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沈建光 | 2013年07月09日 星期二 17:27 PM

自今年3月李克强出任总理以来,一系列新政接踵而至,包括取消行政审批、金融改革与去杠杆化、新型城镇化等陆续推出,市场用“李克强经济学”定义其全新的施政纲领。当然,对于李克强经济学的讨论百家争鸣,如南方周末发文将“李克强经济学”的内涵简要概括为厘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巴克莱银行则认为“李克强经济学”即“不出台刺激措施、去杠杆化以及结构性改革”三大重要支柱。

而在笔者看来,笔者倾向将李克强经济学的三大支柱定义为:理顺要素价格、打破准入限制以及涉足改革深水区。

之所以把要素价格改革看做是李克强经济学的第一大支柱,主要原因是当前中国诸多要素价格仍然处于严重的非市场化状态,具体体现在劳动力价格、资金价(1251.60,16.70,1.35%)格、资源价格(土地、水电、煤、石油、天然气)等都存在一定程度的扭曲,价格这只“看不见的手”的市场机制没有充分发挥作用。因此,笔者预计,在李克强执政的十年内,有望在理顺要素市场价格方面有所突破。

这可能也与李克强学历背景有关。作为首位拥有经济学博士头衔的总理以及对市场化改革作出卓越贡献的厉以宁教授的学生,相信李克强总理在其经济学理论形成之始便认可了市场在资源有效配置中的重要作用。

特别是完成资金价格市场化,即利率与汇率市场化的时机已经成熟。早在过去十年间,央行行长周小川便一直致力于推动人民币汇率改革和利率市场化改革,包括汇率方面,2005年7月,央行启动了人民币汇率改革,宣布人民币不再单一盯住美元,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浮动汇率制度。去年4月,央行宣布将人民币即期汇率波幅区间扩大至正负1%。

而利率市场化方面,除贷款利率下限与存款利率上限仍有限制之外,其他利率市场化,包括货币市场和债券市场的利率市场化都已经完成。去年6月,央行同时扩大贷款利率和存款利率的浮动幅度,标志了推动利率市场化实质性的一步。而近期,国债期货重新回归资本市场,有望年内推出存款保险制度等也可以看做是对利率市场化的侧面推进。因此,笔者认为,周小川此次连任央行行长会将其改革作风持续,中国有望在近三年完成利率市场化的最后一跃和汇率走向浮动。

李克强经济学的第二大支柱是打破准入限制,具体包括简化行政审批、放松投资限制、放开户籍管制等等。毕竟一些具有中国特色的行政管理手段人为的降低了市场主体的活力,严重束缚了市场的发展。

简政放权方面,李克强出任伊始便宣布承诺本届政府内取消和下放近600个项目,并提要求各部门按季度列出工作时间表,简化程序,限时办结。截至目前,其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164项,已经完成近30%。

另外,新型城镇化是李克强出任以来又一关键词汇,但一直以来,受户籍制度限制,进城农民工无法享受城市基本公共服务,加剧了城镇内部的二元结构矛盾。预计李克强执政期间,户籍制度有望得到实质性的突破。日前,国务院在提交给全国人大的城镇化报告首次明晰了未来中国各类城市的户籍改革路线,即放开小城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有序放开中等城市落户限制,逐步放宽大城市落户条件,合理设定特大城市落户条件等。

李克强经济学的第三支柱或许可以称之为改革的升级版,即从供给端入手深化重点领域改革,具体包括产权改革、政府改革、土地流转政策、财税体制改革、医疗改革、住房改革、生产主体改革、生产方式改革、生产结构改革等在内的改革深水区。

笔者认为,土地和财政制度改革是重中之重。土地政策改革方面,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五年内完成农村土地确权登记颁证。而实现各类农村土地进行确权是农村土地改革的第一步,在此基础上,未来重点将转向如何实现流转,提高农民在土地增值收益中的分配比例等方面。

而财税体制改革方面,为李克强总理提供支持的本届财政部长楼继伟曾经参与设计了1994年的税制改革,同样是市场化改革的坚定推动者。因此,楼继伟重回财政部也将带动未来十年财税体制改革破冰。笔者预计未来财政改革将突破以下四个方面,一是税收改革,包括营业税改增值税、房地产税推行至全国、个人所得税减免、资源税改革;二是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的转移支付;三是政府债务的发行,包括政府债券市场、评级完善等;四是养老金体系。

最近笔者有幸参加了由财科所贾康,发改委徐林,人行姚玉栋等牵头组织的"中国新供给经济理论研究会"的研讨会,其研究成果≪以新供给经济学理论创新促进可持续发展--在改革中加快实现“中国梦”进程的政策建议≫,从新供给经济学理论创新的角度对上述各领域做了详细的阐述,可以说是为李克强经济学提供了强有力的理论支持。

总之,笔者认为,李克强经济学更类似供给学派,有别于仅靠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等宏观政策来调节需求端的传统凯恩斯学派。当然,改革必将触动利益群体,改革阻力也异常强大。

但正如正如李克强在今年两会上答中外记者问中所讲的,未来对待改革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改革贵在行动,“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尽管未来改革之路艰难,但笔者预计,经济体制改革有望突破,通过完成要素价格的市场化改革,打破行政控制,释放改革红利,为今后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打下基础。

作者沈建光,系瑞穗证劵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

来源:新浪财经博客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