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人民网 | 2013年07月11日 星期四 15:08 PM

时间:2013年3月22日

关键词:河北,梅花味精,工业废水

 

2013年伊始,位于河北霸州的梅花味精厂逐步停产。2010年以前,该厂一直是河北梅花味精集团有限公司(2009年改制为梅花生物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梅花集团”)的主要生产基地。

总资产90亿元、员工1.3万人的梅花集团,如今已经开始了新的扩张。“好几千人都去了新疆。”一位在职的梅花集团员工说,河北霸州的梅花味精厂停产后,数千名工人已转移至其位于内蒙古和新疆的新生产基地。

2009年,央视《焦点访谈》曾曝光过梅花味精向农田大量排放工业废水的事件。4年过去,位于河北霸州的梅花味精厂虽已停产,然而,梅花集团对当地环境所造成的影响并没有完全消除。

巨坑犹在 厂房遗留

人民网财经记者奔赴河北霸州,实地探访了河北梅花味精厂及其周边环境。

梅花味精厂原先排放污水的大坑(人民网记者 彭亮 摄)

在当地村民的指点下,记者找到了原先排放污水的大坑。大坑位于荣乌高速以北、高速公路霸州服务区西侧,面积约有300亩左右,深10多米。大坑底部多处有积水,小面积的积水呈墨绿色。靠近积水的土壤呈深灰色且非常粘软、类似淤泥,而靠近大坑上方的土壤则为浅黄色,且土质松软。

当地荣姓村民向人民网财经记者介绍说,这个大坑原是“上好良田”,梅花味精租用村集体土地后将此处挖成了一个大坑用于排放工业废水。他说,2009年梅花味精厂向农田倾倒工业废水遭媒体曝光后,此处原先排放的废水就被抽走了,但大坑至今还在。

从梅花味精厂产区延伸出的数公里长的金属管道(人民网记者 彭亮 摄)

记者还发现,从梅花味精厂产区延伸出一条直径约为80厘米的金属管道,用水泥墩架于地表,一路向北延伸约3公里后至荣乌高速线。铁管穿过大片没有被耕种的土地,经过之处分布着许多大小不一、深度约为2-3米的浅坑。管道到靠近荣乌高速时向西拐,一路延伸。记者沿着与荣乌高速平行的铁管步行近一小时后发现,紧挨着铁管北侧有积水形成的溪流。溪流中间被沙袋人为阻断,阻断后的东段水流较为清澈,而阻断前的西段水流呈现为黄绿色,且越往西走,水色越靠近黄色。

 

水流被用沙袋人为阻断,东段较清澈,西段呈现黄绿色(人民网记者 彭亮 摄)

两道被隔断开的水流平行向前,一米之隔,颜色对比明显(人民网记者 彭亮 摄)

从梅花味精厂区正门口望去,工厂的烟囱并没有向外排放气体,厂区内部人员来往稀少,显得十分安静。工厂门卫告诉记者,河北厂区几个月前就已停产。停产的原因“是因为向村集体租用土地的合同到期了”。

据2009年央视《焦点访谈》报道,梅花味精所在的厂区和其向村集体租用用于植树造林的土地原为耕地,其擅自改变耕地用途建造厂房、倾倒废水已属违法。那么租用耕地的合同到期后,该集团的厂房该何去何从?该地块又将作何处理?对此疑问,人民网财经记者致电霸州市国土资源局,该局办公室姚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原则上会要求恢复耕地原貌”。但是他同时表示,“由于不清楚当地镇政府有何项目安排,所以不清楚梅花味精的厂房是否需要拆迁”。

村民称土地“撂荒”、乡政府说“可耕种”、梅花表示“没那么严重”

深究细问,人民网财经记者发现,问题还不仅仅在于“能否恢复原有地貌”。

荣姓村民告诉人民网财经记者,被梅花味精的工业废水污染的土地有四、五千亩。他说,“这些地现在全撂荒了,种不了庄稼。之前排废水的时候,梅花味精给村里赔了点钱。后来不排了就不赔了。可是地已经坏了。”“现在还给我们,我们也法种。”荣姓村民说。

据媒体2010年11月报道,霸州市堂二里镇九街、十街、十一街3个村人均耕地面积只有2亩左右,几年前被村委会征用,转租给梅花味精植树造林。该报道中称,多位当地村民接受采访时称,“梅花味精征用土地后,根本没有按合同约定植树造林,而是用来排放污水,不仅近千亩土地白白荒废,而且周边土地也遭到不同程度污染。”

记者在实地查探是也注意到,东段乡的大片土地基本处于撂荒的状态,只有几片地上还插着往年的棉花树。这些棉花平均株高在50厘米左右,现在已全部枯萎。马上要进入棉花播种的季节了,也没有人将这些苗树拔去。当地村民说,这片棉花是梅花味精将土地转租给外省的农民耕种的。

记者致电河北梅花味精集团所在地东段乡乡镇府,该乡政府信访办王姓工作人员说,“梅花味精污染的事情已过去很久,当时都已经解决了。”记者追问被污染土地的恢复情况,另一位王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说,“土地可以耕种。”

对于当地村民反映的耕地被污染、无法恢复的问题,记者致电霸州市环保局,该局应急办公室李姓负责人告诉人民网财经记者说,2009年此事就已得到解决。该负责人说,当时梅花味精已将原先排放到地里的水全部抽回,并清理了淤泥。有关部门也对清理结果进行了验收。记者追问由何部门进行验收时,该李姓负责人表示“不清楚”。他还表示,其所在部门并未接到村民反映此类问题,“都不知道是哪块地污染了,怎么治理?怎么监测?”他反问记者。

记者致电梅花集团总经理办公室询问受污耕地的恢复情况和后续治理措施,该办公室韩女士对人民网财经记者说,“具体对土壤有多少影响,我们没有求证过”。她表示,梅花集团对于环保工作一直非常配合,“公司这边没有接到这样的反映,我觉得情况没有说得这么严重”。

河北省环保厅2009年5月26日印发的“关于对霸州市梅花生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污染环境问题调查处理情况的通报”称,梅花味精偷排污水、向林地擅自倾倒污泥污染环境问题,经调查核实,问题较为严重。通报称,针对企业的环境违法问题,霸州市对其实施了停产治理。该厂淀粉、味精生产线已全部关停,拆除了私设暗管,对倾倒在林地的污泥进行了回抽处理。廊坊市环保局对该企业偷排污水、倾倒污泥及其他环境违法行为进行了处罚,处罚款81万元,追缴排污费4.8万元。同时,对市环保局负有违规验收、监管失职责任的8人进行了诫勉谈话,待进一步调查处理。

梅花味精厂向耕地排放工业废水,抽回后对周边耕地会否存在影响,影响持续多久?对此问题,人民网财经记者致电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侯京玲。侯京玲说,“土壤分解一般情况下也需要几十年。”她表示,任何环境自净最终都是通过土壤循环和水循环来实现,像梅花味精厂将工业废水排放到紧邻耕地的坑中,肯定会对周边土地造成影响。侯京玲介绍说,“工业废水通过雨水渗透到周边土壤里,参与土壤循环和水循环后,其蔓延的地皮会越来越大。”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