫之后,土耳其政府把自己塑造为中东自由的拥护者。埃尔多安现在谴责的社交网络,曾在鼓动其他国家的人们反对威权统治方面发挥了可圈可点的作用。

随着土耳其抗议活动步伐的加快,社交媒体在土耳其的使用频率也急剧上升。纽约大学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仅在上周五下午四点到午夜,推特上就至少新增了200万条与示威活动有关的推特消息。根据这份研究,即便是在午夜之后,每分钟发布的推特消息也超过了3,000条。

许多土耳其人在抗议活动中求助于社交媒体,但在抗议活动集中的伊斯坦布尔的特定区域,社交媒体的登录受到限制或被封。土耳其的电信监管机构说,登录社交媒体时遇到的问题与通信量激增有关,不是因为官方的屏蔽,官方实施屏蔽需要法庭下达指令。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上周末,抗议者嘲笑了亲政府的报纸Sabah。这家报纸的头版上完全没有关于全国抗议活动的报道。相反,头版的主要新闻是总理埃尔多安因为禁烟行动获得了一个奖项,以及总统居尔在正式访问土库曼斯坦期间获赠了一匹马。

土耳其的一些名人也批评了媒体的报道方式。土耳其知名电影导演阿金(Fatih Akin)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个视频批评媒体的报道,并承诺为抗议者提供支持。他说,土耳其媒体应该感到羞耻;在过去的48个小时里,人民在斗争,而你们没有对此进行任何报道,不知羞耻。

有趣的是,示威者通过社交媒体传递声气,土耳其政府的高级成员同样也在推特上指责抗议者传播虚假信息,并为土耳其的媒体报道辩护。

上周六,拥有38万关注者的财政部长希姆塞克发了一条推特消息:那些声称媒体噤声的人应该打开各大新闻频道(比如NTV),他们每个小时都在播放塔克西姆广场的事态进展!!!

土耳其人使用社交媒体的程度很高。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去年12月进行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35%的土耳其人使用社交网站,这个比例略低于美国的50%,高于日本的30%。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纽约大学社交媒体和政治参与实验室(Social Media and Political Participation laboratory)上周六发表的研究报告说,土耳其人使用推特来回应抗议的方式不同寻常、独一无二,因为有关这次抗议活动的推特消息大约90%都来自土耳其,这一比例高于所有其他骚乱情形。相比之下,在埃及革命中,只有30%的推特消息来自本国。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