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研究员 王倩阳 实习生 程白白 | 2013年07月04日 星期四 11:03 AM

在日本,所有人都听说过女体盛,但很少有人真正见过女体盛的情况下,男性杂志、实话杂志等面向男性的媒体,以及一些漫画和电影在勾起了那些不能参加这项活动的人的好奇心。大多数日本人对于女体盛的认识也是得缘于这里,而非像所有的国外人所以为的:日本人总可以在东京这样的城市中找到提供女体盛服务的店。渐渐的,女体盛在日本人的心中所代表的并非一项色情服务,而与女体盛诞生与兴盛的那个繁荣的经济高度增长期的怀念。

1983年,日本突然进入泡沫经济时期,在这一年创刊的男性杂志《GIGOLO》的创刊号的卷首就是“女体盛”特辑。虽然名为“男人的温泉街,梦幻的女体盛”的写真占据了5页的篇幅,可那是编辑部把模特装扮成了女体盛,并不是直接拍摄了真正的温泉街的女体盛。

但是,这之后迎来泡沫经济期的日本变得十分富裕,企业主导的社员团体旅行开始受冷落,温泉街等地的女体盛服务开始蒙上阴影。因为个人旅行开始受推崇,在宴会场所的闹酒狂欢逐渐沦为可耻的行为。当然,并不是说女体盛就此完全消失了。一部分的温泉街依旧持续着这种服务,另外在残留着花街余韵的日式酒家里,作为一种私密的游戏,或者说作为给高级风流人士的看的表演还持续着。只不过,60-70年代的那种负责社员旅行的干事向温泉旅馆的老板打探后,对方就给准备的现象一去不复返了。

另一方面,“女体盛”在漫画和电影中被作为一种素材发展起来。在电影《奴隶妻》(1976年)中有这样的场面,刚烤好的牛排被放在了被绳子捆绑的女子身上。对这个食物场面印象深刻的伊丹十三导演在《蒲公英》(1985年)中也呈现了女体盛的变形版。

漫画评论家吴智英如是说:“提起漫画中的女体盛,最先想到的是09年被拍成电影的《水蒸气狙击手》。于98年开始在《漫画星期天》(实业之日本社)上连载的该作品中,出现了一个名叫山岸Tomoyo的前脱衣舞女娘。她虽然已完全步入中年,但偶尔被旅馆邀请的时候画完妆就又重现往日的妖艳。对团体客提供女体盛服务,博得男性客人的欢心。该作品的原作者Hijikata忧峰一直以来都喜欢描写石井中的平民百姓。据说这个叫Tomoyo的女性嗜酒成性,能够从事对谁来说都难以忍受的职业这一点,引起了大家的热切关注。”正是这“热切关注”,说明了日本人抱有的由'女体盛'引发的对经济高度增长期的怀念。

那之后,在2000年《每周晨报》(讲谈社)连载的《工薪赌徒Mouse》情况就不一样了。这里面描写了一个不顾家庭像畜生一样工作的同时沉湎于赌博的的工薪族,而其中的女体盛是鼓舞这个工薪族的角色。就在压了全部财产准备掷色子的之前,主人公吃了'印度金枪鱼籽'的女体盛,并和她发生了关系,而他因此斗志昂扬,最终在赌博中赢了。这正是对经济高速增长期工薪族的傻劲儿的如实描写。迎来20世纪的日本人,已经不能单单把那个时期的日本、象征那个时期的女体盛当做“好时代”来看了。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