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 2013年07月14日 星期日 14:18 PM

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Jacob Lew)称,刚刚结束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U.S.-China Strategic and Economic Dialogue)达成的一项重要成果是两国重启一项投资协定谈判。卢表示,这一进展是一个“重大突破”,因为它将覆盖“各个领域和各阶段投资”,即美方一直抱怨的对美国企业封闭的金融服务业等领域。

卢的前任鲍尔森(Hank Paulson)表示,这种“双边投资协定”(Bilateral Investment Treaty)有助于打造公平的竞争环境,并通过消除歧视性政策和做法确保市场进入渠道。但不要指望双边投资协定能够很快改变中美关系。

首先,就算没有这样的协定,美方企业在中国的投资额已经达到数十亿美元,而中国对美投资也在增加。这都是在没有双边投资协定的情况下发生的。

其次,尽管启动谈判并非难事,但要达成任何有意义的协议并最终签署绝非易事(只要看看已经跌跌撞撞持续十多年的多哈回合贸易谈判就知道,到现在也没有迹象表明这一谈判最终能结成正果)。退一步说,就算双方能够签署协议,但协议还要通过美国国会的批准。而美国国会对外贸协议所持态度越发敌意。

华盛顿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Trade的中国问题学者Nicholas Lardy称,这是一个崇高的目标,但在任何合理的时间段内都难以实现这一目标,且很有可能会失败。华盛顿另一家智库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一位关注中国的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给其电子邮件评论所起的标题为:《美中双边投资协定:别期望太高》。

为什么持怀疑态度呢?史剑道解释称,双边投资协定主要用于保护投资者免受歧视性政策的威胁。他表示,这类协定并不是能改变各经济体本质的变革型工具,对于大型经济体来说尤其如此。

美国贸易代表(U.S. Trade Representative)网站显示,目前美国施行中的双边投资协定约为41个,主要针对吉尔吉斯斯坦、爱沙尼亚、摩洛哥和卢旺达等贸易伙伴国;在这类较小的经济体中,美国企业可能有理由担心资产被所在国征用的问题。网站还显示,美国与欧盟(European Union)、墨西哥和加拿大都没有建立双边投资协定,而这些国家都是美国的主要贸易伙伴。

中国专家对中美投资协定看法不一。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李雨时对相关协议持乐观态度,称谈判可能会打开新的投资领域,但副研究员梅新育对谈判迅速取得进展的前景持保留态度。梅新育认为,难以在今年或较短的时间内完成谈判,因为谈判是复杂的,涉及到许多问题。

美中两国对双边投资协定的讨论并不新鲜。两国在2008年开始讨论相关问题。在谈判中断前,相关讨论已处于搁置状态。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只是简单地重启谈判,并将列入冗长的美国贸易谈判清单中。目前美国商谈的贸易协定包括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rans-Pacific Partnership)与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协议(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希望,美中双边投资协定能帮助其解决高科技项目方面的一些歧视问题。该委员会人士Piper Stover警告称,如果没有双边投资协定,中国对美国进行投资也将变得更加困难。

也许如此。不过尽管美国国会的反对令少数备受瞩目的中资企业收购交易搁浅,但迄今为止,尽管美中两国没有订立双边投资协定,中资企业在美国的投资却并未遭遇太多阻力。中国在为协议做出让步方面承受的压力或不太大。

Bob Davis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