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新快报 | 2013年07月11日 星期四 15:28 PM

时间:2013年1月27日

关键词:广东,政协委员,自备饭菜

 

核心提示:1月26日上午,广东省政协委员陈生就食品安全问题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食品行业人士,他认为最近几年食品安全问题有所好转,但问题仍很严重。对此他直言,不是特殊情况,打死他都不在外面吃饭。即便开两会,也是家里人送东西过来吃。

省政协委员陈生称,食品安全虽然有改善,但问题依然很严重“不是特殊事情,打死都不在外面吃饭”。

“为什么有些国家比我们穷,但食品安全问题都没有我们严重?中国有些人不守规矩,一些原料原本是工业用途的,如三聚氰胺用在养猪上,比如林业系统里用的农药,毒性很强,菜农用在种菜上。”--省政协委员陈生

昨日上午,省政协委员、“壹号土猪”老板陈生就食品安全问题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食品行业人士,他认为最近几年食品安全问题有所好转,但问题仍很严重。严重到什么程度?对此他直言,不是特殊情况,打死他都不在外面吃饭。即便开两会,也是家里人送东西过来吃。

食品更安全了,但大家觉得严重了

陈生认为,以前的食品安全问题更严重,大家只是不知道而已,最近几年实际上是好转了,但大家却没有这种感觉,反而觉得越来越严重了,原因不外乎有两点,一是大家对食品安全越来越关心,第二是一些大企业出了问题,比如蒙牛,因为大企业新闻价值更大,媒体和社会关注更高,放大了食品安全问题,“个体户出事是狗咬人,而大企业出事,是人咬狗”。

“我去超市买东西,都是买大企业生产的,小企业和个体户生产的东西,我绝对不敢买。”陈生说,他也嘱咐保姆这样做,“因为大企业还是有质量管控的,虽然不能确保100%安全,但相对小企业和个体户,还是更有保障。”

陈生举例说,他有一次去一个蕉农家,看到蕉农摘下香蕉后用药水去泡,防止香蕉运输过程中腐烂,国外也是这么做的,但这个蕉农用的农药是标准浓度的几千倍上万倍,对于普通的个体户而言,监管是很难做到的。

开两会饭菜也是从家送过来的

陈生说,他这样的判断也有依据,“我企业里面有各种检测设备,农贸市场里买的个体户生产的东西,一检测,合格率要比大企业低得多,不是低一点点,差了不止10倍”,但陈生也表示,虽然食品安全状况有所好转,但问题仍然很严重,他作为食品行业里的人,对这种感触更深,“多到什么情况?平时打死我,不是特殊的事情,不在外面吃饭,包括开两会,也不在外面吃,都是家里人做好了送过来,因为我根本不知道那些肉和菜是哪里来的,不知道调味品是不是安全”。

速生鸡速生猪是趋势无法逆转

“5年前,广州市场上的土猪肉比例不到1%,现在是30%至40%,而且这个比例还会提升。”陈生说,之所以土猪肉这么好卖,是因为大家怕瘦肉精。但他也提出了担心,如果土猪的需求量进一步上升,将对中国的粮食安全产生威胁。他举例说,如果养速生猪,2.5斤的饲料可以转化成一斤肉,而养土猪,3至4斤的饲料才能出一斤肉,到出栏时一头土猪要比一头速生猪多吃300斤饲料,目前全国有6亿头猪,如果都是土猪的话,一年就要多增加1800亿斤饲料供应,“生产这么多的粮食,需要增加一两亿亩地,可我们哪里有那么多土地?”

同样,养土鸡也需要增加大量的粮食供应,中国这么一点土地,可以养活中国人,但养不好。“速生鸡、速生猪是趋势,而且不可逆转”,陈生认为,速生鸡和速生猪的生产,需要加强管理,否则就会出现类似瘦肉精猪肉事件。而正是出于对食品安全的考虑,未来很多人依然会选择放心的猪肉和鸡肉,“这必然导致粮食供应量的增加,而目前大豆已经基本依靠进口,若继续下去,未来很可能连玉米和大米也要进口”。

广州人爱吃鸡,有“无鸡不成宴”的说法。广州市场上速成鸡的比例占了多少?

生表示,虽然广州鸡肉消费量很大,但广州市场上的速生鸡比例反而比较低,10年前这一比例是60%以上,现在只有20%左右,而且基本是在工厂、学校、快餐店使用。

■对话

信仰道德缺失,人会失去底线

新快报:普通人如何辨别食品是否安全?

陈生:那些漂亮的,比较整洁划一的,颜色非常统一的(蔬菜水果和肉),有可能就是人为干预的。第二就是认准品牌,虽然他们也有可能会出事,但概率会低很多。

新快报:食品安全说了很多年了,该怎么解决食品安全问题呢?

陈生:作为一个行业内人士,我也感觉不知道怎么说好,说不好。为什么有些国家比我们穷,但食品安全问题都没有我们严重?中国有些人不守规矩,一些原料原本是工业用途的,如三聚氰胺用在养猪上,比如林业系统里用的农药,毒性很强,菜农用在种菜上。

新快报:能不能用法律的方式禁止这些原料的生产来杜绝呢?

陈生:靠这种办法不行,比如瘦肉精,一个大学老师,一天晚上可以生产出几种类似的东西。查了三聚氰胺,改了个名字还可以用,就很难查了。

新快报:不能用制度来解决食品安全问题么?

陈生:需要制度,但完全靠制度也不行,政府能管多少东西呢?比如火锅,肠子、肚为什么那么脆,就是因为用福尔马林泡过了,人吃了当然有害了。还有一次,我到湖南一个县,有些地方都是给猪吃瘦肉精的,但到了当地的农贸市场,没有一家卖瘦肉精猪肉,了解后才知道,当地不少人吃的猪肉都是从外地拉回来的,他们养的猪,不少都是拉到广东卖了。监管不仅需要法律,信仰同样能约束人的行为,信仰、道德缺失,人会失去底线。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