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研究员 赵晓灵综合报道 | 2013年06月19日 星期三 17:29 PM

昨日,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公布国家卫生计生委“三定”方案。

此次“三定”方案最引人注目的改变在于:将原由国家发改委承担的国务院医改办职责,划入国家卫计委。同时,国家卫计委增设体制改革司承接国务院医改办具体工作。

在深化发改委放权改革的呼声越来越强烈的背景下,国务院医改办的职责分离,或许可以看作发改委削权中较为实质性的一部分。

国务院医改办,是2009年国家“新医改”中设立的综合协调机构,协调范围涉及20个部委。此前,国务院医改办设在发改委社会发展司,并由国家发改委一位副主任兼任该办主任。

2010年12月,安徽省副省长孙志刚调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并兼任国务院医改办主任。2013年3月起,孙志刚调任国家卫计委副主任。

有人提出疑问:“国务院医改办的设置,从国家发改委挪至国家卫生计生委,是否将改变中国的医改走向?”

国家卫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是国家深化医改过程中,解决职责交叉,提高行政效能的体现。今后,体改司承担国务院医改办具体工作,将负责组织、协调、督导有关部门研究、落实医改的重大方针、政策和措施,推进公立医院改革。

根据医改“十二五”规划,未来两三年,医改的重点内容是医保体系整合、基本药物和公立医院改革,内容更多涉及此次“三定”方案中,国务院赋予国家卫生计生委的职责。

“就医改工作进一步推进而言,今后可能涉及更多专业问题,将改革的统筹协调职责设在卫生计生委内部会比较有利。”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中国项目部主任刘远立说。但他坦言,与发改委相比,国家卫计委协调相关部门的力量,会存在一些困难。

在2007年、2010年和2012年国务院的三份减政清单中,取消和下放的项目数量分别是157项、184项和288项,涉及发改委的仅是取消1项,下放2项。

而在今年5月15日,国务院下发文件,除涉及机关内部事项和涉密事项的13项,以及依据有关法律设立的16项外,其他104项取消和下放的审批清单公布。

在公布的104个项目中,取消行政审批项目71项,下放管理层级行政审批项目20项,取消评比达标表彰项目10项,取消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3项。其中涉及到发改委的事项共26项,审批核准取消14项,下放至省级相关部门12项。与前三次改革相比,这次的发改委放权力度前所未有。

然而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余晖看来,目前的这些改革并未触及发改委根本。“被取消的项目含金量很小,基本没有或没有太多的寻租价值,真正的攻坚战尚未开始。”

自2003年改组至今,发改委经历过多次权力改革和角色调整。无一例外的是,其身影无处不在的格局从未被撼动。“发改委减权是很难的,对于徐绍史而言,改革如何避免过去十年的旧路将是关键。”一名中央党校教授指出。

不过,在国家发改委投资研究所研究员张汉亚看来,“说发改委喜欢揽权,其实发改委自己也很冤枉”。

张汉亚表示,发改委拥有很多上面“派下来”的权力,例如医药卫生、住房、环保等职能,是由于各职能部门管理不够,使得国务院不得不将许多重要事务转给发改委。

“可以说过去10年来,发改委的调整均与宏观调控一词相关。但最终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都没有从和根本上改变其过多的干涉微观经济活动的局面。”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竹立家说。在其看来,徐绍史要改变发改委长期以来位高权重的形象,需要一场更为深刻的变革。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