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经济参考报 | 2013年07月09日 星期二 13:31 PM

近一时期以来,围绕盘活财政金融资产存量,降低债务水平、降低杠杆率,优化资本结构,中国正在寻找经济体制改革攻坚克难的突破口,特别是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金十条”的出台让“存量改革”路线正式浮出水面。

“金十条”明确将采取十项措施“盘活存量”,把“好钢用在刀刃上”,这凸显出中国高层要扭转资源错配的决心。不过,要想扭转资源错配的局面必须先找到资源错配和资本效率下降的根本原因。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4万亿”刺激经济增长计划衍生出来28万亿的投资存量。在投资扩张的推动下,对资金有饥渴症的地方政府通过表外贷款、银行间债务融资等形式与其对接,大量资金流向了地方融资平台、房地产贷款,不仅导致了投资效率和资源配置效率的大幅降低,也导致了包括政府、居民、企业以及金融机构在内的所有部门负债率大幅上升,资产负债表出现明显恶化。

今年以来,在实体经济下滑,以及债务率飙升的背景下,大量资金更是在金融体系内空转。根据央行金融统计数据,2013年一季度表外融资增加2.02万亿元,同比多1.33万亿元,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的32.8%。不断攀升的社会融资总量以及表外融资、债券融资的大幅增长,与持续下行的经济增速和宏观经济产出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和背离,释放出来的货币并未进入实体经济,而是在金融和虚拟经济内自我循环,导致“金融空转”之势愈演愈烈,其中大量资金逐利房地产领域,因为房地产价格的持续攀升为资本提供了持续不断的投资回报。

与此同时,各种类型的“监管套利”也不断出现,企业从银行贷款和债券市场获得的资金以其他形式(如信托、委托贷款)被转贷,导致资金量与经济增长出现严重的不匹配。因此“纠正资源错配、优化资本结构、提高资金效率”是“盘活存量”的重点与核心。

然而,“盘活存量”知易行难,“盘活存量”最大的难题在于如何把流向虚拟经济领域,以及沉淀于不良资产及产能过剩领域的存量资产盘活。一方面,受地方政府平台贷款质量波动、房地产贷款质量波动影响,部分银行拨备压力逐渐增大,资产质量波动反过来又影响银行的利润留存能力,在外部筹资环境不宽松的情况下,部分银行短期内无法筹到必需的资本数额,加剧了潜在不良贷款的攀升。

另一方面,根据中国银行业协会公布的数据,2012年,银行业“两高一剩”行业贷款余额为18675.39亿元,占总贷款比重为2.87%。尽管“两高一剩”贷款较以往已得到有效控制,但今年以来产能过剩进一步蔓延,不仅钢铁、水泥、汽车、纺织等传统产业,就连风电设备、多晶硅等部分新兴产业也出现了比较严重的“产能过剩”,银行资产质量受产能过剩贷款拖累比较严重。由此,资金利用效率低进一步导致有效投资不足,削弱了中国经济增长的活力。

存量能不能盘活根本取决于实体。近年来,由于要素红利的减少,劳动力、土地价格上涨、人民币升值,以及国际金融危机打破中国“大进大出”的发展模式,中国实体经济的利润率越来越薄,这也是大量资本之所以沉淀于地方融资平台、房地产和影子银行体系的深层次原因。因此,“盘活存量”不能只动金融不动实体,须加快不良资产清理,淘汰落后产能,在市场机制的倒逼下,加快企业技术和产品结构转型升级的步伐,真正把“实业立国”上升到国家的战略层面。只有实体经济活了,金融资源错配的局面才可能被扭转,存量才可能真正被盘活。

作者张茉楠,为中国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世界经济研究室副研究员

来源:经济参考报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