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7月03日 星期三 09:30 AM

这一程序实际上在被称为快速成型的技术上已经使用了几十年,这是一种专门领域:制造者先造出一个初始模型,然后以更为传统的方式批量生产。例如,设计新型飞机时常常先做一个三维模型,用于风洞测试。这一领域本身现在也被新式3D打印机所颠覆;位于科罗拉多的LGM公司为建筑师制作建筑模型,目前已经发生了戏剧性变化,公司创始人查尔斯·奥弗里告诉《纽约时报》,“我们过去要花两个月时间和十万美元来制作一个模型”,现在却只需一千美元花一个晚上的时间就能搞定。

3D打印逐渐显现的潜在能力相应揭示出批量生产的低效率之处:部件储存、这种储存所需的大量资金、材料的大量浪费,当然还有聘用大量员工的费用。3D打印的热心支持者还强调说,3D打印常常只需要批量生产所需原料的10%,更别说只需很少的能源成本。这继续加快了使制造品“非物质化”的趋势,这种趋势已经使得过去半个世纪以来全球产品总量一直维持不变,哪怕其总值增长了三倍多。

另外,批量生产对产品大小形状的标准化要求导致了“一刀切”的倾向,这不能满足许多专门化产品的需求。批量生产还要求制造设备集中化,结果还会产生将部件运送至工厂以及成品运送至遥远市场的交通费用。与此相反,3D打印有望将包含各种产品设计和蓝图的数字信息传送至广泛分布于所有相关市场的3D打印机上。

英国拉夫堡大学快速成型制造研究小组的高级讲师尼尔·霍普金森说,“如果用户能在街角上一个3D打印商店打印出他们需要的部件,那么境外转移至世界另一头的制造就远不如国内制造节约成本。我们将不再需要在全世界各地储存零部件,不需成本就能将设计储存在虚拟计算机库房里,可按需要随时随地打印出来。”

在目前的发展阶段,3D打印还集中在较小的产品上,但是随着技术稳步提高,将很快会有制造大部件和产品的专用3D打印机出现。位于洛杉矶的轮廓工艺公司已经建造了一个巨型3D打印机,用牵引拖车运送至建筑工地,仅在二十小时内就打印出了一幢完整的房子(不包括门窗)!另外,目前的3D打印机可以生产出一件至上千件产品,但是专家预测,在接下来的数年内,这些机器将能生产成千上万件一模一样的部件和产品。

有关在3D打印时代如何处理知识产权等事宜,还有许多问题有待回答。在3D打印经济中,三维设计将占有最大的价值,但是当初版权和专利法的制定并未预见到这种技术,因此需要修改,以应对新的现实。总的来说,版权法常常不保护“有用的”物品免于被复制。

虽然持怀疑论者质疑这种新技术是否会很快成熟,美国、中国和欧洲的工程技术人员却正努力工作来探索其潜力。早期假肢和其他医用器材的打印等用途现在正得到迅速发展,便宜的3D打印机已经进入了业余爱好者的市场,价格仅为一千美元。投资3D打印的欧特克公司首席执行长官卡尔·巴斯二〇〇二年说,“有些人认为它是一个利基市场,声称它不可能扩展。但这是一种趋势,而不是时尚,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些提倡更广泛拥有枪支的人也正在鼓吹3D打印枪支,以此作为规避枪支销售管制法规的一种方式。反对者则表达了担忧,认为任何这种用于犯罪的枪支都很容易被熔化掉,以防止任何执法当局将枪支用作证据。
自动化浪潮导致业务外包和机器代办,使工作从发达国家转移至新兴发展中国家,但是很快也将开始使最近才在这些低薪酬国家创造出来的就业机会流失。3D打印能够加快这种进程,最终还会使制造业重新回到发达国家。许多美国公司已经报告说,各种形式的自动化已经使公司至少将一部分原来外包给低薪酬国家的工作重新收了回来。

地球公司的出现扰乱了三种生产因素--劳动力、资本和自然资源,也帮助造成了许多人称之为资本主义危机的现象。二〇一二彭博社对世界经济首脑进行的一次全球调查发现他们中的70%认为资本主义“有麻烦”,几乎三分之一的人说资本主义需要“彻底修改规则”,虽然参加调查的美国人不像他们全球的同行那样情愿地赞同这种结论。

人们深知在组织经济活动方面,资本主义相对任何其他制度都有天然的优势,在分配资源和供需相配方面的效率高得多;在创造财富方面有效得多;更符合高层次的自由。最根本的是,资本主义通过无所不在的奖励机制给努力和创新以相应的酬报,释放了人类大量的潜能。我们这个世界试验过其他制度。导致人们在二十一世纪初几乎一致认同民主资本主义是全世界意识形态的选择。

然而全世界民众却对最近二十年一系列的市场混乱,尤其是二〇〇八年的大衰退及其徘徊不去的后遗症感到困惑,而且,世界上大多数大的经济体中的不平等现象日益增加,财富日益集中在收入阶梯顶层,这引起人们对当下正在发生作用的市场资本主义制度产生信心危机。工业国家持续不断的高失业率和就业不足,加上公共和私人债务达到异乎寻常的高度,这都减低了人们的信心,人们怀疑现在采用的经济政策配套工具是否能带来足够强大的复兴以恢复足够的活力。新兴发展中国家的生产力、就业、收入和输出正在增加,但不平等程度也在增加。当然,许多国家仍然有大量人口遭受极度贫困,权利被剥夺,世界上有超过十亿人口每日收入仍然不足二美元,几乎九亿人口仍然生活在“极端贫困”中,即每日收入低于一点二五美元。

最为重要的是,当前全球市场制度运作方式失败的表现之一是几乎完全拒绝承认任何客观因素,首先是没有考虑每天排放进大气层的九千万吨全球变暖污染。市场理论中的客观问题早就广为人知,但从不像今天这样尖锐。积极的客观因素也常常遭到忽视,导致教育、医疗和其他公共事业长期投资不足。

在许多国家,包括美国,财富日益集中在顶层1%人口手中,这也导致政治制度扭曲,限制了政府的能力,使其无法考虑可能会牺牲(至少是短时期内的)少数人的利益但有益于多数人的政策改变。政府能力瘫痪,不能采取必要的措施,这也相应削弱了公众对目前市场资本主义运行方式的信心。

随着全球经济范围内资本流动的紧耦合和日益大幅度增加,各国政府现在都感到自己受到了全球资本市场观念的挟持。有无数的例子--希腊、爱尔兰、意大利、葡萄牙和西班牙,仅举几个国家为例--可以表明各国面对的政策选择似乎受制于全球市场观念,而非出于这些国家的公民民主表达的意愿。许多人得出结论说,唯一能使人类重新影响我们经济未来状况的有效可行的政策将是基于全球共同应对全球经济现实的政策。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