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综合报道 | 2013年06月24日 星期一 14:15 PM

6月23日,美国“监听门”事件揭密者斯诺登从香港乘俄航飞机飞抵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他已向厄瓜多尔提交了政治避难申请,并会见了这一南美国家的大使。据《南华早报》披露,斯诺登昨天离开香港,据报是由北京中央政府最后决定让他离去,而美国则对香港没有拘捕斯诺登表示失望。

据路透社报道,6月24日,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海顿表示,希望俄罗斯政府“考虑所有可能选项”引渡斯诺登至美国,同时表示对于允许斯诺登离港一事,已经向中国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递交强烈反对意见,“强调类似行为不利于美国和香港特区政府、美国和中国政府的关系”。 

纽约时报》引述消息人士称,虽然香港坚持司法程序独立,但中央政府在外交政策有最终发言权,因此是由北京决定让斯诺登离开香港。美国司法部发言人周日表示,美方已根据美港引渡协议提交文件符合所有要求,而香港从未提出异议,因此美国对香港的做法既失望又不苟同。

斯诺登两周前在香港揭露“监听门”事件。在滞留香港多日后,他于昨日登上俄罗斯航空公司SU213航班,10小时后抵达科谢列梅季耶沃机场。有消息称,他还预定了千万古巴的计票。

俄罗斯之声的报道称,俄罗斯安全机构没有拘捕美国中情局前雇员斯诺登的理由。据安全机构消息人士透露,斯诺登未被列入国际通缉名单,并且他在俄境内也没有做过违法行为。

来自维基解密网站的消息称,斯诺登正循安全途径前往厄瓜多尔共和国寻求政治庇护,此行由外交人员和维基解密法律顾问陪同。正在越南的厄瓜多尔外交部长里卡多·帕蒂诺(Ricardo Patino)在Twitter发文,称该国政府已收到斯诺登的政治庇护请求。

《南华早报》认为,斯诺登离开香港后,香港特区政府会松一口气。如果斯诺登继续留港,并反对被引渡回美国,香港政府可能将面临漫长的诉讼过程。不过,由于美国之前已警告香港不要在此事上故意放慢步伐,因此港府允许斯诺登自行离开香港,预计将令香港与美国的外交关系变得紧张。

南华早报》昨天进一步刊登斯诺登的爆料内容称,美国国家安全局曾入侵中国主要电信公司以获取手机短信信息,并持续攻击清华大学的主干网络以及电讯公司Pacnet香港总部的计算机,该公司拥有区内最庞大的海底光纤电缆网络。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昨天通过官方网站回应,“这再次证明中国是网络攻击的受害者。我们已就此向美方提出交涉”,中方对最近所披露的情况表示“严重关切”。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也发表评论文章,指责美国长期声称是网络攻击战中的无辜受害者,其实它才是当下“最大的恶霸”。这篇评论的严厉措辞与中国政府迄今在斯诺登事件上表现出的谨慎态度形成鲜明对比。

新华社社评提出,美国政府应当“全盘交代它的记录。它还欠中国和其他据称受其监视的国家一个解释。它必须向全世界公布其秘密黑客侵入计划的范围、程度和意图。”

新华社还首次明确表示,斯诺登事件对中国有利,“围绕斯诺登事件的戏剧,还倾向于支持中国在网络安全问题上的立场。”-之前专家们只是在私下表达过这一观点。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时殷弘在《联合早报》采访时指出,斯诺登离开香港对中国和香港特区政府来说,都是“最快、最好的”结局。

时殷弘说,斯诺登若继续留在香港,美港关系极可能受损,再加上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让斯诺登继续呆着可能加深美国舆论把斯诺登看成“中国间谍”的猜疑,导致中美关系受到重大伤害;而如果将斯诺登引渡到美国,极可能会引起中国和香港特区的民意反弹,导致中央和特区政府的声誉受损。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金灿荣也认为,把“烫手山芋扔出去了”,让斯诺登到第三国是最好的做法。中美两国费很大力气才在6月促成两国元首会面,中国肯定不想让这起事件影响中美关系,所以官方的表现一直“非常谨慎,政府也不太要表态”。

据金灿荣的观察,尽管有中国媒体和舆论呼吁政府采取强硬立场,但中国外交部说得最重的一句话,也仅仅是告诉美国,“你欠国际社会一个交待”。金灿荣认为,这个处理手法对中美关系不会造成太大影响,中国没有刻意打“斯诺登”这张牌,而美国往后在网络黑客议题上与中国交锋时,也不再有“单方面的道德优势”。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