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6月08日 星期六 12:59 PM

 

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最终底线或者说唯一底线,教育面前,人人生而平等。言外之意,除了教育公平之外中国社会已经没有任何其它的公平可言,人人生而不平等,无论政治还是经济、科学、教育、文化,到处都充满着不平等的压迫与剥削。


在中国教育的现阶段,幻想通过脆弱的教育公平来推进与实现社会公平,达到人们的理想追求,这其实是不切实际的“黄粱美梦”。教育理想的力量象肥皂泡一样五光十色却一戳即破,现实社会的力量却象金刚石一样坚硬而无坚不摧,两者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教育理想的公平追求根本无力抗衡更谈不上推动现实社会整体不公的巍峨泰山。教育公平妄想挑战社会不公,颠覆社会现状,这岂不是蚍蜉憾树、螳臂当车、以卵击石、自不量力的可怜表现吗?


教育公平是围绕着分数而言的,教育公平实质是教育分数的公平。其实每一次考试的分数都具有很大的偶然性与随机性,与学生的临场发挥息息相关,并没有绝对的必然性,影响分数的因素错综复杂变化莫测,根本无法通过具体的数学函数公式加以一一直接量化分析把握。分数只是表明学生对于教材书本有限知识的继承与理解,根本无法真实反映学生的其它能力,书本外的现实世界是其陌生的彼岸世界。


当我们过分强调分数这个教育公平的唯一量化指标时,当一切教育行为围绕着分数这个太阳而转时,其实我们已经陷入了教育的激流漩涡与陷阱泥坑之中。难道教育的分数公平是教育的唯一价值与意义?难道除了教育的分数公平之外教育没有其它追求?


如果人们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贯彻落实在教育领域,不再让教育停留于“夸夸其谈”的“纸上谈兵”,那么中国教育最应该培养的是学生的社会批判意识、开拓进取精神与实践创新能力。


社会批判意识、开拓进取精神与实践创新能力远比考试分数的公平更为重要,正是它们促进了理想社会向社会现实的真实转化。有了社会批判意识、开拓进取精神与实践创新能力,那么,每一位学生都会具有令人尊敬的生命价值与意义,能够为自己的生存开辟出广阔的天地,促进社会的公平与正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社会和谐。


只有教给学生追求公平的能力,并且在整个社会形成追求公平的舆论氛围与强大压力,才能帮助学生达到理想的公平结果,而这根本与分数无关,再高的分数也无助于社会公平的实现。是人们对现实社会不公的强烈愤怒推动着现实社会往公平的方向发展,而不是丧失是非概念、缺乏社会价值与意义的分数。


教育给学生批判社会不公与创造社会公平的能力从而积极主动获得社会公平,这远比通过华而不实的知识与中看不中用的分数而消极被动获取社会公平重要的多。只有将每一种不公平的社会丑陋现象都真实而彻底地揭露出来,让每一位学生都能深刻明白其中的危害性,让不公平的社会丑陋现象象“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一样无处藏身,公平与正义的社会价值观才能真正深入每一位学生的内心世界中去,只有一大批充满公平与正义的学生成长起来时,他们才是中国社会公平与正义的中流砥柱,才能给中国社会带来公平与正义的崭新希望。


然而,我们现在的教育却根本不是这样。中国式教育只是纯粹的认识现实世界,接受现实世界,根本谈不上什么“改造世界”,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得过且过。中国式教育既无助于消灭现实社会的假恶丑,也无助于创造理想社会的真善美,这样的教育是纯粹的“无的放矢”和“无用功”,是远离马克思主义的庸俗唯物主义的反映。


社会具有强大的生命惰性,社会惰性是无数个体生命惰性的总和。对于社会而言,生命惰性是社会进化的摩擦阻力,没有强大的批判就没有真实进化的可能性,强大的批判是社会真实进化的唯一生命源动力。如果人们无视社会不公平的现象存在,那么,社会就会永远存在不公平。


可惜的是,中国教育从来不把任何现实主义的批判能力教育给学生,绝大多数的学生根本不知道现实世界的黑暗与落后,他们还完全沉浸于完美理想主义的海市蜃楼与空中楼阁之中,好象分数是教育的唯一目的,他们不知道其实改造整个现实社会才是教育的唯一目的,他们也不知道只有通过改造整个现实社会才能真实改变自己恶劣的生存环境,他们对现实社会冷若冰霜,无动于衷,视而不见,视若无睹,任由现实社会的假恶丑自由自在,逍遥法外,好象现实社会与他们丝毫无关。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是消极被动和无能为力的,既没有批判现实社会假恶丑的意识与能力,也没有追求理想社会真善美的渴望与信念,只能沦落到“百无一用是书生”的困境之中“无可奈何花落去”。


在“善良”的教育启蒙诱导之下学生普遍认为现实社会已经是公平正义的理想化身了,他们根本不知道还有比分数更重要的社会责任与历史使命需要自己去承担。期待他们去改变不公平的社会现实,这纯粹是“竹篮打水”,“水中捞月”。可怜而无辜的他们只能为不公平的社会现实力量所限制与束缚,要么成为社会不公的受益者,要么成为社会不公的受害者。


现实社会既是教育的起源和出发点,也是教育的归宿与落脚点。远离现实社会的教育,是最愚昧无知与愚蠢落后的教育。只有通过努力开发教育智慧与科学真理的生命潜能,利用科学技术的强大力量将软弱无力的学生转变成为社会公平与正义的坚定支持者,打破中国社会各种形式的垄断与不公,才能真实促进社会的进步与发展,达到真正的公平与正义。教育通过拯救现实社会而后拯救自己。只有通过解放现实社会,教育才能最终解放自我。


教育的主动权掌握在教育者自己的手中,教育的堕落是自我堕落,教育的拯救是自我拯救。要解放中国教育,那就必须跳出中国教育。如果继续沉迷于中国教育,那就只能沦落成为中国教育的受动者,被它推着转。要想开创中国教育的崭新历史局面,那就必须跳出中国教育,置身其外,才能成为它的推动者。


如果孔子、老子、马克思、恩格斯、牛顿、爱因斯坦、比尔盖茨、乔布斯都是些高分考生,或为自己的高分而沾沾自喜,一叶障目,那么,他们就不可能成为世纪伟人。他们无视传统教育的铁链与枷锁,不为传统教育所迷惑与限制,是科学真理崭新局面的主动开创者,而不是传统知识的被动继承者。正是因为他们超越了传统教育的小池塘,不被庸俗狭隘的应试教育的条条框框所局限,独立自主,另辟蹊径,他们才成其为一代伟人。


陈旧落后的传统教育是每一个时代伟人都必须超越的狭隘领域,却是愚昧无知、亦步亦趋的庸俗教条主义者永远无法跨越的迷宫与陷阱。


对于伟人来说,教育只不过是“水中月”与“镜中花”,伟大的现实社会才是真实的“月”与现实的“花”。伟人永远掌握着现实世界与教育的主动权,是现实世界与教育的推动者,而不是被现实世界与教育所推动。


纯粹的理论是没有身体的鬼魂,纯粹的实践是没有心灵的僵尸,理论只有与实践相联系才具有现实生命力。教育不是游离于现实社会之外的,教育的生命力在于面向现实社会,揭露与批判现实社会的假恶丑,创造与实现理想社会的真善美,推动现实社会的进化与发展,使理想在现实社会扎根。


教育的目的是通过学习科学真理开发生命内在的无穷潜能从而改造现实社会,教育追求的是一切现实意义上的社会公平,无论学习、就业、工作与生活,而不仅仅是追求分数的公平、抽象虚假的公平与“纸上谈兵”的公平。

 

文章来源:共识网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