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见习编辑 刘静 综合报道 | 2013年07月09日 星期二 14:18 PM

7月8日,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以下简称中金所)就《5年期国债期货合约》及其相关细则、《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交易规则》及其实施细则修订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上述文件显示,由于存在“历史污点”,在国债期货的重启上,中金所无论是在品种选择,交易、交割方式等方面,都采取了“安全第一”的考虑。 国债期货距离重返市场的时刻越来越近。

中金所说,之所以首推5年期国债期货,是考虑到其对应的可交割券范围为剩余期限4至7年的国债,目前其存量达1.9万亿,且流动性较好,市场代表性广泛,可交割国债范围包含5年期和7年期两个关键期限国债,发行量稳定,具有较强的防逼仓和抗操纵能力。

同时,5年期国债期货采用实物交割方式。中金所表示,从中国国债市场的现状看,财政部国债发行日趋规律化,国债现货存量充足,二级市场交易也实现市场化,国债期货采取实物交割制度的条件已经具备。在制度设计上,实物交割制度更有利于期现货市场的联动,促进期现货价格收敛,避免现金交割制度下交割结算价难以确定的困难,更有利于国债期货套期保值功能的发挥。

根据相关细则,5年期国债期货合约的最低交易保证金标准为合约价值的2%,并设置了涨跌停板,合约上市首日涨跌停板幅度为挂牌基准价的±4%,每日价格最大波动限制(每日价格涨跌停板幅度),为上一交易日结算价的±2%。

中金所表示,目前,国际上国债期货市场大多数不设立涨跌停板。中金所从严格控制风险、保障国债期货平稳起步的角度出发,设立涨跌停板制度。在保证金方面,国际市场上5年期国债期货保证金水平普遍低于1.5%。中金所5年期国债期货将最低交易保证金设为2%,覆盖1个涨跌停板,更有利于市场的稳定运行。

稍早之前的7月5日,中国证监会发布了公告,宣布同意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上市国债期货,并表示,国债期货合约具体挂牌时间在其批复相关合约后,由中金所根据市场状况和各项准备工作进展情况确定。

国债期货会不会挤占股市资金

对于国债期货会不会挤占股市资金,市场人士的态度两极分化,一方认为国债期货不会挤占过多资金,另一方则抛售离场,认为这一消息是绝对的利空,国债期货会占压三到五千亿资金。此举会对A股市场产生资金分流的效应,打击本就十分疲弱的市场。

北京工商大学教授胡俞越认为,股指期货保证金比例为12%,国债期货的保证金比例是3%,分流资金很有限。另外,期货实行T+0的交易制度,交易量大,但资金量不会很大。

胡俞越表示,推出国债期货,是利率市场化的关键一步,能促进基准利率收益曲线的形成,将是股市的参照指标。

因为银根偏紧,导致市场对任何风吹草动都产生各种联想。但实际是否真会对市场资金形成压力,以股指期货为例,其初期参与主体主要还是期货市场的存量资金,随着市场的逐步成熟,与A股相关联的套保资金才逐步增多。今后的国债期货应该也与之相仿,甚至可能会更好一些。

今年6月,资金面整体处于紧张状态,短期利率维持在高位,可以说6月市场异常就是因为缺少国债期货这种能够规避利率风险的工具。央行的政策态度已经十分明确,货币政策的重心以后将会聚焦在盘活存量上面。因此,利率体系的市场化改革将迎来实质性的破冰。

机构在面临月末、季末、年末这样的时间节点时,会出现风险加剧的情况。从降低对央行资金依赖、规范流动性管理考虑,国债期货甚至可以说是为机构投资者有效对冲市场风险提供了工具。

因此,与其担忧国债期货对市场的影响,不如切实回顾研究当年的事故,重启国债期货,信息透明和监管到位两者不可或缺。

预示中国金融市场基准利率体系成型

中国金融网分析师周子章认为,国债期货重回中国资本市场,并不单纯是一个期货品种的恢复,更标志着我国经济和金融格局已有了根本性变化,此次银行间拆借利率的剧烈波动是推动利率市场化过程中的一个必经过程。而再往深处剖析,在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大方向上,当下首先要处理的是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与基准利率以及我国金融改革之间的某种微妙关系,或者说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在多大程度上担当了基准利率的角色,对银行等金融机构的市场导向有着怎样的影响等等。就当前的局面而言,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确实在相当程度上体现出金融市场的资金需求状态,但与基准利率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而且对央行的货币政策调控影响也并不明显,或者说还没有成为一种直接的政策依据,央行的判断更多还是通过同业拆借市场向央行等金融机构传递的一些信号,而最终的决策靠的还是央票利率等公开市场工具。

去年6月,央行在降息的同时,推动存贷款利率市场化改革破冰。此举对中国的金融体系意义重大,将重塑银行业竞争格局,也让未来基准利率的取舍成为悬念

各方分析人士注意到,自去年年底以来,央行通过公开市场连续操作逆回购,已显示出央行在基准利率取舍方面一定的倾向性,正逆回购利率基本为二级市场利率设定了上下限,回购利率作为银行间“资金锚”的作用得到强化。这也是央行在公开市场上与往年不同的一个新变化,如果央行今后持续的通过正逆回购来引导市场的话,那么也将起到基准利率的作用。

不过,要是从长期利率方面来看,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的影响就非常小了,有实质性作用的是国债利率。

随着国债期货的复出,包括SHIBOR、回购利率、国债利率等将形成一套日趋完善的中国金融市场基准利率体系。如果再加上存款保险制度的逐步完善,中国金融市场将打开全新的局面。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