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共识网 | 2013年07月09日 星期二 13:20 PM

货币和其他商品一样,有个使用效率问题。这好比是汽车的效率,行驶同样的距离,耗油大的汽车要比省油的汽车消耗更多的燃油。货币也是如此,生产同样多的财富,货币使用效率低的经济体所需要的货币供给量就要比货币使用效率高的经济体大得多。

中国1990年末的货币存量(M2)为15293亿元,到2012年末增加到974149亿元,增长了62.7倍;而这22年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由18668亿元增加到519322亿元,增长了26.8倍。1990年到2012年,中国M2增幅是GDP增幅的2.3倍。

美国1990年末的M2存量为32727亿美元,到2012年末增加到104090亿美元,增长了2.2倍;这22年期间GDP由58005亿美元增加到156848亿美元,增长了1.7倍。1990年到2012年,美国M2增幅是GDP增幅的1.3倍。

通过对比可知,中国货币供给量的增幅远远超过了GDP的增速,而美国的货币供给量增幅只略高于GDP的增速,所以,在过去22年间,中国的物价涨幅要远远高于美国的物价涨幅。如果把中国和美国1990年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定为基期值100,到2012年,中国的CPI为268,增长了168%;美国的CPI为166,增长了66%。1990年到2012年,中国CPI的增幅是美国的2.5倍。

我们接着分析货币流通速度(velocity of money),即GDP与M2的比值,它是一年中每单位货币为创造GDP所使用的次数,也就是货币使用效率。1990年,中国的货币流通速度为1.22,到2012年降至0.53,降幅为56.3%。换言之,我们现在每产出100元的GDP,就要投入189元的货币。1990年到2012年,美国的货币流通速度由1.77降到1.51,降幅仅为15%。也就是说,美国现在每产出100美元的GDP,只需要投入66美元的货币。数据分析显示,中国的货币使用效率较低,我们虽然向市场供给了大量货币,但并没有创造出相应的GDP来。

在电子货币被广泛使用的今天,货币的流通速度本应加快。举个例子,假如你在京东商城购买一部价格为2000元的手机,你在网上转账支付这2000元,这笔手机款瞬间就到了京东商城账户,京东商城马上就可以用这笔钱网上转账支付手机厂家的货款。同样,手机厂家的账户上瞬间就收到了这笔货款,它马上就可以用这笔钱付原材料货款,或支付工人的工资等。如果没有电子货币,你手里需要有2000元,京东商城手里需要有2000元,手机厂家手里需要有2000元,完成这一系列的交易可能需要数万元。可现在为什么有了电子货币,货币的流通速度反而变慢了呢?是不是有些钱躺在银行睡大觉?

货币不会睡大觉,它机警得很,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哪里有赚钱的机会,它就往哪里钻。目前,中国市场上的人民币一部分是走在正路上,即用在生产领域,在辛辛苦苦地创造GDP,如农业、工业、交通运输业等;还有一部分人民币是走在邪路上,即用在投机炒作上,如炒股、炒房、炒黄金等。投机领域占用了大量货币,却不会创造出一分钱的GDP来。这就是问题之所在,不是货币供给不足,而是市场上投机成分太大,很多钱被投机炒作行为占用了,这些钱在“空转”,不会创造出一丝一毫的财富来。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在接受采访时指出,“其实,中国市场上根本不缺钱,只是钱不愿意流向实体经济。因此一旦出现刺激经济的需要,就要增加银行的新增贷款以及拓宽直接融资渠道来解决问题,从而造成货币供应量越来越大。”如果不遏制投机炒作行为,央行向市场投入再多的货币也很难在生产领域流通,因为生产领域的钱不好赚,不像炒房,拿100亿元炒房,倒腾几年就能翻数倍。

笔者过去的文章已经论述,银行就是靠坐吃利差来生存。因此,钱对银行来说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如果你去采访银行高管,他们绝大多数是说资金紧张,要求央行加大货币投放,释放流动性,也就是让央行购买债券和商业票据,调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好通过货币创造理论创造出更多的货币来,让银行赚取更多的利润,这样,银行高管们就可以领到天价薪酬和奖金。

此外,货币使用效率低与政府过度举债也有一定的关系,因为从普遍意义上讲,政府的投资效率远不及市场效率。由于缺乏市场竞争与遴选,政府投资较容易失误,很多钱投进了“无底洞”。目前,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债务余额大约为30万亿元,不少地方政府财政吃紧,为避免债务违约,只有“拆东墙补西墙”,债务包袱越背越大,这就意味着很多货币不能被实体经济这个财富创造的主力军所使用,从而导致货币使用效率低下。

综上所述,中国的货币供给早已超量。我们的GDP只有美国的二分之一,可我们的货币供给量却是美国的1.5倍,我们的货币使用效率还不到美国的三分之一,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继续向市场释放流动性,必然会助推投机炒作行为,让物价涨势难以控制。

货币如猛虎,放出去容易,收回来难。央行一定要严格控制“放水”量,加大对银行的约束和监管力度,确保信贷健康、安全,让更多的“水”改道流向实体经济。

来源: 共识网 |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