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刘泳华 | 2013年07月11日 星期四 10:32 AM

2013《财富》“世界500强”日前揭晓,中国近百家企业上榜逼宫美国。一时间不少媒体和国人欢欣鼓舞,仿佛中国已一跃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强国,甚至开始畅想“2015年中国或将赶超美国成为世界500强第一大国”。在此,笔者却忍不住要泼一瓢冷水,给所谓的500强降降温去去火。

其一,“500强”实为“500大”。

“大”不一定会“强”,“强”也不一定非得“大”,二者并无必然联系。马云个头不大,能量之强无人可及。苹果公司在世界500强中排名19位,但其净利润排名第二(417亿美元),利润率26%。反观上榜的95家中国企业,总收入为5.2万亿美元同比增长23.8%,而平均利润率仅为3.9%。

由于《财富》500强的排名是按照上榜企业上一财年的总收入来考核的,因此不少企业即使“亏损”也仍然荣登500强行列。今年的500强榜单中就有57家企业营业净亏损,亏损总额1575.41亿美元,其中有11家中国企业净亏损。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新浪网调查显示,68.5%认为“财富全球500强排行榜不能真实反映企业的实力”,对于95家中国企业进入500强,81.5%认为“结构失衡,不能说明竞争力强”。

做大很容易,做强却很难。通过兼并重组营业额必然“大”上去,但无异于掩耳盗铃。据统计,去年中国企业500强中有154家企业实施了兼并重组。--世界500强遭遇“中国虚胖”。

其二,“500强”实为“央企集中营”。

世界500强越来越成为央企的秀场。今年上榜世界500强的中国企业,内陆民企只有7家,不到国企数量的十分之一。石化双雄、国家电网、银行、煤炭等国字号把持了几乎全部席位,而它们多数处于受管制的行业。

手握雄厚的国家垄断资源与手无寸铁的民营企业竞争、抢市场,不做大都奇怪。上榜的9家商业银行占据了所有公司利润总额的55.2%。

上榜公司主要分布在钢铁、汽车、资源、化工、金融等领域,而来自第三产业服务业的则少之又少。这与政府通过投资拉动GDP增长的经济政策如出一辙。结果必然是国富民穷、国强民弱。

需要注意的是,部分央企高管甚至称自己为“企业官”而非“企业家”。在“商而优则仕”的刺激下,央企高管身份游离于官员和企业经理人之间,将央企平台当成一个短期过渡的跳板,基于短期业绩和政治目标考虑问题,必然降低国有资产经营的效率和资源配置的效率,抑制市场机制正常发挥作用。

试问,众央企们能够像华为、联想一样进入国际市场PK吗?在自家抢民企的饭碗不算本事,去欧美虎口夺食才算本事。

其三,“500强”的影响力越大,民企的中国梦越远。

中国梦的实现,少不了数量众多的民营企业。没有民企的中国梦将是残缺不全的梦。然而,民企想拥有自己的“小时代”,却如此艰难。

国企和民企同样是国家的孩子,但是感觉民企就像后娘生的,政府所谓的“重视”只是停留在口头,停留在文字游戏,真正有好处的事却总是离民企远远的。不能碰的领域还是不能碰,拿不到的地还是拿不到,贷不到的款还是贷不到,招不着的人还是招不着。上海财经大学发布的2012“上财中国500强企业竞争力指数”显示,“中国民企500强”的全部净利润为4387亿元,而同时仅五大国有银行所创造的净利润就达到6744亿元,民营500强净利润总和不及五大行的七成。

媒体对于世界500强的过度宣传,使许多大学生以进入500强为荣,在客观上将加大民企的招人难,形成民企发展缓慢的恶性循环。而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中对于世界500强的趋之若鹜大开政策绿灯,使民企发展更加雪上加霜。

在中国,没有政策的庇护,民企还能否做大做强?2001年,美国《华尔街日报》曾经评选出全球1000年以来最富有的50个人,中国有6位入选,分别是成吉思汗、忽必烈、和珅、刘景、吴炳健和宋子文。而这6个人里有5个是政治人物且位极人臣,只有吴炳健是广东商人。

社会财富是企业家和全体公民创造的,而不是政府和央企“高官”创造的。中国发展市场经济不过短短30几年,与欧美发达国家成熟的市场机制相比,差距甚远,因此急需激励民营企业家,形成创新的氛围。

在中国,做企业难,做民企难,做成功的名企难上加难,而要做一个像苹果微软一样的民企,则难于上青天。华为、联想能走到今天,相当不容易。

如此想来,财富世界500强,其实不要也罢。

(文章来源:新浪微博作者刘泳华为财经评论员、品牌顾问、迪思传媒集团事业部副总经理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