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见习研究员 刘霄 | 2013年06月07日 星期五 14:58 PM

说起中国的本土咖啡馆,不得不提雕刻时光的大名。甚至很多中国内地的青年,第一次听过的咖啡店品牌,第一次去过的咖啡馆不是星巴克,而是是雕刻时光。对于早期具有咖啡馆情节的国内文艺青年来说,雕刻时光意味着一个咖啡启蒙的文化符号,雕刻时光的门店象征着文艺之旅的重要驿站。这个在京城驻扎了16年的连锁咖啡馆品牌,以其不断迸发的活力和创意,在北京、南京、西安、上海等中国各大城市扩展着咖啡馆文艺版图。

雕刻时光背后的掌砣人庄崧冽,人称庄仔,也是个不折不扣的文艺青年,从台湾“出逃”到北京电影学院学导演,痴迷于北方文化,不喜欢台湾文化的琐碎和矫情。在去新疆旅行的途中遇到现在的妻子小猫,两人回北京开了一家咖啡店,用彼此喜欢的书---《雕刻时光》作店名,创业前期有些艰难,但还是熬了过来。他把开咖啡店当成在干自己的本行----做媒体,传播一种生活方式和生活状态,想用天然的东西让自己和别人感到舒服。所以雕刻时光的装修简约清亮,窗明几净,墙面都是原始的砖头涂上白漆。凭借咖啡学院、咖啡种植园、时光shopping等创意,雕刻时光提炼了属于自己的咖啡馆DNA,这一切似乎在中国的本土咖啡馆经营中,是个比较成功的范本。

此次庄仔新书《时光捕手》,就是以自己对咖啡馆和自我人生的双重经营为主题,与众多拥有开咖啡馆梦想的文艺青年一道分享心得,并探讨自我生活方式,包括电影、音乐、设计、美食等,他是一个做咖啡生意的文艺青年。

IBTimes中文网:看了很多你以前的专访,你说你喜欢做有意思的事情,新鲜有趣,这次出书是因什么样的原因或契机呢?你说是想和大家聊聊天,是觉得出书这事儿自己还没有干过吗?还是以此为纪念,去回顾一段比较重要的人生岁月?

庄崧冽:在台湾,我23岁就出过一本书,叫《少年庄崧冽的秋天冒险》,那本书影响不大。经营咖啡馆多年,是想分享一些东西,加之老朋友磨铁图书jonny力邀,那我就想把生活中个人化的东西以对谈的方式展现,就和电影学院师妹柏邦妮,豆瓣的阿北等一些朋友聊了些和电影,音乐,设计有关的话题。但似乎消费者更想知道咖啡馆如何开,好吧,那我们就把咖啡馆的一些经营理念方法,和人生活两个方面结合起来做书,效果还不错。

IBTimes中文网:很喜欢你书的名字--《时光捕手》,其中的寓意是什么呢?能理解为是----捕捉和珍视那些生命中你觉得有趣的事和人呢?

庄崧冽:我是失落一代作家的粉丝,比如写《麦田守望者》的大卫·塞林格,《了不起的盖茨比》的作者菲茨杰拉德,海明威等等,我读了一遍又一遍他们的作品。在《麦田守望者》里面,,主角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个麦田的守望者,自己站在崖边,守望一群小孩,防止他们掉下去。“捕手”的意思是-----时间这样的东西需要去捕捉,提炼和关心,我们需要把人和人之间的过往捕捉出来,重新开放,不管是美好的,还是怪异的,我们要抓住这些时光。

IBTimes中文网:我从刚读大学的时候就接触了雕刻时光,那是我去的第一家咖啡店,感觉从那时起,咖啡文化和慢生活的生活方式就对我影响很深,我觉得去雕刻时光于顾客而言,不仅仅是种消费行为,更是一种人文的,放松的生活方式,更多的是一个文化的符号,而不仅仅是品牌,你觉得你创立雕刻时光咖啡馆,想要达到的什么样的目的?当初的梦想要开一个店传播这样的理念吗?

庄崧冽: 当初在北京开第一家雕刻时光,是因为遇到我太太,想到回台湾生活也不好过,在北京开家咖啡馆试试,可以在窗明几净的环境中写剧本,我的目的就这么单纯。我觉得咖啡馆的公共功能,不仅仅在提供咖啡,就像你说的,是在传递的是一种生活方式。中国大陆不是很重视公共空间的建设,所以私人场所就承担了这样一部分功能,相当于是个避风港。下雨躲雨,下雪避雪,人太疲惫要找一个地方呆着,中国一线城市也没做好这一点。这个港湾虽然很小,但是可以替人们补充好糖、咖啡、盐巴、油,之后再重新出发。当然茶馆也可以承担这样的功能,但是茶属阴,是寡胃的,更偏向自我,越喝越往内心走,而咖啡越喝越high,代表了passion,可能跟热烈。所以思考属阴,行动属阳。我开咖啡馆,可能与我的个性差不多,我喜欢和外界发生联系,就像我书中写的一样。我学的是电影,电影是一种媒体,我也把咖啡馆当做媒体,干什么都像是在做媒体,把跟你交流也看成是在做媒体,和咖啡学院的学员交流也当成是在做媒体,做媒体的人都很神经。

IBTimes中文网:你是学电影的,本行也算是搞艺术的,雕刻时光那种文艺的调调是不是和你对艺术的偏好有关?

庄崧冽:学艺术的人都是相通的,艺术最重要的真谛就是诚实的表达和反映内心的东西,外界的声音、颜色、节奏感、人物、形态、故事被你揉捏在一起,表达出某种东西让别人去理解。不拘于你是抽象派还是印象派还是表现派,诚实表达才是最重要的。

IBTimes中文网:所以说咖啡店承载了你的艺术梦想?

庄崧冽:我不喜欢承载这个词,我们是想营造一个空间,具有某种好的素材,譬如老旧的上海木地板,安全的原材料,舒服的视野,调配合适的颜色和座位的关系,让别人感到爽、舒服和感动,当然前提是自己要感到爽、舒服和感动。

IBTimes中文网:在很多人眼里,去咖啡馆的人就很文艺,你觉得真正的文艺是什么呢?或者说咖啡店常常也是文艺的一个重要元素?

庄崧冽:每家店传递的讯息是不一样的,那你觉得星巴克文艺吗?现在都在说文艺青年,我心中认为的文艺青年应该是一帮如实表达自己内心真正想法的人,并愿意实现这些想法,尝试和别人分享,改造和交流。换种说法,就是敏感捕捉自己的内心感受,并反馈到外面的世界,并沟通分享。文艺青年有上帝赐予的一些天分,不管是音乐,文字还是绘画,他们会把这些天分表达出来。

IBTimes中文网:读过你开咖啡馆初期的一些故事,那个时候很艰难,为什么会想到用妈妈给拍毕业作品的钱去开咖啡馆而不是拍一部毕业作品,你说你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是因为这样吗?

庄崧冽:本来是要用妈妈给的那笔钱拍一个同班同学父亲的故事,那是一个守林人在广西和越南呆了一辈子的故事,但是钱还差一一大半,所以就没拍成。我是一个顺水推舟的人,既然拍不成,就开了咖啡馆。

IBTimes中文网: 我今年刚去过台湾,感觉那里的气息和大陆有很大的不同,我也听说你即将要把雕刻时光开回家乡台湾,你觉得带雕刻时光回台湾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因为台湾的咖啡馆文化比大陆更成熟,受众需求可能也有差别?在咖啡馆市场比较饱和的情况下,回去最大的卖点是什么?

庄崧冽:回台湾开也是我们考虑过的,但=台湾人力成本高,但土地成本低,最好是有自己的建地去开咖啡馆比较好。我们本来选址在一家日剧时期的老糖厂图书馆,那老房子很漂亮,糖厂租金本身不贵,但改造成本高。所以这件事暂时搁置。至于卖点,我不喜欢把什么事情都抹上浪漫色彩,找个卖点,大家能来消费就最好。

IBTimes中文网:在大陆呆了这么多年,回台湾还有没有文化时差?

庄崧冽:当然有,我在台湾原本就有文化时差,在我眼里,它就是个啰嗦的,保守的,唧唧歪歪的地方,审美品位很差很琐碎,继承了日本的那套系统,台湾的美学很神经。所以我来了北方,就感到巨大的冲击力,对我吸引力大,和台湾文化反差也很大。我喜欢古城,雕刻时光最早就在北京,西安,南京开的店。

IBTimes中文网: 在你以前的访谈中,你说雕刻时光制胜的地方就是保持原创,似乎所有行业的成功要依靠原创,咖啡课堂,咖啡种植,时光小铺,时光讲堂等创意都是雕刻时光的品牌创新点,我在思考这些创意的源泉是什么?是你对生活异于常人的理解主宰着这些创意,还是你有一个很棒的团队?

庄崧冽:创意的出现不是你的一厢情愿,是你的团队伙伴知道并热爱他们做的事情,一起工作的伙伴的人生态度比我个人要重要的多,他们处在一线,二线,我是已经退居三四线,开咖啡馆创意经营,他们想怎么待人和处事比我要要重要。

IBTimes中文网:你的新书中专门对开咖啡店的选址、资金、经营服务方面有很多分享,这一部分感觉是一部咖啡馆经营的指导书,是在向未来励志开咖啡店的文艺青年们传播心得吗?如果是,未来最希望看到在中国,咖啡店文化发展成什么样的图景呢?

庄崧冽:是这样的,现在是个open source的时代,你不这样做,别人也会。关于咖啡馆在大陆的发展,我很乐观。你看来参加雕刻时光咖啡学院的人其实还蛮多的,未来中国咖啡馆市场应该会很蓬勃,咖啡馆会越来越多,随时在大街小巷会都可以买到现磨咖啡,但开的好的不一定有很多。而且中国喝咖啡的年轻人已经被培养起来了,像你们,这些人老了还是会喝咖啡。

IBTimes中文网:感觉你不是一个精于管理,善于竞争的人,文艺青年怎么既能“靠谱”地兼顾事业,又能发展业余“不靠谱”的爱好呢?

庄崧冽:知人,善用人。

IBTimes中文网:你只想做到“喜爱雕刻时光的人在哪里,雕刻时光就会出现在哪里。”而不是“雕刻时光出现在哪里,就一定要让那里的人们爱上你的品牌。那么在现在还没有雕刻时光的大陆城市里,最希望雕光出现的城市?

庄崧冽:乌鲁木齐,那里对我有特别的意义,我和小猫的恋爱在那里发生。我希望每一家雕刻时光都有一个特别的故事。

IBTimes中文网:对于想和你一样,把文艺当做事业来经验的年轻人,最想告诉他们的话?

庄崧冽:我不太同意你这句话-----“把文艺当做事业”,文艺的用内在的磁场去反映外界,文艺的本质在于内心能够关照真实的世界,所有的文艺作品都是真实的表达,不是虚妄的表达。文艺不妨碍别人赚钱和做生意。这就是我想要告诉他们的话。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