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彭博 | 2013年07月04日 星期四 14:08 PM

据彭博社报道,周小川,这位二十国集团在位时间最长的央行行长,过去十年间帮助中国避开了一次金融危机,声名远扬。但随着6月份爆发一场创纪录的“钱荒”,他的是非功过尚待评说。

在中国的银行间隔夜拆息6月20日达到创纪录的11.7%之后,周小川和他的中国央行同事们让投资者、银行家和市场参与者们在黑暗中煎熬了四天,然后才发布了一份标注日期为一周之前的公告,作为对这一问题的首个表态。周小川自己也直到6月28日才开金口,重申维持市场稳定的承诺。

沟通上的鸿沟加剧了人们对央行意图的猜测,破坏了人们对这个曾经引导中国躲过亚洲和全球金融危机的监管机构的信任。在史无前例第三次获任央行行长的三个月之后,周小川现在面临的挑战是贯彻李克强政府打击投机性放贷的要求,同时避免进一步扰乱市场,防止滋生混乱。

“周小川的声望现在依然无损,但如果情况没有根本性改变,可能就难保了,”《红色资本主义:中国非凡崛起之脆弱的金融基础》一书的新加坡共同作者侯伟表示,“他们现在必须贯彻完成,大幅降低对信贷的依赖。”

中国新的领导层3月份尘埃落定,65岁的周小川受命继续担任中国央行行长,而新一届政府也着手对高于经济增速的信贷增速进行遏制。对于收紧政策防止信贷过剩的问题,美联储前主席威廉·麦克切斯尼·马丁曾有一个非常比喻:拿走聚会上的潘趣酒碗。

“白酒碗”

“这个时候拿走潘趣酒碗--或者是白酒碗--的央行决策者们很难赢得民心,”曾任美国财政部中国事务高级协调员的David Loevinger表示,“但历史往往证明他们的正确。”坚持不向市场放水,再加上免开金口,中国央行坐视隔夜同业回购利率飙升至11.7%,而一个月之前仅为3%。其后果甚至波及到巴西和韩国,导致MSCI明晟新兴市场股票指数上个月大跌6.8%。

之后,中国的钱荒得到了缓解。截至本周二,中国同业隔夜拆息已经连跌八天,周二跌0.71个百分点至3.71%,为5月份以来最低水平。上证综指上涨0.6%,在触及2009年1月以来新低之后连续第三天上涨。该指数上个月累计下跌14%。

软着陆

现任TCW Group Inc.新兴市场分析师的Loevinger表示,周小川“希望自己是一个带领中国实现软着陆的人,不愿是一个助长信贷膨胀的人。”TCW管理着1310亿美元资产。

今年前五个月,中国社会融资规模同比增长52%至9.1万亿元人民币(1.5万亿美元)。

上月出版的《中国人民银行的崛起》一书共同作者Feng Hui认为,钱荒出现的部分原因是,决策者担心货币供应和影子银行的扩张可能引发潜在的金融和经济危机。

根据《第一财经日报》7月1日刊登的报道,周小川接受采访时表示本轮流动性紧张事件提示银行需要对自己的资产业务作出调整。《华尔街日报》周二援引中国央行6月19日内部会议纪要报道称,在6月份前10天,中国银行业新增贷款1万亿元人民币,令央行感到非常担忧。

缺乏自主权

彭博记者向中国央行发去传真,就本次流动性紧张事件中该行的沟通、周小川的角色问题提问,但未有回答。中国央行并不如美联储等外国央行拥有自主权,这意味着重大决策需要比周小川更高级别的官员拍板。

“你现在这么做,让他们吃点苦头,这样今后你能更有力地推进,”原世界银行中国业务局局长黄育川表示,“作为整个大计划的一部分,后续必须要有更好的改革措施。”

作为二十国集团执掌时间最长的央行行长,周小川去年11月份未入选中共中央委员会,因此他连任央行行长颇为令人意外。

在他执掌期间,中国取消了实施十年之久的盯住汇率制,扩大了债券市场,让银行拥有更大的设定贷款与存款利率的自由。

直白方式

“他跟国际同行打交道,给大家留下的印象是可靠、可信、理智、精确,我甚至认为他很直白。”曾任美联储国际金融事务主管、现任花旗集团全球国际经济主管Nathan Sheets表示。

这些印象中,有些可能要打个问号了。摩根大通驻香港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朱海斌在上周的一份报告中称,央行此次钱荒中的行动存在信誉风险,因为“恐慌心态显然超过了中国央行的预期。”

房地产行业即为前车之鉴。政府今年的房地产调控政策未能阻止房价上涨。高纬环球预计,购物中心建设热潮可能在明年导致一些不太富裕的城市零售地产空置率从今年第一季度最低6.8%飙升到30%以上。

“任何想要控制信贷热潮的努力都将导致投资增长放缓,”进而对GDP产生“显著影响”,Silvercrest Asset Management Group LLC驻纽约的首席策略师Patrick Chovanec表示,“这将导致债务违约。他们愿意接受企业、投资平台或银行倒闭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