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见习编辑 刘静 | 2013年07月04日 星期四 16:25 PM

据英国媒体报道,北京时间4日凌晨3时,埃及军方宣布罢免总统穆尔西,军方首脑在电视上发表公开讲话,宣布暂停宪法。埃及军方首脑阿卜杜・法塔赫・阿西西将军电视讲话说,大法官将在过渡时期接管权力,准备新的总统和议会大选。

报道认为,埃及军方迄今仍大权在握,且在社会经济生活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

2012年8月,埃及总统穆尔西从武装力量最高委员会手中接过行政和立法权,但处于国家权力之巅的仍是军队。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所研究员殷罡先生分析说,埃及处于政治过渡时期,军方在维护埃及稳定中发挥着特殊的功能。

各派力量若妥协 局势不至失控

“现在埃及需要重新修订宪法,进行议会和总统大选。埃及政治局势由于受到穆斯林兄弟会,以及军方为首的世俗派的影响,形式比较复杂。”殷罡进一步解释说,“另外,穆尔西在职时曾作出一些违宪行为,比如去年11月他撤掉总检察长。”

时任总检察长马哈茂德是由穆巴拉克任命。有中国媒体报道称,穆尔西宣布解除马哈茂德的职务,让其出任梵蒂冈大使,是想对穆巴拉在职时任命的高官进行清算。特别是穆尔西本人承诺过,2011年开罗广场上受难挨打的青年的血不会白流,要为他们伸张正义,要追究穆巴拉克时期24个高级官员的责任。

殷罡认为,根据1971年埃及全民公决的宪法,总检察长是由总统提名,议会批准的。除非本人死亡或主动辞职,否则是不能解除职务的。这与美国大法官的职位是一样的。穆尔西没有权利撤掉马哈茂德的总检察长职务。

“依目前的形势,各派势力尤其是军方力量,若能沿用之前的政策,不采取过激措施,保持理智,达成妥协,重新进行议会和总统选举,应该不会出现失控的局面。”殷罡告诉IBTimes中文网。

对于埃及优先选择政治改革而非经济改革这一做法,殷罡认为,各个国家的国情不同,其选择的改革发展路线也不同。阿拉伯国家受其政治体制和宗教因素的影响较大,尤其是埃及,加之其独特的地理位置,人口多,就业集中,经济转型较困难。

埃及政治转型结构性困境

同不少发展中国家相似,埃及政治民主化历程可为是一波三折。2011年11月,埃及民众因不满执政的军方最高委员会将政权移交速度牛步化,再度走上街头,要求军方将政权移交给文人政府。此后,发生冲突,多名民众死亡及受伤,新冲突逐渐蔓延到埃及全国各地。

11月24日,军方迫于民众强大的压力,表达歉意,表示之后的国会大选及总统选举都会如期举行。

11月28日至2012年1月11日,埃及分成三个阶段进行了人民议会的选举工作,结果自由与正义党领导的埃及民主联盟获得498席中的235席,成为议会的第一大党派,极端保守的Al-Nour Party获得107席为第二大党,获得38席的New Wafd Party是第三大党。

2012年5月23日至24日,埃及举行总统大选,13名候选人角逐总统宝座,5000多万民众有资格投票。这是穆巴拉克倒台后埃及首次总统大选,对其他阿拉伯国家政治转型有示范意义,受到广泛关注。

中国政法大学国际问题学者林海虹曾分析指出,这次大选是埃及实现政治制度化的重要举措,它对埃及实现政治转型“软着陆”至关重要。但是,政治变迁是个漫长过程,埃及未来面临的结构性困境远比想象的严峻。

她认为,埃及的政治民主化主要面临两大挑战。第一个挑战,是如何解决政治诉求与经济诉求相背离的问题。

民众反抗穆巴拉克统治,包含多重诉求。一是谋求政治民主,消除过去威权政体存在的“一言堂”和终身制等积弊;二是实现经济民主,消除贫富分化,实现民众经济社会地位平等。政治选举终归是少数人的游戏,对多数人来说,改善民生才是王道。经济民主是埃及当前主要矛盾,政治民主是次要矛盾。据皮尤的一项调查显示,81%的埃及人将“改善经济”作为未来最重要议题。

当前,有些人把埃及民众诉求简化为“民主与专制”问题,并有把实行“民主”作为万能灵药的态势。然而,在特定背景下,政治诉求和经济诉求很可能“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如要实现经济和社会地位平等,就需要强力打破现行阶级特权,这往往只有在强人统治和高度集权下才做得到;如要实行宪政民主,则要默认现行政治经济秩序的合理性和合法性。当前,埃及政治改革优先的转型路径,使实现经济社会地位平等的任务变得更加困难。如何在宪政民主条件下真正改善民生,成为埃及政府近乎不可能的任务。

第二个挑战,林海虹认为,是如何保证民主质量,避免出现“低质民主”的问题。

“好的民主”是好东西。“坏的民主”和“低质民主”则会使国家偏离正常航向,导致政治衰朽乃至国家衰落,这种情况在第三世界国家比比皆是。实行“好民主”需要满足若干指标。当前埃及经济落后,贫富分化严重,在此种情况下推进民主化进程,很容易导致“政治极化”:当权者要么是走民粹路线,用有限财富重点补贴穷人,但这可能损害、剥夺少数富人权益,从而引发富人阶层反抗;要么是金钱主宰政治,使民主化成为更好服务富人阶级的寡头统治,而这又很难被中下层民众接受。不管出现哪种结果,都可能导致政局陷入新的动荡,乃至像当年法国大革命那样,以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开头,最终却以拿破仑军人独裁收场。不少埃及媒体和学者就预言,埃及存在爆发“二次革命”的可能性。

因此,林海虹指出,埃及总统大选仅仅是政治民主化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埃及人民只有花费更多政治智慧和艰苦努力,克服种种障碍,才能一路走好,为其他阿拉伯国家政治转型起到好的表率作用。能否如此,需要时间检验。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