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研究员 赵晓灵 | 2013年07月02日 星期二 16:40 PM

据《中国经济周刊》的报道称,第三次经济普查仍然难以触碰到公众最敏感的领域--住房问题,而阻力在于部分官员的房产太多。

这不禁让人联想起前段时间微博上沸沸扬扬的“北京6千房主拥300套房”的传闻,尽管事后消息源亲自出面澄清,所指的300套房,其实是300个单间,因为“一套120平的公寓,按30平方米/间分割出租,就是4套房!”,可仍然止不住人们对大量既得利益者拥有多套房产的质疑。

公众的这些质疑并非没有依据。今年年初,媒体便曝光了陕西“房姐龚爱爱在京拥有41套房。其后,媒体进一步曝光了龚爱爱名下房产大部分物业来自潘石屹的SOHO。由此,一系列隐藏在高房价背后的问题渐渐浮出水面:有多少房主拥有数十甚至数百套房?这些房产是不是集中在某家房地产商下?房主和房地产商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房产商是否应该为房产普查尽责?

在龚爱爱和SOHO事件中,有传闻称,龚爱爱不仅仅是SOHO的大客户,同时也推荐了大量的陕西富人购买SOHO的物业,依靠其在神木银行系统的权势,强迫商人购买,而房姐则依此收取SOHO的回扣或其他打折优惠。

还有爆料人士透露 :“龚爱爱并不是SOHO最大的业主,在SOHO买房的人中,有多个户口的人很常见。SOHO的大业主基本上分为三类人:洗钱的、贪官、煤老板。大部分业主不敢也不会公开自己的真实资料。”上述话来自老潘公司掌握信息的人士,她称,如果潘石屹提供一份项目全盘业主资料,会有很多贪官落马。

对于第一则关于利益输送的传闻暂且不谈,也鲜有人能拿出证据充分证明此事。然而第二条传闻,实则提出了一个重要问题:房产商在反腐当中究竟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网上一种猜疑是,潘石屹对龚爱爱名下房产知情。另一种为潘石屹辩护的说法是,他根本不知情。

春秋研究院研究员寒竹对此表示:“14套北京黄金地段的房产估价数千万,数千万的'单子'对任何一个房企来说,恐怕都是大客户。这种情况下潘无论从商场礼节上看,还是从经营逻辑上看,都极有可能会'宴请'或会面,或者不得不面对房姐当时购房时的'讨价还价'。”

寒竹还称:“购房者出了事,房企不可能把所有责任推干净,因为对购房者所有的嫌疑,企业都有责任向相关部门通报。尤其是房姐在风口浪尖上,企业更是有义务配合,自觉维护国家的法律制度。房姐是原国有银行的干部。近些年的经验表明,国家公权力的腐败往往不是孤立发生的,而常常是跟企业勾结在一起发生。在中国,房地产行业与其他制造业不同,是权力寻租发生率比较高的一个行业,因为它不停地要跟政府打交道。所以作为房企本身,对类似涉贪事件应该有更加敏锐的认识。”

不过另一种声音认为,潘石屹这样的房产商对反腐没有任何责任。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说:“首先,在房屋交易时,'房姐'的身份证经公安部身份信息系统验证是有效的,房企没法辨别这样的身份证是真是假。第二,从售楼程序来说,与'房姐'进行房产交易的是一线销售员,作为房企董事长,潘石屹很可能并不了解“房姐”的购房情况,即使他俩'认识',但如果'房姐'没有向潘公开其所有的身份证,潘也没办法知情。”

“在没有限购令之前,房企售房需要做的只有两件事:第一,确认身份证是真实的,第二是审查购房者有没有购房能力、还银行按揭的能力。至于业主的资金来源,房企没有审查的义务。”黄震说。

黄震还指出:“'房姐'这件事,如果要追究责任,首先是户籍部门的责任,为什么让一个人办那么多户口?第二,中国人民银行的反洗钱中心应该对这种大笔资金的异动有监测。第三,如果'房姐'购房的资金来源含有不法收入,那么这些资金涉及的受害人和利益相关人有举报责任,当地公安部门有立案侦查的责任,他们不应该让这些非法收入流到房产市场。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