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 Alexander C. Kaufman & Sophie So | 2013年06月12日 星期三 12:53 PM

七个月前,弗雷德·尔萨姆(Fred Ehrsam)开始向数十个硅谷投资人推荐他的以比特币(bitcoin)为基础的比特币钱包业务。虽然那些潜在的支持者以远见卓识著称,并有足够的财力来投资于高科技领域,但是尔萨姆倍受白眼。尔萨姆费尽心思的向投资人解释点对点(Peer-to-Peer)的货币,并试图阐述清楚这个比特币钱包平台下的未来前景。如今他和他的合伙人开始转向中国风投,比如IDG。似乎北京的风投加上类似于PayPal的电子商务,将会让比特币的发展更进一步。

在旧金山的一个屋顶露台上,尔萨姆告诉IBTimes,“他们(中国风投)说'我们热衷于数字货币业务,但我们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最有前途的一个,'这话听起来比那些硅谷投资人说的顺耳多了。”

事实上,虚拟货币的概念对中国人来说并不陌生。例如在有过亿用户的社交平台QQ上,虚拟货币已经使用了超过10年的时间。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官方媒体平台--中央电视台曾播放了半小时长的纪录片来介绍什么是比特币,以及如何下载应用程序进行挖掘比特币。

比特币,曾是西方的玩具,然而现在似乎出现了在中国以等其他市场壮大的苗头,例如在欧元区,当地政府对本地货币的过多干预已经开始让很多本地账户感到不安。

诚然目前美国人没有这个问题,但这个可能就是问题本身。比特币的支持者声称,如果美国试图忽视这个新兴的货币,仅把它视作一个是风靡一时的新东西,这或许是将这个在信用卡发明以来最具破坏性的力量拱手让人、最终便宜了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一个大昏招。换句话说,美元和美国驾驭全球金融市场的能力可能因为忽视比特币而被严重削弱。

比特币基金会安德烈亚斯(Andreas)指出,“这里有个底线:比特币开始在美国之外更加流行、并更具潜力,如果你去美国问,'嘿,这有个东西,比特币,'他们会说'哦,这玩意儿和美元有啥关系么?'这个问题在其他国家是不同的。”

事实上,比特币是一个用户自治全球通用的加密电子货币。由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 )在2009年与一群黑客开发成功,这是一个有限的、基于Web的货币体系。通过夜以继日的开采,目前有超过1000万枚比特币在流通。比特币通过软件运行产生,结构严谨、难以复制。通过虚拟的丝绸之路,这些货币可以在线上购买商品,从合法软件到海洛因,不一而足。

比特币价值的飙升始于4月,一度达到了266美元/枚,曾在FaceBook事件中臭名昭著的温克里弗斯兄弟(Brothers Winklevoss)和投资过Zynga、Twitter的联合资本合伙人弗雷德·威尔森(Fred Wilson)在爆炒比特币的事件中大出风头,比特币也在一夜之间备受瞩目。但4月下旬比特币泡沫破裂,也开始从美国新闻中淡出,但在中国下载比特币的人数已经超过了在美国的人数。

开采比特币有几个步骤。首先要下载一个比特币客户端,例如比特币钱包,“比特币矿工”常常加入隐藏的比特币制造体系并在解码算法中共享他们的计算能力。对很多人来说,比特币的概念以及挖掘比特币是非常神秘的,甚至美国很多富有远见的投资者也一头雾水。然而讽刺的是,当前美国是比特币体系的领头羊,美国政府也为比特币支付制定了条例--这看起来似乎承认了比特币的合法性。

为什么中国被视作威胁?

李峰(音译)是决定投资比特币钱包的IDG合伙人,他指出由于中国政府严厉打击使用Q币,因此中国人前所未有的渴望获得一种虚拟货币。

Q币是腾讯控股有限公司在2002年3月推出的一款虚拟货币,依靠着中国最流行的即时信息服务QQ的运营,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个年均交易额超10亿元(约1.63亿美元)的生意。这个数值的成长速率为每年15%~25%。

Q币是由人民币购买的,主要用于购买腾讯虚拟服务体系下的虚拟产品和其他相关的在线游戏。最初,腾讯禁止用户之间交易Q币或兑换人民币,但允许他们交换点数并购买虚拟物品,然后在灰色市场将它兑换成现金。这引起了中国中央金融机构中国人民银行的注意。2007年1月,将游戏点数兑换为Q币被腾讯全面禁止,而腾讯也重申Q币是虚拟产品而绝非货币,这在当时似乎解决了问题。

李峰指出,“Q币的事件似乎是一个明证,它很好的流通了起来并被认可了。”

更早以前,阿里巴巴旗下的中国最大的电商平台淘宝(类似于eBay)曾允许将比特币用来购买产品,而腾讯拍拍也有类似服务。

中国正在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拥抱比特币。从六月第一枚比特币被变现,到2000万人民币的交易,这门准入门槛10000元的生意在四年里迅速的成熟起来。

比特币的流行并不能完全归结于受欢迎的Q币。事实证明,中国是比特币的“富矿”。在许多发达国家开始逐渐从个人电脑过渡到移动设备的今天,中国的个人电脑市场仍然繁荣,他为比特币的挖掘提供了足够的计算能力。在中国电力能源无限低效、浪费的今天,也没有美国的能耗限制,中国人有一台电脑挖掘比特币也不算什么。这种“网络掘金”的现状在中国普遍存在。例如中国的“魔兽世界”玩家已经全球知名,他们就像血汗工厂一样奋战在每一台电脑前赚取金币并获得战利品,而通宵不睡。

中国有一个管控过重的货币体系,这是比特币活跃的源泉。

“货币控制得越严格,货币交易越困难,本国货币摩擦越多,比特币的吸引力就越大,”安德烈亚斯指出,最为渴求比特币地区往往是那些金融体系出问题的国家--比如津巴布韦,而南非则因为科技实力不足而接触不到比特币。他指出,“我必须说中国是完美的,中国人有远见、有智能手机、有网络并非常熟悉虚拟货币体系。此外,中国的金融体系也不够灵活。”

美国的规则

美国财政部门在三月提出的引导措施中提到,公司企业在线上货币(包括比特币)兑换中,必须像西联公司一样接受像普通审查程序一样的监管,这是反洗钱的需要。

两个月前,美国国土安全部门已经验证了这个规定是有效的。

联邦官员在周二被授权冻结一个名为Mt.Gox的日本关联账户,该账户涉及了80%的比特币交易。当局指控Mt.Gox在美国的子公司--缩写为LLC--在金融交易中未经注册,这违反了财政部的规定 。另一家在线金融公司Dwolla也遭到了类似的指控。

由于联邦政府在虚拟货币的管制较为严格,因此肆意流动的、分散的比特币行业在监管下小心翼翼,自然无法壮大。

比特币钱包的尔萨姆认为事实不是这样的,“比特币正在变成主流,它的交易总额将越来越高,所有货币在一个缺乏精准调校的体系中运转是不现实的。”

在旧金山的一家处理本国货币支付的企业OpenCoin,自己也有类似于比特币的虚拟货币Ripple。公司CEO克里斯·拉尔森(Chris Larsen)表示,“虚拟货币确实可以自我校正,我认为这对产业有益,”克里斯告诉IBTimes,“我认为指导是必须的,有一套很好的指导方针将有利于虚拟货币的使用,买东西或是买服务。”

管控的代价

但是 美国市场研究中心莫卡特斯(Mercatus Center)的高级研究员杰瑞·布里托(Jerry Brito)不这么看,他认为这样的管制必将导致体系崩溃。

他指出,或许这样的规则的出发点是反洗钱,但是这样的规则真的能察觉到隐藏很深的儿童色情读物或是黄赌毒交易吗?

布里托观察到,“比特币有成为一种对金融有益的破坏性创新的技术潜力,而且他无可取代,”布里托计划在下月去国家中心做一个关于虚拟货币的演讲,“美国是第一出台条例限制比特币的国家。但如果它进一步发展我们必将难以管控:要么宣布比特币非法要么就干脆别管。”

中国会介入吗?

目前,中国比特币商人感觉还行。从各方面来看,选题严格的中央电视台还暂时把比特币视作一个可以探索的新事物。

有很多采访表明,中国执政党似乎非常乐意见到比特币在中国积蓄,并允许政府在美元明确受到影响之前探索这个新的货币。

这意味着中国有很大几率将介入比特币的价值体系。但是根据美国在货币体系的一贯经验,美国将作出有限制的政府管控并使其合法化,并观察他的发展。 

 

编译:敖瑞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