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和讯网 | 2013年07月07日 星期日 10:05 AM

据和讯网7月6日消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所长张承惠,在2013(第五届)中国银行业分行长论坛会上指出,中国目前正处在一个经济转型的重要时期。在这个时期里,恐怕会不可避免的出现一些摩擦和矛盾,而且在某些时点上这种摩擦和矛盾也许还会比较激烈。比如前段时间的钱荒可能是金融界的一次中小型地震,它预示着中国金融界将进入地震的活跃期,对商业银行提出了挑战。

在金融体系里面,潜在风险比较大。包括实体经济的杠杆率在上升,包括一些资金没有进入实体经济领域,在金融领域中空转,还有银行间市场票据市场最近资金在体系外、在监管部门序列外、在表外运转现象比较突出,表外业务、理财业务等潜在风险比较大。

针对互联网金融,张承惠认为,在监管部门视野之外的民间P2P恐怕是未来的发展方向,未来它和整个互联网金融在一起有可能构成一种新型金融业态,对传统商业银行构成新的挑战和压力。

附发言实录:

张承惠:各位嘉宾大家早上好!很高兴参加2013年转型提升中国银行业分行行长论坛,我觉得这个论坛的题目选得特别好,因为我们不仅当前中国经济、政府转型提升的关键阶段,对银行业和整个金融业来说也正处在一个转型和提升的关键阶段。

我今天主要想没有时间准备PPT了,我和各位交流两方面的问题,一是当前中国经济发展阶段遇到的现实矛盾问题,以及对银行业所带来的挑战和压力;二是谈一下银行业怎么来加快推进自己的转型,这个转型不仅仅是银行业自身的事情,恐怕是一个包括监管部门、包括我们的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包括其他方方面面,甚至和实体经济密切相关的这么一个系统性的工程。

第一个问题,中国目前正处在一个经济转型的重要时期。在这个时期里,恐怕会不可避免的出现一些摩擦和矛盾,而且在某些时点上这种摩擦和矛盾也许还会比较激烈。比如前段时间的钱荒可能是金融界的一次中小型地震,它预示着中国金融界将进入地震的活跃期。对商业银行提出了挑战。

目前中国宏观经济正在处在由高速增长阶段向低速增长阶段转换的时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两年前做过分析,认为中国两位数以上的经济增速不可持续,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已经在下降,未来的经济增长动力出现了企稳、动力不足的开始。

发展中心课题组就预计中国未来在十二五期间经济下降到7、8左右,十三五期间将到6、7左右。当中国进入相对成熟的市场化程度比较高的情况下,未来经济增速还会降低,这是已经被国际经验证明的。我国政府现在正处在第一个台阶上,由两位数的高速增长向低于两位数的增速的台阶上,这个台阶如果各方面的问题处理比较好的话,7、8的增速还是比较可行的,但如果遇到一些不可预计、或者说由于宏观政策处理不当,对一些突发问题应对不当,也有可能使经济增速下到一个更低一点的水平上。

最近我们发展中心举行了上半年中国经济形势的调研活动,分了几个大片,由中心主任和副主任带队到各个大片去调研。上个月底我们做了汇总,从调研情况来看目前各个省市和地区的情况来看,今年经济增速普遍比去年回落,这是一个大范围、大面积的现象。很多地方到了今年年中都感到年初经济增长目标定得偏高了,原来在年初还比较有信心,但经过上半年运行之后,感觉要达到年初的目标压力是非常大的。我们有的城市参与GDP核算的20多个指标中绝大部分出现了增速回落,甚至有的出现了负增长。这个情况应该说是一个普遍现象。

反应到实体经济是一些行业经营状况比较困难,有一些企业盈利的空间大幅度收缩。还有的问题是说实体经济的负债率现在已经达到了一个比较高的水平。从政府层面来说今年上半年财政收入大幅度下滑,虽然比中央财政收入接近零增长要好很多,但和过去历年相比,财政收入都有大幅度下滑。另一方面财政支出是刚性的,所以对所有地方政府来说财政状况都是不乐观的。财政状况不乐观,影响到我们地方政府正在进行城镇化过程中基础设施建设中,大量的融资平台都面临很大困难,融资能力不足,风险在加大。

对地方政府来说,现在中国经济真正特别需要钱的就是两块:一块是房地产,因为它有房价上涨预期;第二块就是融资平台。制造业这块相当多的行业由于企业家、由于对市场前景看不清楚,投资的动力不足。在今年一到五月份贷款增长情况来看,我们也可以看到企业和实业界的代表增量是出现了大幅度下滑,相反居民贷款了解和房地产相关的贷款出现了比较大的上升。

这是反映在实体经济中的一个非常现实的情况,这种困难逐渐凸显还会延续一段时间,目前我们还看不到经济增长强有力的动力在哪里。比如说出口,虽然美国经济好转,欧洲经济基本见底,日本由于安倍经济学使得他们的经济出现了比较快速的复苏,但总体来说我们的经济不可能恢复到2008年以前的状况,因为世界经济的复苏都是一种弱势的、疲弱的情况。从投资来看,投资虽然说地方政府固定资产和基础设施投资有很大的需求量,但是涉及到资金供给,这块的投资能力增长有限。制造业实业的投资,企业家投资信心不足,今年1到5月份数字来看,制造业投资增速是回落的。还有消费的情况今年上半年也是回落的,在很多地区消费出现了大幅度回落,有几个因素:一是刺激消费政策到期,刺激消费政策在过去几年透支了一些消费能力,所以即便再出台一些刺激消费政策,如果力度不大的话,也是有限的,何况中央现在还没有意思出台这样的政策。国八条的影响也是很大的,有的地方说四星级以上宾馆今年营业额下降了20-50%,这也进一步影响到住宿、旅游行业,旅游行业在很大程度上受前段时间禽流感的影响。下半年禽流感的因素是没有了,但国八条的因素还在,刺激消费过度透支、没有新的政策出来,这些因素都还在,所以,下半年预计消费也不会有很快的增长。这是从宏观经济层面来看,我们还是面临了比较大的压力。

二是潜在的金融风险还在增加。尽管现在大银行指标都非常好看,我们的五大行都是国际上占有相当分量的银行,盈利能力、不良资产的比例、资本充足率这样一些指标看起来都是非常好看的。但我感觉在金融体系里面,潜在风险比较大。包括实体经济的杠杆率在上升,包括一些资金没有进入实体经济领域,在金融领域中空转,还有我们的银行间市场票据市场最近资金在体系外,在监管部门序列外、在表外运转现象比较突出。我们金融研究所也有研究人员对影子银行做了深入的研究,研究结论是现在我们的表外业务、理财业务等潜在风险是比较大的。潜在金融风险比较大,怎么应对?对我们整个宏观调控部门、金融监管部门和金融业本身都是很大的挑战。

三是对经济转型自身经济结构的变化,对商业银行来说也有非常长远的影响。未来五到十年内,中国经济结构会发生比较大的调整。可能有几个重点。

1、由过去比较依靠资源的投入,更多的转向提升效率。资源投入已经接近尽头,没有更多的资源可供我们用粗放的经济发展方式来不断的消耗。

2、从工业结构来说,更多要由重资产型的工业结构向轻资产型的工业结构转换。过去改革开放,包括从解放建国以来,中国一直发展的是重化工业,它有非常大的好处是具有规模效益,而且便于政府管理,一次性做项目投入,产生的效益也非常可观。未来这种依托重化工业来发展经济的做法这条路已经走到尽头,我们不再发展重化工业,它自身也面临了提高效率的问题。另一方面要更多从积极发展服务业、发展高新技术企业来入手。过去我们比较注重发展规模经济,今后要更多的注重发展范围经济。什么是范围经济?就是依靠客观对象面的扩大来获取效益,规模经济是靠一个项目的规模扩大,我们的一个钢铁厂动辄投资几十亿、上百亿,甚至更多,它一个项目集中了高强度的投入,未来我们的制造业可能会转向和客户对象面积大范围,向越来越多的客户对象提供定制服务。客户对象数量增加但需求是不一样的,所以整个制造业的流程、生产线、研发体制都要随之发生重大变化。我们要从过去更多的引进先进技术转向自主创新。从更多的依靠工业来拉动经济,恐怕要更多的依靠一、二、三、四产业协调拉动经济;要从更多依靠城市发展转向更多依靠城乡统筹区域协调发展,我们要从经济结构、产业结构、制造业自身结构都要发生很大的变化。在这种情况下对商业银行提出了很大的挑战。

商业银行过去更多习惯于做大项目、大客户、成本低、效益高、风险小。未来随着经济结构的轻型化和由规模经济转向范围经济,商业银行怎么适应这种经济结构的变化,这是一个很大的中长期命题。对商业银行来说,更加现实的挑战反映在两个方面。

一是怎样从过去注重规模扩张式发展转向注重质量、注重效益的发展。大家都知道,银行已经膨胀到一个惊人的地步,在人民银行会议上工商银行同志也说到,我们现在的信贷规模9.4万亿,比世界第一位的做信贷最大的汇丰银行还多2万多亿,我们在过去几十年注重规模发展的带来的结果,我们商业银行规模极度膨胀,膨胀到我个人认为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我们管理能力的水平。最近看到一个例子,是某个地方的银行员工压力太大,这是一个很小的事件,反映了压存款、压业绩的这种做法已经难以持续,不断的要增加存款规模、贷款规模,但这是有边界的。这种发展方式已经到了尽头,我曾经遇到好几位银行的工作人员,我们平常都是不认识的,是偶尔的场合碰到聊天说起来的,我说我现在真后悔,到银行是进错行了。但银行在全社会都是非常好的职业,银行职员收入很高,但很多人压力太大,这和我们过去重规模扩张是有关系的。怎样由这种重规模扩张转向重效率、重质量的增长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二是互联网金融。我们去年也调研了P2P的公司,也考察了国外P2P金融发展的情况。我们觉得在监管部门视野之外的民间P2P恐怕是未来的发展方向,未来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它和整个互联网金融在一起构成一种新型金融业态,对传统商业银行构成新的挑战和压力。

第二个问题,我简单讲一下我对商业银行怎么来转型的一点非常粗浅的看法。

中国现在处在经济转型的大背景下,商业银行怎么为经济转型提供支持?这是很大的市场需求,也是很大的挑战,因为需要不同的金融方式和金融理念,恐怕也需要一些金融创新。比如在美国,处在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时刻,它大量的兼并重组都在产生。兼并重组一定需要巨额资金支持,一方面兼并重组类型的贷款的创新;还有我们的企业再用的收购,在美国是非常有效的,管理层的收购,把现在很多僵尸企业低价收购过来,变成一个好企业,在资本市场上高价卖出,这是国外通俗的做法,对转型升级很有作用。

还有在企业创新上商业银行能够提供什么样的支持和服务,这里面的空间也是很大的。

还有城镇化的问题,中国城镇化的空间还是挺大的。我最近考虑未来城镇化的空间可能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中大型城市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去过很多城市,包括省会城市,在欧洲大约100万人口的城市就是规模相当大的,对周边资源具有吸附能力的城市了。但中国不行,中国要到五、六百万。现在我国五、六百万人口城市还是不多的,尤其是一些省会城市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但我不主张发展一千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这会有很多的问题,城市病会更加突出。二是新型的新农村建设,这在成都和有些地方我们都去看过做的还是很好的,这块也是需要金融服务支持的。

同时,对商业银行要调整组织架构,提升管理效率。我们现在商业银行多少层,总行、总分行、支行...到下面的营业部很多层次。我想总行能够管理到这些基层吗?层级太多了,虽然我们现在有信息技术,但恐怕管理还是有问题的。

现在很多银行都是事业部和总分行并行架构,但和国外比较成熟的事业部制度相比,我们现在的双轨制制度还是有一些缺陷的。 时间关系我不能展开,但我觉得调整组织架构,提升管理水平是商业银行面临的一个问题。

对商业银行从宏观上要创造良好的金融环境,包括给商业银行更多的灵活度和弹性。在坏账核销方面政府要给予更好的支持,监管部门对商业银行不良率的反弹应该有一定的容忍度。这是宏观方面第一点要做的。对商业银行恐怕要强调对市场的刚性约束,对同业市场、票据市场一些不大正常和不合规的行为也要进行约束。三是牵扯到中长期的改革,我认为有必要通过改进商业银行的股权结构来优化商业银行的股权制度,国有股怎样逐渐降低在大银行中的占比,怎样改善公司治理,这是更大的课题。这里不展开了。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