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6月08日 星期六 15:55 PM

乔布斯最伟大的成就不是监督麦金塔或者iPhone的创造,而是让消费者“不同凡想”。现在苹果公司已经如此安定,以至于需要重塑自己的重塑自己的品牌,否则会有其它公司颠覆它。

作为市场领袖,苹果公司发现自己可能已经不能像20年前发布Mac时那样了。苹果销量最好,又碰巧生产最好的音乐。但是,就算是这么不断创新的苹果公司,虽然很大很成功,但其守旧已经让其在营销方面减缓。

按理性来说,这是其它公司模仿 1984 年的苹果的一刻:把自己展现为挥舞着大锤的自由斗士,要把用户从守旧的大品牌中解救出来。就像很多人注意到的那样,这个经过实践检验的方法正是三星最近所采用的。三星的手机广告上的花费超过了苹果,这正是苹果多年前用过的方法。“这不需要天才,”这是 Galaxy S3 的广告语,也是对苹果 2012 年中“天才”广告的讽刺。

这可能并不完全是 1984 年麦金塔商业的思想副本,也是“不同凡想”(Think Different)(用来讽刺IBM的“Think”)宣传语的另一面。更苹果式的方法是,三星在iPhone 5发布之前的Galaxy宣传广告。一群傻乎乎的苹果迷在排队买 iPhone,被更嘻哈并且无礼的三星用户戏弄。

这并不是在说在后乔布斯时代苹果的广告做得不好。 Zooey Deschanel的看起来像了喝醉了的 Siri广告可能在某些地方一直被嘲弄,但它仍旧获得了苹果的目标人群,并获得他们的好评。但我们不能说苹果的广告令人非常难忘,但这肯定不是我们期待的一家希望改变世界的公司所推出的广告。它更接近的是微软微软的名人代言屡屡失败。

多年前采取反 IBM 立场的苹果(一定程度上,与微软Windows的斗争也一样)是大众社会批评的对象,这种批评在个人电脑存在之前数十年就开始了。借用历史学家、科技评论家路易斯·芒福德( Lewis Mumford )的评论,苹果发反抗的是这样的高科技公司,“一模一样的房子里住着的同阶级、同收入、同年龄、看同样电视节目、吃同样乏味的速食食品、有同样世界观的人。”

对于芒福德来说,大众社会不仅意味每个人拥有同样的产品,还代表每个人都一样糟糕的产品。但是,涉及到PC和电子消费品来时,就不一样了。乔布斯把这些产品类别提升到了豪华汽车和时髦的服装品牌的档次。

最近,苹果连续三年被评为世界最有价值品牌,现在建议苹果需要进行品牌重塑似乎有些傻。同时,有更多的竞争对手模仿苹果去思考和行动,真正的思考如果没有不同,那么不同肯定就会变成巨大的挑战。当今全新一代的消费者只知道苹果式市场的主导者,无论是无所不在的iPod,还是智能手机或者平板。

今年初,苹果CEO库克表示,“我们的核心理念是我们从不害怕旗下的产品互相蚕食。如果我们不这样做,别人也会开发这些产品。”他这是在谈论产品线的问题,但库克也表示自我认知是公司最宝贵的价值所在。可能现在苹果并不急需像 90 年代中期那样的改革,但一个有良好地位的斗士是否会丢掉自己的价值观?

因为,如果苹果不做,其他人会做。

作者 Luke Dormehl是记者,作家以及优秀的纪录片制片人。特别是在科技,电影业和流行文化,他发表过很多作品。他还是《The Apple Revolution : Steve Jobs, the Counterculture and How the Crazy Ones Took Over the World》 一书的作者。

文章编译自Fastcolabs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