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36氪 | 2013年07月04日 星期四 14:05 PM

北美社交应用阅后即焚(Snapchat)是一款特别的社交应用。他允许用户交换图片信息,然而这些图片绝对无法保存,并转瞬即逝。该应用开发商近期已经筹集了60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这似乎是“反社交”行为逐步流行的又一例证。

不但如此,国外一款完全匿名的网络应用“低语”(Whisper)在上个月的使用次数也超过了18亿次,用户每天都会在打开这个应用程序六七次。目前这个应用的下载量已经超200万次。 

低语联合创始人迈克尔表示,“Facebook、LinkedIn这些社会平台的核心动机在于满足了用户的自我建设以及虚荣心,但恕我直言,只有真正的匿名空间才能让人们更为自由的表达自己。” 

在过去,线下的传统社交统一了虚荣和交流,而如今在线上,社交的情况发生了变化,但虚荣和交流本质似乎仍没改变。

原题:Potluck、Snapchat,以及虚荣的终结
作者:Jason Shang

虚荣并不是 Facebook 的发明,但是它给了我们用“酷”、“有趣”和“聪明”展示自己的舞台。每一个赞、转发、评论将我们的自信一点点的抬升,然后随着内啡肽的减退又慢慢低落。虚荣是人性的一部分。你可以抱怨人们的虚荣,但这恰恰是另一种形式的虚荣。或者,你干脆还是沉默是金吧。

几周前,Nathaniel Mott 撰文将 app 分为“交流工具”和“虚荣工具”。Snapchat 和 Vine 被划为“交流工具”;Facebook 和 Instagram 则属于“虚荣工具”。尽管这种分法有些绝对,从根本上说也得依用户自己而定,但在很大程度上,这种划分大致是没有问题。Snapchat 是亲密的、即时的应用,只有两个人的信息沟通,让自己尴尬的代价是非常低的。关于 Vine,我同意 Mott 的说法,相对 Instagram 的新视频工具,Vine 减少了展示的负担,更多的是纯粹的创造。

但是,没有一个应用像Josh Miller的Potluck一样,把虚荣挤压的这么干净。在 Potluck 里,没有人能看到你有多少“朋友”。也不需要认真的编辑自己的简介,展示自己多么有吸引力、多么成功。甚至头像也几乎是不存在的。

点击一个用户,首先看到的是你们的共同好友。你并不需要嫉妒别人众多的好友,因为你也是这个圈子的一员。朋友分享的话题下面展示的是一条条的评论,而不是有多少个“赞”。你需要点击才能看到下面的评论,而且数量没有统计,评论只是平实的被列在下方。如果一个链接被分享了,Potluck 会把你链接到原来的话题。在 Twitter 上,链接被一次次的分享,信息很快就过时了。在 Potluck 上,链接是这个话题的锚地,永远不会过时。Potluck 的设计思想是让人们把关注的焦点放在话题上,而不是用户上。

对于 Potluck,还无法判断其缓慢的、隐私的社交活动会发展到什么程度。自己或朋友分享的链接只有两三个评论,让人没有多小兴趣参与讨论或发布新的话题。可能我需要更多的朋友,或者我现在的朋友们都比较沉默。可能有很多有趣的话题人们正在谈论,但是如果我不能搜索,怎么样才能发现他们呢?

当然,Snapchat 证明了不能搜索,也一样大受追捧。通过满足人们对亲密性而非自恋的需求,Snapchat 已经获得了世界的认可,如果 Potluck 能给人们带来更多的亲密感,相信也有机会获得成功。

VIA: pandodaily.com 

 

本文转自国内科技媒体36氪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