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来源:经济观察报 | 2013年07月06日 星期六 10:40 AM

“鄂尔多斯不至于发不出工资,过日子还是没问题的。”面对鄂尔多斯没钱了的质疑,鄂尔多斯市经信委副主任王利民这样告诉记者。截至6月30日,鄂尔多斯市地方财政总收入完成411.8亿元,2013年任务达到过半。

在2013年鄂尔多斯市人代会上,今年的财政收入增长目标被定为6%,这样的数字颇令外界惊讶。在鄂尔多斯近10年的发展历史上,个位数的增长目标还是首次出现。毗邻的陕西省榆林市,还将增长目标设定为两位数。

而在过去5年间,鄂尔多斯市的财政收入,甚至每年以30%-40%的速率在递增,鄂尔多斯也因此迅速崛起成为中国最富有的城市。但这一增长势头在2012年戛然而止--2012年该市的财政收入最终定格为820亿元,同比只增长3%。按照既定的增长目标,这一数字应该突破1000亿元。很显然,2012年遭遇的颓势将在今年得以延续,这使得鄂尔多斯不得不勒紧裤腰带过上紧日子。

市长带队卖煤

坏消息首先来自鄂尔多斯的支柱产业煤炭业。今年1到6月份,鄂尔多斯市销售煤炭2.7亿吨,比去年同期下滑了2320万吨。降低的不只是销量,还有价格。上半年鄂尔多斯的煤炭,平均只卖到了282元/吨,去年同期煤炭坑口价至少在500元/吨以上。

上一周,秦皇岛海运煤炭价格指数继续下跌。王利民算了一笔账,煤炭价格每降100元,煤炭企业利润大致降65元左右,而作为地方税的营业税和所得税,就少收35元。而煤炭产业贡献鄂尔多斯市财政收入约44%的份额。

6月18日,鄂尔多斯市召开了第二届煤炭产运需恳谈会。这样的恳谈会议,在2012年下半年已经开过一次,鄂尔多斯市政府将全国的电力企业、煤炭批发商、港口、运输单位请过来,目的只有一个,多销售鄂尔多斯的煤炭。

恳谈会上,市长廉素言辞恳切,希望煤炭产运需各方深化合作,共克时艰,建立稳定和长远的合作关系。一个月前,鄂尔多斯市副市长赵文亮则率领鄂尔多斯市煤炭局和一些企业,依次拜访了华电、华能、国电、大唐、中电投5大电力企业。

鄂尔多斯煤炭局办公室主任高凌云,随同市长拜访了上述五大电力企业。“大家都还是很给面子。”高凌云说,有的企业是副总出面接待,有的则是董事长出面接待。市场需求不振,只能希望这些企业在同等的条件下,多用鄂尔多斯的煤。

恳谈会后,鄂尔多斯市的煤企新增了2580万吨的煤炭购销合同。高凌云欣慰地说,这是实实在在的数字。这样,全年的购销合同量达到了2.1亿吨,再加上相对固定的零售市场,起码和去年差不多了。

而为了靠近消费市场,鄂尔多斯市也放下了内蒙古老大的身段,主动和邻近的乌兰察布市合作,通过呼和浩特铁路局,将大量存煤运输到了内蒙古与河北交界处的乌兰察布市综合物流园区。这里靠近京津冀等煤炭消费市场,在外销上无疑增加了便利性。

不过,高凌云担忧的是,即便煤炭销量能保持2012年的销量,过低的煤价仍然让很多企业处于亏损边缘。上半年,一些企业已经出现了倒挂,煤价抵不上开采成本。根据鄂尔多斯市煤炭局的统计数据,因市场原因停产的煤矿有51座,约占全市的16.5%。

为应对煤矿停工潮,鄂尔多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开始对煤炭企业减负,实行临时性的减免税费政策。原本政策实行期限是2012年年底,但如今被迫延续到了今年年底,届时,还要依情况再决定是否延续减税政策。

然而减负效果并不明显,因为最大头的费用即安监部门收取的吨煤3元的费用依旧维持收缴,其余减免的诸如国土部门征收的水土流失费、教育部门的教育费、附加等费用加起来总共不过吨煤2元左右。

因为微利,一些煤矿被迫停产。这对于财税收入依赖于煤炭企业的政府来说,将面临无税减少的尴尬境地。6月30日,鄂尔多斯遭遇了罕见的大雨,众多煤矿遭遇了灌水。准格尔旗国土局的工作人员来到各个煤矿考察,嘱咐企业尽快抽水恢复生产。

向央企要蛋糕

缺钱的鄂尔多斯开始打起了央企的主意。在最近的鄂尔多斯全市财税工作会议上,鄂尔多斯市市长廉素指出,要深挖潜力、强化征管,千方百计增加收入。其中就提及要积极做好央企、总部在外地企业的属地注册和纳税工作。

以往,在鄂尔多斯的央企,税收均上缴到总部所在地,总部所在地多为北京。而作为资源开发地的鄂尔多斯,则一直为流失的税源忿忿不平。从去年开始,鄂尔多斯便加快了与这些央企的协商谈判,争取将税收留在鄂尔多斯。

方法就是要求这些央企把在鄂尔多斯的分公司变为子公司,设立独立的法人机构,即便不设立法人公司,也要通过谈判,切分税收蛋糕,留下一部分给当地。

中国最大的煤炭企业--神华集团,在鄂尔多斯并没有子公司,但煤炭产量,则占到了鄂尔多斯煤炭产量的30%左右。好在通过多年的谈判,如今已经取得进展,一定比例的税收留在了当地。

体量庞大的煤炭物流企业,也是鄂尔多斯开辟税源的重点行业。从去年开始,鄂尔多斯成立了国有的煤炭物流集团,冀望整合众多物流企业,这促使做着鄂尔多斯煤炭生意的物流企业,都在本地设立公司。

今年,呼和浩特铁路局旗下的铁路物流公司,在当地注册实现了属地化。但面对数量庞大的汽车运输队伍,这项新政在推行中也并不顺利。鄂尔多斯市煤炭局办公室主任高凌云表示,因为现在是买方市场,来运输煤炭的车辆本来锐减,以往出台的优惠政策,目前看起来,吸引力不够;而另一方面,对于已经形成成熟运销网络和稳定客户关系的大型煤炭企业来说,将这些资源拱手让人,当然也无法轻易点头。

除了紧盯煤炭央企以及相关产业链企业,鄂尔多斯的天然气储量很大,目前的开采规模达到了年产200亿立方米。近几年,中石油旗下的长庆油田,在鄂尔多斯境内的开采面积已经十分可观,但至今没有一家独立的子公司。

在鄂尔多斯钻井开采,但本地只能得到一些资源税,这显然是当地政府不愿意看到的。而6月份,中石油长庆油田号5-15-27AH苏气井污水直接排入额日克淖尔湖,导致当地数百牲畜暴死,也引发国内关注。

不过这样的谈判并不容易。鄂尔多斯市经信委副主任王利民表示,涉及天然气的分税,正在着力谈判,但很难谈下来。

其他的,诸如各大银行和电信公司设在鄂尔多斯的分支机构,也同样存在这样的问题。这些公司大多数在省会城市结算,不过,作为较大的城市,设立子公司并非没有先例,而鄂尔多斯作为内蒙古经济体量最大的地区,也一直在争取让这些机构设立子公司。“能拿到多少算多少。”王利民说,股份制商业银行尚且容易接触,但四大银行的谈判难度,则很大。

开源节流

要过紧日子的鄂尔多斯市,要想稳定财政收入,无非是一方面开源,一方面节流。

今年,鄂尔多斯市市长在财税工作会议上强调,原则上不举办大型庆典、演出、节会、论坛等活动。以往,鄂尔多斯几乎每年都有与国家部委合办或自主主办的大型赛会和节庆,诸如那达慕大会、汽车拉力赛等;今年,除了参与内蒙古的香港经贸周以及为了促进煤炭销售而召开的产运需恳谈会之外,再没有什么大型的活动。

而鄂尔多斯市本级财政的三公经费支出,则大抵砍掉了一半儿。经信委的三公经费,缩减了60%多。王利民说,这一方面是中央的政策使然,一方面,也是鄂尔多斯要下决心过紧日子了。

好在,过日子还是够的,除了民生投入,一些新建项目的投资肯定要大大压缩,而剩下来的钱,还要逐步偿还政府性债务。

近几年,鄂尔多斯的城市建设规模体量庞大,几乎每个部门都有几个公益或基建项目。王利民说,就拿绿化来讲,就是很大一块投入。这些项目均是逐年拨付资金,随着收入锐减,各部门的预算支出也锐减,逐步形成了政府债务。

日前,鄂尔多斯市政府召开会议,市长廉素强调要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确保全面完成政府债务化解任务,特别是政府投资项目拖欠的工程款,要按照计划进行偿还。

在鄂尔多斯财政局一份《鄂尔多斯财政运行情况》中显示,从8月1日起,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试行“营改增”等结构性减税政策,中央和内蒙古再停征63项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

这一系列政策,也将导致财政增收压力加大,而落实民生政策、化解政府性债务、推动产业升级所需资金,已远远超过鄂尔多斯市的地方财力,财政收支矛盾更加凸显。

一方面节省开支,一方面偿还债务,鄂尔多斯令人羡慕的地方财政风光不再。过紧日子,或将成为未来三五年的常态。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