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6月25日 星期二 16:42 PM

导语:美国科技博客网站BusinessInsider今天撰文,介绍了跨平台聊天服务WhatsApp两位创始人最真实的一面。布莱恩·埃克顿(Brian Acton)和简·库姆(Jan Koum)为人低调,尤其不喜欢广告,但也正是对广告的这种反感,让他们二人每年少赚不少钱。

以下为文章全文:

拒绝风投

两位雅虎前工程师布莱恩·埃克顿(Brian Acton)和简·库姆(Jan Koum)每年入账数百万美元。他们本可以每年赚数亿美元,甚至是10亿或20亿美元,而所要做的不过是准备一些文件,在上面签签字,与对方握握手而已。

但迄今为止,埃克顿和库姆并没有这样做,主要是他们二人讨厌广告。埃克顿和库姆之所以能财源广进,是因为他们是WhatsApp应用的创始人,这是一个跨平台聊天应用。

埃克顿和库姆主要通过两种方式从WhatsApp赚钱:一是向iPhone用户一次性收取0.99美元的安装费,二是向Android设备用户每年收取0.99美元的费用。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每个月有2.5亿人使用WhatsApp。这给WhatsApp带来了滚滚财源,其中大部分流入埃克顿和库姆的腰包。

迄今为止,WhatsApp还没有接受外部投资。一年前,埃克顿和库姆告诉记者,WhatsApp只有30名员工,公司的所有开发工作都在俄罗斯进行,那里的人力成本十分便宜。

很显然,埃克顿和库姆对每年入账数百万美元已经相当满意。如果愿意,他们还可以赚更多钱,同样也有两种手段。

首先,他们可以接受风投公司投资,进一步扩大规模。两位业内人士透露,不少投资机构都对注资WhatsApp很感兴趣,对其的估值已经超过10亿美元。

另有报道称,如果将WhatsApp出售给谷歌或是Facebook,埃克顿和库姆完全可以获得极为可观的回报。但目前为止,这两位雅虎前工程师并没有选择其中任何一条道路,也没有给出原因。

很显然,无论是拒绝谷歌或Facebook的报价,还是没有接受风投公司的投资,这些公司无一例外会要求WhatsApp销售广告。问题是,埃克顿和库姆恰恰对广告相当反感。

广告诱惑

库姆几天前在WhatsApp官方博客中撰文,解释了WhatsApp不卖广告的原因。

文章开头引自畅销书《搏击俱乐部》人物泰勒·德顿(Tyler Durden)的一句话:“广告诱惑我们去买汽车,买衣服,于是我们拼命工作,买自己不需要的东西。”

库姆接下来写道:“我和布莱恩在雅虎工作了20年。为了让网站运营下去,我们拼命工作,努力卖广告,因为这就是雅虎的盈利模式。它收集数据,创建网页,销售广告。”

我们目睹了雅虎在用户规模和覆盖面上被谷歌全面超越的过程。谷歌是一个更高效、更赚钱的广告销售公司。他们知道用户正在寻找什么,因而能推出更加精准的广告并从中获利。如今,企业掌握了用户及其好友和喜好的一切信息,并利用这些信息来销售广告。

我们在三年前开始自己创业,当时希望能够打造一个没有广告的产品。我们希望能将宝贵的时间,用来创建一项人们愿意使用的服务,能帮他们省钱,让他们的生活慢慢地变得更好。我们很清楚,如果能做好上述几件事情,我们就可以直接向用户收费。我们也知道,我们可以做大多数人每天想做的事情:逃离广告。

没有人愿意一醒来就想看到更多的广告,也没有人愿意想着广告入睡。我们知道,人们睡前可能脑海中会浮现白天与别人的聊天内容。我们希望WhatsApp成为这样的一款产品:让你睡前很清醒,同时将这种愉悦的感觉带到第二天清晨。我认为,没有人为了去看一则广告,宁愿不睡觉。

广告不仅会破坏美学设计,还会侮辱你的智商,打断你的思路。在每一家销售广告的公司里,工程团队每天的重要工作就是挖掘你的数据,编写更好的代码,搜集你全部的个人信息,对保存此类数据的服务器进行升级,确保它们能够被记录、被整理、被分析、被打包、被分享。一天结束时,这一切的付出,就是让出现在浏览器或移动设备屏幕上的广告横幅略有不同。请记住,当广告与你沾上边,你就成了产品。

而在WhatsApp,我们的工程师将所有时间都花在修复系统bug,添加新功能,以及简化流程等上面,我们的任务是向全球每一部手机提供内容丰富、价格便宜、安全可靠的信息。这是我们的产品,也是我们的热情。你的数据甚至不在照片中,我们对你的任何数据都丝毫没有兴趣。当有人问我们为何对WhatsApp收费时,我们会回答,'你考虑过替代服务了吗?'”

特立独行

在硅谷,许多业内人士对WhatsApp的成功心存好奇,同时也对埃克顿和库姆能否继续保持这种成功持质疑的态度。

有人认为,WhatsApp强大、独特的企业文化是模仿分类信息网站Craigslist打造的。这并不是什么恭维的话。虽然Craigslist闻名世界,已经实现盈利,但这家网站目前仍然由创始人克雷格·纽马克(Craig Newmark)亲力运营,而且规模较小。

纽马克借此积累了巨额财富,但许多人认为,如果Craigslist接受了外部投资,且由一位更具雄心壮志的人执掌,那么到今天它的公司规模或许堪比eBay。上述知情人士表示,正是WhatsApp特有的企业文化,埃克顿和库姆更不可能遵照华尔街的意愿,将其打造成为一家外人看来纯正的公司。

埃克顿和库姆似乎并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他们已经从一款用户达数亿人的应用中赚取了数百万美元。另外,二人还都是雅虎的早期员工,应该不会为生计发愁。

WhatsApp创始人对硅谷的看法并不在意,最好的证据就是库姆的Twitter帐号。在硅谷,创业公司的创始人一般以专业拍摄的头部照片,作为Twitter个人主页的头像。但库姆并没有这样做。他的个人介绍中也没有刻意炫耀自己的成功。

库姆在Twitter上面的粉丝只有区区4000个,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已经不少了,但对硅谷创业明星而言,这个数字并不多。他在Twitter上只关注了一个帐号--@jesus94306,这是科技讽刺博客Jesus Christ Silicon Valley的帐号。

在库姆最近发布的Twitter信息中,有一条引自美国知名饶舌歌手坎耶·韦斯特(Kanye West)的歌词:“You think you free but you a slave to the funds, baby。”歌词大意是:“你觉得自己自由,其实是金钱的奴隶”。(清辰)

来自imeigu.com   原文链接 )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