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7月01日 星期一 14:19 PM

据经济之声报道,不久前,有外国媒体提出了一个新名词,叫“李克强经济学”,并列举了三大支柱,一是不再出台刺激政策,二是去杠杆化,三是结构性改革。在上海陆家嘴金融论坛期间,凤凰财经组织了一场主题为“紧货币、松市场--经济新政展望”的经济学家早餐会,试图从经济新政的角度来审视未来宏观调控政策的走向。

博源基金会理事长秦晓是第一个发言的人,他开门见山,认为中国经济从2009年的第二季度就已经开始下滑,幅度和速度都超过了外界预期。

秦晓:尽管决策部门表示当前更重要的问题还是要调整结构,但是我觉得要控制下滑的速度、要加大改革的力度。如果我们不控制下滑的速度,不加大改革的力度,最终的结果会超出我们的预期。

但对于经济学家们提出的“政府有必要采取措施提振信心”的观点,现场也有反对的声音,认为有了对2008年4万亿刺激计划的反思,这轮经济不论下探到什么程度,政府都不该出手。对此,花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选择了站到秦晓这一边。

沈明高:你们的意思是经济再慢一点,让痛苦再来得更猛烈一点,这样调整可以开始启动、改革可以开始启动。我觉得这种逻辑是无可厚非的,关键是如果现在我们坚持要紧货币不能救市,万一经济真的掉到7%以下,反而又逼出了刺激政策而不是改革政策,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是主张短期之内采取一个周期性政策和结构性政策的结合。

此时,反对一方又提出,政府救市,实际上是拿着纳税人的钱,去补贴犯错误企业,而这是不公平的,现在应该坚定决心,让犯错者受到惩罚,也让经济回到最真实的状态。秦晓听后,似乎对这种看法非常着急,他作出解释。

秦晓:政府担心的是系统性风险,系统性风险会杀伤无辜,本来很好,因为出现系统性风险导致没钱了、要垮了,这会导致很多民生问题。在这个问题上小的道德问题发生,是为了避免大的道德问题发生,如果不救,就是根本没有犯过错误的人也会更倒霉。

秦晓继续解释,他所谓的政府要控制下滑速度,并不是简单匆忙地用财政、货币的方法来遏制下滑,而是要建立一套管理机制和技术指标,稳定大家对经济的预期。

秦晓:现在我们中央政府、人民银行或者有关部门也可以适当地考虑用一个目标来进行货币政策、刺激政策调整,比如今年我们认为7.2%或者7%是我们能够承受的,如果低于7%的话我们就要考虑货币政策调整,这样做的话,其中有一部分就会按照7%或者7.2%进行定价。

沈明高则表示,就算政府出手干预,目的也和之前的完全不同。

沈明高:而且如果这次真的要救市或者刺激,目标和过去的4万亿完全不一样,这次的目标是拖住经济,不是要把经济拉到9%-10%,而是拖在一个比较合理的水平,避免伤及无辜。

在春华资本集团董事长胡祖六看来,当下很多不确定性因素都在变得更加严重,信心也比较脆弱的。但胡祖六认为,对经济最大的提振,就在于政府能够真正地向民营经济放权。

胡祖六:如果政府不光是说,而是真正做的话,以前是在审批,现在不用审批,市场才是行为主体,这就能在6月底乃至未来的1-2个月看到很明显的“松绑”,也就是下放权力给市场,如果能在这方面出台具体措施,应该能对民间投资者、国内投资者的信心有很好的提振。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