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见习研究员 王倩阳 | 2013年06月08日 星期六 15:10 PM

书迷所认识的七堇年,是那个在别人为高考冲刺而苦苦学习的时候在晚自习的课桌上写下了一篇篇有关青春的文章(《北方》《幻听》《故城》《昨天》)的八零后畅销作家。而对于七堇年本人来说,青春是人生一段经历,“青春其实和任何一段人生时光没什么区别,一样都有快乐都有痛苦,所有的美好和敬意,都是在它即将逝去或逝去的时候才察觉的”,七堇年在接受IBTimes中文网专访时平静地说道。今年,七堇年最早的一部文集《被窝是青春的坟墓》经过作者本人逐章逐节全新修订,并且特收录曾发表在《最小说》上大受好评的中篇小说《少年残像》后,由人民文学社再次出版。

七堇年关于青春的文字中,有很多关于高考的回忆,高考似乎在她的青春记忆中有着浓墨重彩的一笔。她说正如绝大多数的中国年轻一代一样,学生时代的世界非常狭窄。学习和高考,基本上占据了绝大部分的生活幅面。她说,少年时代本应是缤纷的,无忧无虑的,但绝大多数青春期的孩子,除了叛逆时期的家庭隔阂和情感矛盾,为了一根莫须有的高考指挥棒,还需忍受莫大的课业压力,迎头对付应试教育的残酷--换做一个四十岁的人,“这一切或许不算什么,可对于十几岁的肩膀,这些种种压力真的很重”,她沉默了一阵后接着说:“现在回过头去看已经没有什么了,高考不是人生一战,而只是人生一站。它谈不上对我的写作有任何作用,是那一段时期的生活和成长,对我的创作有很大的影响”。

因为对青春的深刻体验和经历,七堇年的文字中难免有着如同所有八零后一代文学作品的印记,她的文学作品也难免被打上“青春文学”的烙印,而“青春文学”因为悲春伤秋的气质和基调而受到很多诟病,七堇年曾经为此感到困闷。“80后的这批作者起来的时候,多数还是少年,因此难免下笔稚嫩。而我的看法是,没有人能够一生下来就70岁,当今的大师们也都是经过了一辈子的沉淀才有了今日成就。多多少少,这种才华的流露和对阅读、书写的热爱,总是好的。我们也还在成长,现在多数80后已经在奔三的坎儿上了,已经不再是当年”,正如七堇年所说,生命的成熟必将伴随着写作的成熟,而写作上面的变化必然是生活观念变化的投射。她非常欣慰地告诉IBTimes中文网,去年12月她在《收获》上发表短篇《站者那则》,前辈们给与了很好的评价,“我觉得那篇作品我很喜欢,下笔更克制,更成熟”。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