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综合报道 | 2013年06月13日 星期四 12:11 PM

在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棱镜”计划(PRISM)引起广泛关注之后,在亚马逊上,乔治·奥维尔的《1984》销量在24小时内暴增了约7000%,在之后的24小时再次增长了142%。

这本著名的反乌托邦小说刻画了一个监控无处不在的世界,其中的老大哥形象深入人心。

棱镜计划的泄密者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被誉为英雄和爱国者,白宫网站已经出现了一个请愿,请求政府赦免斯诺登。

皮尤中心在6月6号到9号的调查显示,58%的美国被访者认为,如果这项计划是获得了法庭的秘密许可并且针对特定人群电话,那可以接受。盖洛普12号公布的结果显示,在被问到,根据听到和读到的关于联邦调查局的监听计划的内容,是否认同它们出于反恐的考虑,来大面积的获取美国的电话以及互联网通讯数据时,认同的占37%,不认同的占57%,没有意见占10%。在认同的人当中,23%的受访者认为,反恐更加重要。对于爆料者斯诺登,被访者的感觉显然比较矛盾:觉得他做得对的有44%,觉得他不对的有42%。

引发这场风波的爆料者斯诺登目前仍停留在香港。昨天,斯诺登在香港一处秘密地点接受《南华早报》专访,期间表示他将留在香港,若美国政府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寻求将其引渡,他将反抗到底。

29岁的斯诺登表示他将留在香港,“直至被要求离开”。斯诺登早前逃离夏威夷寓所,5月20日抵达香港,之后一直在香港逗留。他表示来香港“不是为了逃避审判,而是为了揭露罪恶”。

斯诺登强调,他曾经有多次机会可以逃离香港,但是他宁可留下在法庭上与美国政府对抗,因为他对香港的法治有信心。

据《纽约时报》报道,一位了解香港政府有关工作的人士表示,当地政府律师与美国政府律师合作,已经确认了斯诺登的36项罪名,根据香港和美国的法律,斯诺登可能会因这些罪名遭受指控。美国和香港根据1996年签署的双边引渡协议开展工作,美国想要引渡斯诺登,需要列举出斯诺登触犯两国法律的罪行--这些罪名必须达到可以处一年以上监禁的程度,而且必须达到协议的规定。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周二在纽约进行正式访问时表示,香港政府不会谈论斯诺登的案件。根据香港发布的一份官方记录,梁振英表示,“我们有现行的法律和政策,另外,我们无法对个案进行评论。”

据BBC报道,香港政府至今尚未对将采取何种行动表态,1996年,港英政府在香港主权移交中国之前签署了引渡协议。但是理论上,即便是香港政府同意按照引渡协议将斯诺登遣送回美国,主管香港对外事务的北京中央政府还是可以加以否决。

美国政府除了尚未起诉斯诺登之外,也还没有向香港政府提出引渡要求。 

斯诺登还向《南华早报》出示了一些未能确证真假的文件,并称美国国家安全局自2009年以来便持续入侵香港及中国内地的电脑网络。但他说文件并未包含任何关于中国军事系统的资料。

他说,美国在香港的入侵目标包括香港中文大学、政府官员、商界和学生。文件还显示,美国国安局入侵行动也包括一些中国内地的目标。斯诺登相信美国国安局入侵全球电脑的次数超过61000次,其中对香港和内地目标入侵数百次。

微博认证为香港凤凰卫视《有报天天读》主编的詹晟发布博文称,有知情人士向他爆料称中国的卫星网络监控的一些“盲区”,特别是南海的数据,通过法国卫星遥感获得,而“香港中文大学是这些关键信息向大陆汇总的中转站”。

斯诺登说,入侵目标是网络骨干,例如大型互联网路由器,借此一举侵入几十万台电脑,无需逐个侵入。直至上周,美国政府仍在秘密监视人民,但如今再也无法这么做。社会各界都在要求美国政府就事件负责,并加强监督。

自斯诺登一周前揭发美国政府监控普通民众以来,已有人指责他为叛徒,但他也得到一些人士的支持,如维基解密创办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阿桑奇10日称赞斯诺登为“英雄”,并说两人之间有“间接联络”。阿桑奇所创“维基揭秘”网站2010年公开大量以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为内容的秘密文件,引起美国外交尴尬。他目前仍在厄瓜多尔驻英国使馆避难。阿桑奇10日还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记者,他经由熟悉斯诺登的人与斯诺登有“间接”联络,“眼下不适宜提供更多细节”。 

斯诺登说,自己既非叛徒也非英雄,只是一个美国人,并对身为美国人感到自豪。他说,他信奉言论自由,其行为也出于善意,但公众应该有自己的看法。

他表示,披露事件是为了揭露美国政府的虚伪。美国政府声称并没有像对立国家那样监听普通公民,但它不但这样做,而且还害怕被民众知道,所以不惜利用外交恐吓等各种手段,来防止消息外泄。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讲师沈逸在观察者网站撰文指出,斯诺登“个人对爆料行为的阐述,更像是一个典型的梦想破灭的古典自由主义者对国家机器最为直接,但可能也是最为绝望的反抗:他不满这种监控能力让美国变成了一个警察国家,又没法指望奥巴马如竞选承诺中说的那样停止类似监控个人通讯的项目,于是只能站出来让所有人引发关注和重视。” 

斯诺登表示,自己目前的处境非常艰难,但面对强权讲出真相总有风险。他很高兴看到全球各地民众都站出来反对这种有系统地侵犯隐私的行为。他现在只能依赖以前受过的训练,希望世界各国政府顶住美国压力,制止美国迫害寻求政治庇护的人士。

当被问及俄罗斯政府是否提出向他提供庇护时,他表示乐见有国家勇于拒受美国政府胁迫。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