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凤凰博报 邱林 | 2013年07月04日 星期四 17:42 PM

楼继伟就任财政部部长已近4个月,政府决策层何时任命中投公司董事长又一次撩拨了众多国人的神经。对于目前的决策层而言,要为中国巨额外汇储备寻找合适的操盘手,以破解当前的外储困局,实在是不容易。

在一个有“官本位”传统的国家,中国高官的任免去留向来是国家政治生活中极为敏感的话题。不要说中投董事长这样的正部级官员,即便是七品县官,芝麻绿豆大的处长、科长,任免也常常要到最后一刻才能水落石出。对于人事安排来说,是唯恐利益难以协调,牵一发而动全局。

4个月来,尽管国内外媒体披露了一些中投董事长的可能人选,如上海市常务副市长屠光绍、央行副行长兼外管局局长易纲、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工商银行董事长姜建清,以及中投公司现任副董事长高西庆如。6月28日,又有消息称,国务院副秘书长丁学东将接掌中投。但至今中投董事长接任人选始终未有公布。

现在,政府决策层物色中投新董事长的确成为一个难题。符合中投“掌门人”条件的不想接手,想接手的不符合条件。

那些被列入中投“掌门人”的高官,之所以不愿接受这一安排,也许担心中投账目上的投资可能存在某些不妙的意外,害怕自己担任“掌门人”后,将为中投投资回报率低或投资亏损而背上黑锅。

中投现在很大的问题是没有人愿意为最终的投资负责。中投董事长的候选人们担心,中投账目可能存在着一定的风险,接手中投会让他们被动。当然,决策层在中投董事长人选上迟疑,可能并非单纯因为候选人的个人意愿,已经发生剧烈变化的客观环境或许才是中投董事长“难产”的真正原因。

由于中投身份特殊,中投副董事长高西庆一番话道出了真谛:“中投的职责是实现国家外汇资金的保值增值,就是要赚钱。否则就是失职。”说白了,中投董事长这个职位,担负的责任重大。同时,这个职位的确定也需要决策层的认可。

虽然管理中投这样的大型国企,确实是难度很大。但难度再大,政府高层也要选择合适的人选尽快上任,让其走上正轨。老是拖也不一个办法。如果决策层连中投董事长的任命都难以达成共识,对于更艰难的改革问题就会出现更严重的来回拉锯战。

我们经常说,要有国际视角,现在不少中国公司都已经国际化了。例如联想集团的管理层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来自其他国家和地区。如果国内无法找到中投董事长的合适人选,那么,决策层何不把目光投向国外、投向全球。

事实上,中投面向全球选拔人才并非第一次。

2010年7月,中投就面向全球招聘共涉及64个岗位,中投当时招聘的职位几乎均是“具有海外工作或学习经验者优先”,经理级别的一般要6至8年以上的工作经验。当年,中投还聘请了香港金融管理局前总裁任志刚,摩根士丹利董事长、前首席执行官麦克为中投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

不拘一格选人才已成为许多国家金融界、投资界的一种惯例。

7月1日上任的英国央行行长卡尼曾经是加拿大央行前行长,他因此成为英国央行319年历史上第一任外籍行长。英国政府之所以选择卡尼,是希望他执掌英国央行后能尽快进行自身改革,改掉该机构太过古板、层级过于森严的现状,让英国央行摆脱当前面临的困境。

在寻找中投新掌门时,决策层是否也能像英国央行那样考虑引进外脑,面向国际招徕人才。

中投自成立以来,遭遇不少挫折,导致许多投资失败。要改变这样的局面,就迫切需要引起先进管理制度和经验,迫切需要选拔具有国际背景的国际大牌的投资家,来驾驭中投这艘航空母舰。否则,中投仍会在国内外项目投资中走进死胡同。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