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见习编辑 刘静 综合报道 | 2013年07月10日 星期三 10:58 AM

第五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将于本月10日至11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中方派出习近平主席特别代表、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和国务委员杨洁篪;美国则由奥巴马总统特别代表、国务卿克里和财政部长雅各布•卢共同主持。

据财新网消息,7月8日,美国财政部官员在一场介绍中美第五轮战略与经济对话(S&ED)的电话会议中表示,美国期望在此次对谈中了解北京政府经济改革的时间表,以及将通过何种方式,转向消费驱动型经济,摆脱对投资的高度依赖。

美国一官员表示,美方从中国官方的说法、相关的文件与数据、还有私底下的接触,都能看见中国强烈改革的决心。“中国如何改革对我们的影响极为巨大,他们会多快实行这些改革也是我们的想了解的问题。”

美国财政部官员还对中国央行管控债务及短期利率飙升表示关切。“我认为中国央行过去几周延迟向银行间市场注入流动性的做法是向市场人士发出的一种信号,要求他们更加自律,在做出贷款决定时更加谨慎。”该官员称。

“我认为,这是他们为迈向更富效率和更加市场化的金融体系而采取的作法之一。”他提到。

除此之外,中美两国双边投资协定,也是本次对话的焦点。美国两位政策顾问曾发表报告提出,中美间推动双边投资协定(BIT)对两国将是一个双赢局面。在当前局面下做出一些管理理念和贸易实践的调整,将有助于让美国投资进一步发掘中国市场,同时,倒逼中国实行国内改革。

国际经济政策顾问公司Rock Creek Global Advisors的董事总经理丹尼尔•普莱斯(Daniel M. Price)和副总裁迈克尔•斯马特(Michael J. Smart)近日在报告中称,中美成功签署双边投资协定,将重新设定中美两国21世纪的双边经济关系,将投资关系提升到国际层面,推动中国的经济改革,并帮助美国公司在世界上最重要的市场取得成功。成功签署双边投资协定,还能显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有能力达成以规则为基础并让全球经济受益的均衡协议。

该报告是通过独立的无党派机构保尔森中心发表。

BIT是国与国之间为鼓励、促进和保护本国企业在对方境内投资而签署的双边条约。内容一般涉及投资保护的范围、待遇、征收与补偿、货币汇兑和争端解决等。中美于2008年第四轮战略经济对话过程中启动双边投资协定谈判,截至今年6月已进行了九轮关于技术层面的磋商。

国际金融危机后,奥巴马政府提出“再工业化”口号,希望美国的跨国公司回到本土创造就业机会。在此背景下,一些国会议员反对与中国签订BIT,担心此类协议签署后,美国企业更容易进入中国,而不在美国本土生产。

对于中美BIT的重要性,报告认为,“协定的成功签署可以让中美经济关系少一些争端,多一些发展潜力。”该报告援引双汇收购史密斯菲尔德的例子,表明更顺畅的赴美投资对于中国有巨大益处:“从更广泛的意义上看,这类投资可以让中国分享美国经济的增长,而不是一味地投资低收益率的美国国债,从而导致汇率的失衡,甚至采取限制双边贸易的措施。”

谈到BIT谈判中可能面临的挑战,报告指出,虽然随着中国逐渐深入国际贸易投资体系,在争端解决仲裁等诸多方面已越来越向国际标准和美国实践靠拢,但中美双方在投资前保护这一点上分歧仍然巨大。该报告解释道,美国的双边投资协定不仅要求在投资后保护投资者的利益,而且要求在投资最初,必须给予美国及其他海外投资者一视同仁的待遇,这包括企业的形式、在企业中股权比例,以及可以投资的行业。“这一所谓的'市场准入'义务对中国来说挑战巨大,因为中国禁止或限制外资进入某些行业,常常要求外国投资者与中国企业合资。”

报告同时提出,中国加入中美双边投资协定谈判,并不意味着中国需要立即取消所有对美国或其它外国投资者的歧视性限制。“美国在谈判双边投资协定和 FTA时,通常会考虑对方提出的市场准入限制,但会要求对方明确界定该义务在哪些措施、行业或活动受到限制。”

在中美双边投资协定中包含市场准入义务,但允许某具体限制的存在,这或许是中国贸易投资谈判中短期内努力的方向。

该报告另外指出,“中国正在将部分审批外国投资的权力从中央政府下放给省和地方政府,而且正在从审批制转向简单的备案制。”这些都表明中美双边投资协定的前景在变得越来越广阔。

附注:保尔森中心是由美国前任财政部长、高盛集团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亨利•保尔森于2011年创立,设于芝加哥大学内,其宗旨是促进全球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与环境净化。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