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见习研究员 敖瑞 | 2013年06月24日 星期一 16:55 PM

无需置疑,大数据如今正当其时。往大处说,大数据成为了“棱镜门”那样各国之间互相刺探监听的战略武器;往小处说,大数据会通过精确的数据收集并预测用户的爱好,促使成交。如今大数据已经不仅仅意味着商业价值,而代表着对传统产业的潜在颠覆以及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

人力资源领域的革命

大数据是一个巨大的天然仓库,通过合适的算法和筛选,大数据可以帮助HR免于求职简历的误导以及口齿伶俐的求职者的忽悠。从某种意义上说,大数据给企业带来了一种更为敏锐的洞察能力。

福布斯近期撰文说道,通过对大数据的运用,企业将更加全面的了解潜在雇员的信息。例如商务人士人脉联络网站LinkedIn的副总裁丹·夏皮罗(Dan Shapero)表示:“一直以来招聘是一门艺术,而如今他成为了科学。”

文章指出,大数据对人力资源做出的最大贡献在于为招聘提供了预测工具。员工在大数据的帮助下建立了一个职业技能的发展模型,这带来了一种难以置信的精确性。从某种意义上看,大数据就像是民主党,支持一个精英来为组织做出更明智的决定。例如谷歌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门已经能够利用工具完成“人力分析”,雇员的技能、灵活性、情商、主动性、工作态度和毅力都成为了可以评估的指标。

不但如此,大数据除了深挖雇员的信息,招聘的“资源池”也被扩展了。例如人力资源网站LinkedIn和TalentBin已经成为HR必不可少的工具。大数据是一个伟大的寻人工具,就像是一位公正的伯乐。

信息使用方式的革命

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与信息数字化息息相关。数字化极大地降低了存储成本,让冗余数据成为了资源而不是负担。

《大数据时代》一书的作者舍恩伯格(Viktor Mayer-Sch nberger)对此有较为详细的阐述:以往我们因为受制于工具或金钱,需要提前想好我们的目的,再去获取我们需要的信息。而大数据时代的思维方式则正好相反,资源取之不尽,“对材料的筛选和选择更为重要。”

描述新媒体的畅销书《未来是湿的》一书中,作者提到也提到如今信息处理的变革,从“先筛选再出版”的传统媒体模式演进到了“先出版再筛选”。对小数据而言,最重要的要求是减少错误,保证质量。而大数据对更糙的信息及冗余信息容忍度更高,也即当资源足够丰富且廉价的时候,可以先大量浪费,再来精准化,而不是预设精准的目标。

营销方式的革命

精准营销,无疑是大数据时代最为振奋人心的一种营销方式。对传统广告主来说,他们总是知道自己付出的一半广告费是浪费的,但他们永远不知道浪费的是那一半。而如今大数据技术则可以将用户的喜好猜个八九不离十。

资本市场的逻辑也有相通之处,如今Facebook市值超过593.1亿,而同类的准上市公司Twitter最新的估值为100亿美元,后者只有前者的六分之一。有观点认为估值的关键,是能否坐拥庞大基数的用户并从中获利。而前者拥有成熟的商业模式并开始盈利,后者仍处于市场培育期,盈利模式还模糊不清。

豆瓣阅读为什么给你推荐《中国合伙人》?新浪微博为什么推荐李承鹏而不是李开复给你关注?背后的逻辑可能是你的朋友更关注这方面的话题与人物。在机器的逻辑里,如果你的朋友喜欢同一个事物,那么你喜欢这个事物的概率会大一些。

最后,《大数据时代》还提到亚马逊早期雇佣了一群书评家为读者荐书,后来发现通过算法发现用户的评价的集合带来的图书转化率更高之后,亚马逊把书评家们都解雇了。

隐私权带来的大麻烦

由于在欧洲、北美吃腻了官司,如今谷歌在私权领域谨慎了许多。近日谷歌公司针对科技产品谷歌眼镜(Google Glass)回应:在拥有很强的隐私保护措施之前,谷歌眼镜将不会添加面部识别功能。作为全球最具大数据底蕴的科技公司,谷歌除了搜索业务,在街景地图、数据收集、新闻抓取等业务中也都备受侵犯私权的诟病。

更为麻烦的是类似“棱镜门”这样的国家级大数据应用,中国官媒新华网评论道,随着大数据时代的来临,隐私的含义也发生了变化,所谓的隐私就是公民个人的秘密,包括自己的行为、习惯、心理状态等。而信息技术的发展,已经使过去看似无用的信息成为核心信息资源。

文章中提出了一个政府与信息巨头形成的“情报复合体”的概念,并认为这样的一个大数据监控体系已经超出了200年前美国宪法制定者的想象--制宪者们根本不会想象到政府可以通过如此手段进行监控。

文末最后表示,斯诺登的泄密让人们看到了在大数据时代公民权与政府之间的真实关系,现在看来,是时候制定一部新的公民与政府基本法了。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