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编辑 凌雯静 | 2013年06月13日 星期四 11:20 AM

1986年,意大利发生了两件事。

其一,在罗马的城市心脏西班牙广场,开设了一家麦当劳分店。其二,带甲醇的廉价葡萄酒导致了19人死亡,数百人中毒。

就像在法国得到的“礼遇”一样,麦当劳的到来遭到了抵制。但是,一位叫做Carlo Petrini的意大利人却认为,这种抗议完全无用。“我们不寄望于与这些跨国大公司正面交锋。”他在一次采访中这样说。于是,他和他的同事们由此展开了一项唤醒人们对于传统饮食习惯的觉醒以抗衡速食主义的运动--慢食主义运动。而廉价酒事件,则让这些慢食者们将这项运动由爱好和激情传化为了一种更深层次的责任。

在Carlo Petrini的理念里,“每个人都有权利享用好,清洁,公平的食物。”好,代表高品质食材拥有的可口口味;清洁,意味着食材生产和运输中保持完全自然;而公平则表示消费者和生产者之间合理的交易价格和处理方式。

慢食主义运动,不仅是一种“吃”的方式的革命式回归,也是一种类似的生活方式。时至今日,全球已有150多个国家的人们参与了这项运动。相较于中国大陆地区慢食运动还是“星星之火”的现状,正式成立于2006年4月7日的台湾慢食协会,显然已经走在了前面。即使如此,在接受IBTimes中文网采访时,台湾慢食协会理事长罗秀玉女士,仍并不讳言“台湾慢食主义运动推广还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民众接受度不高,“慢食”二字引起歧义,皆是问题。“人们认为慢食就是慢慢吃,”罗秀玉理事长回忆起一次推广活动时说道,“当我要邀请支持者来参与的时候,一句话就打倒了,我吃饭很快不要找我,就这样无法说下去。”

慢食“回归”,前路依旧漫长。

慢食主义:像中国贵州的传统饮食

IBTimes中文网:慢食主义特别强调食材good,clean,fair ,在台湾,慢食主义者如何选择适宜的食材?

罗秀玉:慢食主义不断在强调食材的来源:“好、干净与公平”,台湾慢食食材选择,我个人通常会选择传统市场卖的食材比较符合好、干净与公平。因为传统市场的食材会注重食物的安全和卖当季的在地食材,也比较安全并能吃到当季的食材。

IBTimes中文网:慢食主义还提倡在什么季节,吃什么食物。是否在温室养殖大行其道的现在,会有点难实现?

罗秀玉:文明科技发达带来快速与破坏,21世纪的年代大多数的人,已经不清楚什么是季节会生产出什么食物。快餐店如雨后春荀的冒出,新新人类接受食物只要香甜好吃就好,根本不会在意当季节性蔬果或食物。理论来说:温室里不管是养殖或种植的,确实很难达到所谓的季节食物,科技先进一年四季的食材、食物,不管什么时间点都可以吃得到你想吃的,现在会做到实在是很难实现。


IBTimes中文网:慢食主义是否在某些地方与中国传统饮食习惯有相似性?

罗秀玉:慢食主义像中国贵州的传统饮食,跟50年代的台湾的饮食很相似,气候和环境的因素,所以只能种出当季的时令的食材。

IBTimes中文网:在你看来,如何算得一个真正的慢食主义者?

罗秀玉:我个人来说:要当个慢食主义者确实不简单,因为你无法确定食物的来源是否真有机还是冒牌的有机,而我是比较另类的那一型。因为,小时候家里有种过蔬菜和腌制一整年可以吃的食物,所以就比较清楚跟四季食物的安全性,就可以放心的使用食物的快乐。

IBTimes中文网:慢食主义运动创始人Carlo Petrini认为食物是定义人类个性的基本要素,因为人所吃的东西一直都是文化的产物。这方面,你有切身体会吗?

罗秀玉:慢食主义运动创始人Carlo Petrini 他注重的是食物文化、来源和基因的传承。因为他知道生产者的小农民的辛劳和付出,最主要是小农愿意坚守上一代所遗留下来的那份文化产物,值得他们的保护和传承,创始人看到这份的真诚理念所以推动了慢食运动,这样的执着也是我愿意跟随学习和推广的因素。


IBTimes中文网:慢食主义提倡6个“M”:MEAL(美食的佳肴)、MENU(精致的菜单)、MUSIC(醉人的音乐)、MANNER (周到的礼仪)、MOOD(高雅的氛围)、MEETING(愉悦的面谈) ,除了“食”,对用餐环境,用餐礼仪也有较高要求,除了去餐厅,在生活中人们可以怎样实现?

罗秀玉:慢食主义提倡这6个M,其实不用到高级的餐厅就能够享受得到。我一位同学是蔬食美食家,他有一块不算很高的山地农场,我常会跟着他一起上山去享受山中清凉的度假,山上农场里的每一草一物都可以采来做成美味佳肴,就所称的当地当令的美味食材。美食家的她随手一采的野菜材料都可以烧出一桌美食来。烹饪好食物端上桌后,我们两三个人就坐下在农场的石桌交流对谈美味的食物。而山中的云雾随时会飘过来帮我们造景一起同乐。山里有蝉叫、还有各种鸟类的歌唱声,大自然的音乐就这样演奏起来了,倾听自然的音乐,闲坐在山中云端上享用着美食的乐趣。食材和菜单的每一道菜都是农场里自然生长的野菜、野草就是我们眼前最健康的美味食物。用餐当中松鼠也成队而来享用农场主人赐给它们美味食物、而猴子攀爬在大树上与我们来作伴。这样的场景在都市里的五星级餐厅用餐是无法实现得到的,而我们却能在优雅的山上云雾里享用最高级的五星级美食。


IBTimes中文网:慢食主义倡导的理念与“乐活”(LOHAS)有没有联系?

罗秀玉:慢食主义倡导和理念,目前在亚洲地区还不是很普遍。在乐活这方向是比较多,但是要连结起来好像不是想象中那么的容易。


慢食主义运动在台湾:推广还需时间

IBTimes中文网:你是在怎样的机缘巧合下投入了慢食主义运动?

罗秀玉:我接触慢食是一个偶然和不经意的当中所投入的,这可能跟我的行业有关,因为我是从事网络信息行业的业务,在偶然的无远弗界发现了慢食主义运动,观望了国际慢食的宗旨理念吸引了我,慢食主义运动很适合在台湾来做推广,就一个理念让我全心投入在慢食运动无法脱逃。

IBTimes中文网:台湾慢食主义运动开展情况如何?

罗秀玉:我的真心话,台湾慢食主义运动推广还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所以我们慢食协会不断努力的在做推广,希望能将台湾推广展现慢食运动。


IBTimes中文网:慢食主义在台湾民众接受度如何?

罗秀玉:慢食主义在台湾的接受度还很低,因为人们认为慢食就是慢慢吃,当我要邀请支持者来参与的时候,一句话就打倒了,我吃饭很快不要找我,就这样无法说下去。


IBTimes中文网:台湾慢食主义协会有没有一系列系统的活动进行推广?成果如何?

罗秀玉:台湾慢食协会这几年来总算小小的有成果,有部分有国际观的人士对欧洲国家慢食的响应,也渐渐可以接受并少许的增长加入慢食协会运动。

IBTimes中文网:希望通过慢食主义运动推广怎样的生活理念?

罗秀玉:台湾慢食协会希望藉由慢食运动来带动生活理念,盼能够藉由慢食协会活动推广,提升小农们的永续经营而能刺激到消费者的支持和推广。


IBTimes中文网:在台湾开展慢食主义运动,有没有与台湾文化相结合,不管从推广的理念上还是形式上?

罗秀玉:台湾慢食运动是一个理念很好的推广,但是要跟台湾文化结合还真有点难,我们找过,因为慢食协会没有支持者来的经费,要跟文化结合没经费是行不通的,要跟政府要经费也不是一般协会就可以要得到的,除非后面有依靠,不然就算我们协会有满腔的雄壮理念要来结合推广,难啊!

结语

罗秀玉理事长寄语慢食未来与发展

为迎合国际化及时代潮流,全球重观光及休闲农产品在台湾永续发展之日益重要角色情势,休闲游憩产业之管理需要发挥本土特色、创造独特魅力与提供国际水平服务质量。台湾慢食协会特别在人文、休闲、教育与健康饮食这个方向。并强调在感官、视觉、嗅觉、味觉、触觉全方位的教育训练做全方位的推广,以奠定人们优质专业的健康人生。

“慢食”是指生活态度及各地方的文化生态美食。进而推动健康有质量的农产品,保护具技艺性、传统性的制造方法,以及快要随时代消失的各种传统烹饪习俗,提升地方饮食文化的标准与质量。期使每个人深烙对“生态美食”慢食的认识,用更为友善的态度去对待体认我们生长的环境,并了解产业发展状况,同时建立国际良好互动,创造二十一世纪国际化专知与能力。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