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来源:央视经济半小时 | 2013年07月01日 星期一 15:38 PM

海洋牧场乐清湾变身垃圾场 养殖户从不吃海鲜
关键词:
时间:2013年06月11日

曾经的海洋牧场变身海洋垃圾场,乐清湾面临无鱼可捕的危险境地。鱼虾死亡,特大污染事件频发,谁在制造海洋无法承受之痛?《经济半小时》记者赶赴东海海域的乐清湾,调查那些超出想象的海洋污染情况。

一、海洋牧场成海洋墓地 近海捕鱼似大海捞针

据国家环保部日前发布的《2012中国环境状况公报》显示,在我国的四大海区中,黄海和南海近岸海域水质良好,渤海近岸海域水质一般,东海近岸海域水质极差。公报透露,通过监测发现海洋重要渔业水域中有沉积物,主要污染指标为和镉,东海部分渔业水域超标相对较重。我们的记者于近日赶赴乐清湾,展开调查。

船老大应通华十几岁就跟船出海打鱼,如今当船长也有30多个年头。他的一艘拖网渔船常年在乐清湾作业。应通华告诉记者,这几年最大的感受,是海里的鱼虾越来越少。应通华说,以前乐清湾的水很好,鱼也很多,但现在近海处一般已经没有鱼了。

乐清湾曾经是东海海域重要的海洋牧场,沿岸有清江、白溪、水涨、灵溪、江夏等30余条大小溪流入注湾内,整个乐清湾水质优良,饵料丰富,十分利于海水养殖,是浙江省蛏、蚶、牡蛎三大贝类的养殖基地和苗种基地。此外,在乐清湾的主要经济鱼类多达20余种,还有58种贝类,60种甲壳类动物,在乐清湾乐侧浙江省玉环县附近的深水港区曾经还能看到跳跃翻腾的海豚。但就是这样一个优良的海洋牧场,为什么现在竟然变成了鱼虾罕见的模样呢?记者随船出行时发现,在乐清湾瓯江段的近海处,顺着堤岸就有两个排污口,排污口上方是正在施工的水泥厂。顺着排污口的下方垃圾横生,恶臭熏天。即使渔船驶出10公里,海水依然是黄色的泥汤。

从乐清湾打捞上来的垃圾

渔船从乐清湾向北行驶,记者沿途看到:造船码头、化工企业、火电厂遍布了乐清湾的近海区域。渔民吴顺说,附近发电厂的水都会直接排进乐清湾,污染的直接后果就是无鱼可捕。

临近中午,根据应通华的推测,下海的网里并没太多收成,所以伙计们开始了午餐。导航的雷达会在遇到鱼群时有明显提示,但在海里行驶了三个多小时却没一点反应。

下午两点多,渔船行驶了6个多小时,开始收网。应通华似乎并不看好今天的收成,他看着收网的方向,表情凝重。

终于,网上岸了,裹挟着淤泥杂物的网兜小得可怜,应通华看了一眼,失望地离开了甲板。

历时六七个小时,离开乐清海岸五十公里以外,只捞上了几条水蚕、小黄鱼和不到碗口大的螃蟹。像这样的小鱼,在十年前,渔民捕到后会随手扔到海里。但如今,这是一天出海后的全部收获,而船上的六七个伙计,每小时30升柴油的消耗。如果再捞下去,应通华就更加难以应对了。应天华告诉记者,出海一趟的柴油费就高达1千多元。

如今,“大海捞鱼”变得像“大海捞针”一样困难,因此渔民们出海打鱼常常成为赔本买卖。渔民崔亮告诉记者,乐清湾因为海水污染,近两年来基本上是下网2个小时捞不到3斤鱼,而污染的来源既有上游的镀铜厂、镀金厂等工厂,也有农村排过来的污水,捕鱼行业渐渐难以为继。

垃圾中零散的有几条小鱼

乐清湾无鱼可捕的现状常常让应通华考虑是否要转产上岸搞养殖,但事实上乐清湾的养殖也处在困境当中。66岁的黄祝闲早年也在海上讨生活,后来开始经营滩涂养殖,但是最近几年他发现,自己30多亩的滩涂地,不管是养殖牡蛎还是蚶苗,养什么死什么,每年都要损失十几万。

根据国家《海水水质标准》,我国将海水水质分为四类:第一类适用于海洋渔业水域,海上自然保护区和珍稀濒危海洋生物保护区;第二类适用于水产养殖区,海水浴场,人体直接接触海水的海上运动或娱乐区,以及与人类食用直接有关的工业用水区;第三类适用于一般工业用水区,滨海风景旅游区;第四类适用于海洋港口水域,海洋开发作业区。低于国家海水水质标准中四类海水水质的则为劣四类水。

而记者注意到,浙江省温岭市海洋与渔业环境监测站2011年对乐清湾海水养殖区检测发现无机氮严重超标,平均含量为养殖水质标准的3.42倍,属于劣四类海水水质,无机磷平均含量为养殖水质标准的1.72倍,同样属于劣四类海水水质。按国家规定,水产养殖区应该用二类水质,但乐清湾水产养殖区的海水居然是劣四类水质,黄祝闲告诉记者,虽然他本人就搞海鲜养殖,但他也不敢吃这里养殖的海鲜,因为污染太严重了。

养殖海鲜的渔民不敢吃海鲜,这让记者非常震惊。黄祝闲认为,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与附近的工厂有关。

黄祝闲所在的乐清市蒲歧镇东门村,是个只有1000来口人的小村庄。记者发现,在他滩涂养殖的上方就是一个沿海的矿石厂,整个采矿作业与鱼塘几乎没有什么隔断。而就在沿海岸边,沿路几百米,堆放着大量的废铜烂铁和机械废料。这些废铁露天放着,没经过任何处理。黄祝闲最担心下雨时,这两处的污水冲刷到滩涂地里。

黄祝闲告诉记者,以前每亩滩涂还能有两万多元的收益,但现在这块滩涂地已无法养殖,连前期投入的30多万苗种都赔了进去。红桥镇附近工厂的污水直接流到下游,养池受到巨大影响,有些废弃的养池已经长出草来。

可怕的东海赤潮

记者翻阅温州市海洋监测中心的报告显示,最近一次海洋贝类监测是在2009年,他们通过监测贝类体内污染物的残留水平,评价近岸海域的污染程度和变化趋势。在沿乐清湾的 6 个县区,共采集贝类样品缢蛏、泥蚶、牡蛎等12 份。监测结果表明,温州市近岸海域部分贝类体内石油烃、镉、铅、砷、滴滴涕、铜的含量超一类海洋生物质量标准,其中 66.7%测站的贝类体内石油烃含量超三类海洋生物质量标准。这表明温州市大部分近岸海域受到石油烃、镉、铅、砷、滴滴涕的污染,局部海域受到铜的污染。参与过东海海洋环境调研的许建平教授告诉记者,近海企业所排放的重金属污染物,非常容易囤积在近海海域,这就对近海养殖带来严重威胁。许建平说,重金属污染的特性就是容易在河口区域沉积下来,即使到了海里也不会流到离岸很远的区域。

记者在黄祝闲养殖场的旁边,见到了另一位养殖户郑海飞,他告诉我们,对当地环境影响最大的就是上游洪桥镇的电镀厂,自从这个工厂开工建设五六年来,他们这里频频发生大面积鱼类死亡的事情。

和黄祝闲一样,郑海飞也不吃养殖的海鲜,而且他对本地产的粮食和蔬菜都心怀警惕,因为当地的水稻和蔬菜都是用上游的污水灌溉的。郑海龙告诉记者,他所在的东能村的稻田种出来的水稻都是不开苞的。郑海龙说起名为胜峰企业的电镀厂就显得义愤填膺,指责他们只是对外声称自己的排污设施将污水处理得很好,实际上处理个屁。

二、重金属污染泛滥台州温岭近海同样不容乐观

离开温州乐清,记者沿乐清湾继续往北调查,进入浙江台州境内,这里是长三角重要的制造业基地和能源基地,那么这里的水质又怎么样呢?

一进入台州,记者就碰到出租车司机抱怨当地的环境状况。司机说,台州路桥边全都是做金属加工的企业在丢洋垃圾,所以那边的空气也不好。电镀厂的污水被居民用来洗菜,吃完之后不少人住进了医院。

这位司机告诉记者,在台州,很多人都在从事电子拆解工作,台州曾是我国最大的废旧电机拆解基地。当地人习惯使用强硫酸和硝酸提炼金属成分。因为用这些酸来洗金属,会提高金属的亮度,但洗完的水就直接流到了河里。

有资料显示,电子垃圾中含有大量的铜、铅、铬,一旦进入土壤会严重污染水源,植物和微生物,还会对儿童的脑发育造成极大影响。2011年3月,当地发生了血铅超标168人。2011年4月,浙江省环境保护厅专门下发了《关于对台州市涉及重金属排放建设项目环评实行区域限批的通知》,通知决定暂停台州市涉重金属污染物排放的铅蓄电池、冶金、电镀、制革、涉重金属化工等行业的建设项目环评文件审批。如今两年过去了,台州温岭近海的海洋水体究竟如何呢?记者来到了位于台州温岭东南的石塘镇。这里曾经是具有千年历史的古鱼村,但当地的一位大姐告诉记者,现在近海捕鱼越来越难,渔民的捕捞作业不得不得越走越远。

大姐名叫郭美青,她告诉记者,他的儿子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打鱼,一般每年要出去好几个月,因为近海处早已经没有鱼了。

记者看到,海边停靠着几十艘渔船,渔民郭立秋告诉记者,他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有出海了。他说现在鱼不好打,附近企业经常偷排污水汇入近海。

近海无渔可捕,而要去远海就需要造大船和更多的油料消耗。郭师傅的小船只能载重100多吨,去远海捕涝很困难。所以很多像他一样的渔民不得不把船停靠在岸边,他们已经不能再靠这片大海来养家糊口了。郭师傅回忆起昔日里遍地是鱼的场景,仍显得极为痛心。而现在的水早已无法养鱼,鱼一进去就会死掉。

三、乐清湾重大污染事件频发东海近海污染面积超80%

根据国家海洋局公布的《2012年中国海洋环境状况公报》称,2012年东海海域劣于第四类海水水质标准的海域面积增加6700平方公里。与2011年相比,二类水质海域面积减少4.9%,三类水质海域面积减少21.7%,四类水质海域面积增加24.9%,劣于第四类水质海域面积增加36.0%。而位于浙江南部瓯江入海口北侧的乐清湾由于受周围重工业发展的影响,多年来海水污染事件屡发。

死亡的珍珠蚌堆成了小山

早在2004年12月,温州乐清乐成镇等地的养殖户们就发现,养殖的缢蛏、泥蚶、彩虹明樱等贝类陆续死亡,损失面积达3388亩。

2005年1月,盐盆陡闸入海口又出现贝类大面积死亡,涉及清江、乐成、蒲岐、南岳等6个乡镇69个村。两次事故贝类死亡面积高达43847多亩。

2005年温州市龙湾区永兴围垦海水养殖园因企业污染造成特大环境污染事件,损失上千万元。

2009年,乐清湾西门岛附近海域遭受严重污染事件,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两亿多元。

许建平,国家海洋局第二研究所研究员,30多年来一直致力于东海海洋环境研究。曾多次在浙江政协会议上提出拯救乐清湾的提案。记者此行专门就乐清湾污染问题采访了许建平。

许建平告诉记者,像乐清湾这样的海湾,它本身的环境容量就有限,而乐清湾沿岸的工业园区,则是造成乐清湾污染越来越严重的主要原因。

鉴于陆源污染正成为海洋一大威胁的现实情况,许建平说,目前海洋中含量超标的重金属主要是镉、铜和锂,这与周边的一些化工区域,以及温岭的拆解行业有关。工业产生的重金属污染通过雨水河流流入乐清湾,目前也已经有监测表明,乐清湾里的一些贝类附着的重金属存在超标。

许建平告诉记者,在他的研究中,象山港、乐清湾和九龙江口海域沉积物铜的超标率分别为41%、50%和25%。长江口、杭州湾等属于含镉超标。2012年东海海洋环境监测中心确定了8个重金属污染区,乐清湾属于重度污染。

重金属污水排入到海洋当中,最终会沉淀到海产品当中,哪些海产品受的影响最大?对人类健康的危害到底有多大?许建平说,因为重金属通过河流或者雨水冲刷入海的话,大部分沉积在瘀泥里,因此重金属对贝类的影响最多。此外还有一部分可能进入到蜉蝣植物、蜉蝣动物的体内。但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经过常年的累计效应,就有可能会对鱼类本身造成重金属的死亡。因此,如果这些鱼类在没有严格检测就进入农贸市场,极易给人类带来安全问题。

许建平在研究中发现,不同的生物体对于重金属的富集和转化作用不同,有的重金属可能会在生物体内累积转化为毒性更高的物质,人食用后甚至会导致癌症。

根据许建平的调研,目前东海近海海岸线,从长江口以南一直到温州沿海,几乎已经没有一类水。许建平认为,目前海岸带区,也是人类活动比较频繁的区域,已经有超过80%的面积受到了污染,这一结果可以说是触目惊心。

浙江省6500公里长的海岸线上,面积在20平方公里的天然港湾就有9个,总面积达6500平方公里。而沿着这些海岸10到20海里的区域,受污染程度已达80%,即将全部沦陷的近海,保护迫在眉睫。

那么,有什么好的办法来保护我们赖以生存的海洋吗?许建平说,根据统计,海洋污染的80%是来自于沿海的一些工农业,因此他认为,治理海洋污染关键要从源头上做起,也就是说陆地的污染应该得到控制,特别是控制有毒有害废弃物的处理。事实上,国际上著名的化工区,比如美国的德克萨斯休斯顿化工区、比利时的安特卫普化工区、新加坡的裕廊岛石化园区,都是在海边,发达国家对化工废水排放的管理非常严格,如不能达标排放,将面临高额罚款,甚至入刑。在这方面,我国的执行力度可以说是远远不够。除此之外,令许建平较为无奈的是:一些地域海洋管理部门,不管是意识还是管理能力都差之甚远。大大增加了海洋保护的难度。

许建平说,现在海洋的管理层,尤其是地方的海洋管理部门,几乎都没有海洋方面的背景,这就造成了海洋管理的重大缺陷。因此,对沿海地区管理海洋的政府官员进行海洋知识普及,就显得尤为必要。

半小时观察:污染是无法偿还的债

我们常说,海纳百川,海洋的博大和包容让人们认为海洋是一种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 这也让人们形成了对海洋无偿索取的观念, 现在说起海纳百川,却让我感觉海洋已成了藏污纳垢的最终场所。开发有余,保护不足,现在我们对环境已经欠下了一笔难以偿还的债,然而,这笔债终究要偿还, 可是,当无度开发超出了环境能承受的极限,如果海洋都无法承受我们造成的污染之痛,这笔债我们根本还不起。这一天正在到来,我们真的意识到了吗?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