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研究员 赵晓灵 | 2013年06月18日 星期二 11:43 AM

北京时间昨晚,“棱镜门”爆料人斯诺登“现身”英国《卫报》网站,在线回答了全世界网友提问。他对是否“把美国机密卖给中国换取庇护”等问题作出了应答。

斯诺登在回答上述问题时回答道:“显然,美国媒体会对任何涉及香港或中国内地的东西作出一些下意识反应,这是为了让人们的注意力不要放在对美国政府不当行为的关注上。但是,试问,如果我真的是中国间谍,我为什么不直接飞去北京?如果真的那样,我现在一定是很舒坦了。”

随后有人指出:“你刚才并没有正面回应是否偷偷将一些信息给了中国政府,你可以明确说你没有吗?”

斯诺登说:“不,我并没有和中国政府联系过。我只和媒体记者有接触,比如《卫报》和《华盛顿邮报》的记者。”

对于“为什么选择去香港,并在那里揭露美国针对中国香港和内地的网络攻击”,斯诺登说:“首先,正如美国政府对其他泄密者所做的,只要待在美国国内,就没有任何公平审判的可能。他们已经公开宣称我犯了叛国罪、刑事泄密罪,甚至违宪等不可饶恕的罪行,这是不公平的。如果我在国内公开这些机密,等于直接让自己进监狱,这未免太过愚蠢。”

“其次,大家必须清楚的一点是,我并没有泄露任何美国针对合法军事目标的行动。我指出的是美国国家安全局对民用设施,如学校、医院和私人企业的黑客行为,因为这是相当危险的。这是赤裸裸的犯罪行为,它们的目标无疑是错误的。凭什么我们可以秘密访问一个国家的电脑,而且那个国家甚至还是我们的盟友?国家安全局的行动影响了数百万无辜的人,他们需要知道真相。”

斯诺登还解释了为何不是在奥巴马上任之前解密真相:“奥巴马阵营的承诺和当选让我相信,他会带领我们朝解决问题的方向前进。不幸的是,就在他取得权力后不久,他就关闭了调查系统违反法律的大门,深化、扩大了好几个滥用权力的项目,拒绝花费政治资本,去结束我们在关塔那摩看到的那种违反人权的做法,那里的人们现在仍在未遭到指控的情况下坐牢。”

有人问道:“情报部门可以获得任何信息而不需要经过授权吗?”

斯诺登回答说:“如果国家安全局、联邦调查局、中情局、国防情报局、分析人员能够进入信号情报原始数据库,他们可获得任何想要的电话号码、邮件、用户身份证等,这与技术无关,是政策问题。此外,这方面的审核是草率的、不完全的,可以被虚假的理由轻易骗过。至少在英国政府通信总部,窃听行动的审核比例只有5%。”

而对于“棱镜门”涉及到的互联网企业,斯诺登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他说:“它们的否认进行了数次修改,是有误导性的。这些公司在法律上被迫服从,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在道德上应服从。Facebook、谷歌、微软苹果等有影响力的公司,若拒绝与情报界合作,你认为政府会采取什么措施?把它们关闭吗?”

根据《卫报》的报道,美国政府以安全为名侵犯公民自由,对9·11袭击后成年的美国人产生了深刻影响。报道说:“美国9·11之后成年的青年一代中,泄密者有斯诺登,还有曼宁。他们在美国'自由精神'神话的熏陶下长大,有经历了被召唤去监控或行使美国力量的现实。而随着时光流逝,平衡这两者的冲突,让他们的世界观混乱。就像角斗场上的食肉动物,他们被迫面对着残忍,他们想退出他们扮演的角色,但往往是戏剧性地不尽人意。”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