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中国经营报 | 2013年07月15日 星期一 15:53 PM

时间:2012年09月01日

关键词:稻田,土壤,重金属

 

编者按/近些年来,专家学者们对于中国土壤污染状况的样本研究结果通过国际、国内的学术刊物陆续零散地被发表出来,其中很多研究是国家的重点课题项目。但是公众却对此知之甚少。2006年到2010年,环保部与国土资源部共同开展了全国土壤污染情况调查和污染防治工作,但调查结果至今迟迟没有公布。

本报记者通过实地调查采访了解到,无论是国家层面还是地方政府,对于农田重金属污染的重视和治理绝大部分仍然停留在文件和意识之中,甚至全国耕地的重金属污染调查仍没有科学全面地展开。相应的治理机制建设也只是在酝酿阶段。

而一些重金属超标的大米却已经实实在在地从这些土壤中生长出来,流向了城乡居民的餐桌。

调查一

浙江上虞:稻田里的重金属

8月8日,微博认证为“原美国夏威夷大学环境专家”的董良杰发布的一条微博使得一份今年4月国内研究人员发表在国际期刊上的关于土壤重金属污染论文得以被外界知晓。

这篇论文属于一项由国家863计划和浙江省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研究成果,其对浙江上虞银山废弃铅锌矿附近的稻田抽样调查发现,将近50%的抽样土壤镉超标,15.6%的稻米镉超标。另一份同样针对此地的论文研究显示,土壤中砷、铅、锌、同样超标,并对一定区域内的稻米形成污染。

“污染什么的,我们也不清楚,只是最近六七年,村里得癌症的人在增加。”当地保驾山村合作社的负责人说,一般都是胃癌和食道癌。“上虞有不少化工厂和金属冶炼厂,所以我们这里得癌症也没啥奇怪的。”另一位农户表示。

农田重金属污染在我国愈演愈烈,国家和地方资金支持的研究很早就对此开始了研究,结果触目惊心,但却一直未能引起足够的重视。

一片镉超标稻田

研究项目选取了32份0到20厘米厚的表层土样本,32份稻草、32份糙米及32份谷壳样本。结论是:这些稻田已经受到严重的Cd镉污染。

前述论文所说的铅锌矿位于浙江上虞的东关街道,这里水道、河塘众多,同时还有采石场。铅锌矿位于当地的银山上,银山周围的土地俗称银山畈。

当地盛行农业合作社,一户农家通过竞标租种一个村里、几个村里的耕地。保驾山村紧挨着这座铅锌矿,村里的农田就在矿山背面。

不愿透露姓名的老板娘表示,他们在保驾山村租种了500到600亩地,附近其他村子里也承包了不少,灌溉稻田都是用河里的水--附近河道里的水透着浓绿,水上漂浮着一些垃圾。“一到下雨的时候,河里和水塘里就会大量死鱼。”老板娘也搞不清这中间有什么关系,“不好乱讲的。”

Energy Procedia(一份专门发表会议论文的国际期刊)所收录的这篇论文《水稻土中Cd镉污染界定》(Identifying the Criteria of Cadmium Pollution in Paddy Soils Based on a Field Survey)则证明,他们的抽样调查显示,围绕尾矿山的32块稻田,土壤中和水稻秸秆以及收获的稻米中,Cd镉含量都超标。

该论文是浙江大学倪吾钟团队所参与的863计划“十五”重大科技专项(编号2003AA601020,主要涉及水污染治理等环境技术领域工作,其名下有多个子课题)以及浙江省自然科学基金(编号R307153)的研究成果。若按基金申报制度,浙江省自然科学基金应给予了该项目30万~40万元的资助。

该论文曾经在今年香港举行的“2012年未来能源,环境与材料国际学术研讨会(FEEM2012)”发表。按照会议介绍,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是该会议的支持单位。

论文参与者表示,研究取样是在2010年。研究项目选取了32份0到20厘米厚的表层土样本,32份稻草、32份糙米及32份谷壳样本。“32个样本是按照离矿由近及远的原则抽取的。”实验结果显示,将近50%的土壤样本中的Cd镉含量超过土壤中允许的最大含量1.0 mg/kg,平均含量为每千克1.34~1.45mg,最高达到8.77 mg/kg,15.6%的糙米样本Cd镉超过允许的最高含量0.2 mg/kg。

论文的结论是:这些稻田已经受到严重的Cd镉污染。

然而,Cd镉并不是污染这些稻田的唯一凶手。河北农业大学环境与资源学院研究人员2011年7月在《环境化学》杂志发表的《上虞某铅锌矿区周边土壤植物重金属含量及其污染评价》论文显示,矿山周围的抛荒稻田、污染稻田、林地及普通稻田土壤和植物中,砷、铅、锌、均有不同程度的污染。该论文是由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编号40673060,40811140337)资助项目。

实验显示,尾矿山周边各采样点土壤砷、锌、铅、铜平均含量为328mg/kg、1760mg/kg、2708mg/kg和287mg/kg。以国家土壤环境质量三级标准作为评价依据,水田中砷含量最高30mg/kg,锌500 mg/kg,铅500 mg/kg,铜400 mg/kg,污染稻田和林地土壤综合污染指数均大于3,属于重度污染,普通稻田综合污染指数为2.88,属于中度污染。参照国家农产品(5.45,0.06,1.11%)安全质量标准,距离矿山1公里左右的污染稻田的水稻籽粒为轻度污染,1.6公里左右的普通稻田的籽粒也在警戒线内。

这座尾矿山对周围农田的污染影响范围究竟有多大?浙江大学的论文参与者表示,取样的面积范围“忘了,不好查”。《中国经营报》记者未能联系上河北农业大学的研究者刘文菊团队。

然而,上世纪80年代研究银山畈地区砷污染的论文显示,当时周围农田砷含量超过40mg/kg的有8000亩之多, 耕层含砷最高可达1057mg /kg , 影响了水稻生产。经统计1961~1981 年的资料, 水稻亩产比邻近地区平均低18 %。

中国科学院地球与环境资源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表示,铅锌矿若开采不当,严重的大气污染会影响到矿山周围2公里地区,但重金属通过地下水,可影响到几十公里外的地区。

对于收获的稻米的去向,当地农户表示,“一些自己吃了,一些卖掉。”

废矿之谜

据杭州电子科技大学2009年的调查,银山畈的铅锌尾矿总堆存量约为10.31万吨,每年排放量大概为2.56万吨。

前述论文中称采样都在废弃的银山铅锌尾矿周围,其中《水稻土中Cd镉污染界定》一文中称其曾被“堆放过铅锌废弃物,部分清理(partially cleaned)过后复耕。”

当地一位农业系统人士也向记者证实:“这个矿有几十年的历史了,但是已经废弃不用,并且附近的耕地也是经过清理的。”

有关该废弃尾矿的历史,1988年发表于《浙江农业大学学报》的《土壤环境中砷污染防治的研究:II绍兴银山畈水稻田砷污染治理》一文称:银山畈位于绍兴市上虞县(后撤县改市)长山乡和绍兴县陶堰乡。银山在清朝时被英国人野蛮开采, 致使矿床支离破碎, 选过矿的废矿石满坡乱堆。矿石富含铅、银、锌、砷。

彼时,浙江农业大学曾经在该地区进行过砷污染治理的实验。其后,浙江大学、河北农业大学等高校及研究机构陆续在该地进行过砷、铅、锌等重金属的实验,并发表过研究论文。

如今,在银山地区又出现一座新矿--上虞银山坝铅锌矿。

该矿矿长向记者介绍,这只是个小矿,不过是上虞唯一的铅锌矿,“其他都是采石矿”。矿长称,这里算上矿工总共只有26个人,年产值100万元到200万元。他们开采铅锌,送到外地去冶炼,有时自己也炼一些。矿长称已经停产数月,原因是“最近经济不好”。但据公开报道,该矿停产是因为5月份发生矿难,造成一死一伤。

记者注意到,该矿山附近水塘众多。矿井的入口放着栏杆,但一条巨大的黑色水管正在向旁边的沉淀池里排出黄色、浑浊的水。

上虞市国土局的公开文件显示,银山坝铅锌矿矿石中含铅5.08%,金(共生)0.73克/吨,银(共生)80.4克/吨,砷(共生)2.54%,硫(共生)14.82%,矿床规模属小型,截至2005年底保有资源储量铅17543吨、银28吨、金201吨、砷8756吨。

建国初期,该矿就被探测过,但最初由于探测设备及方法问题,所探出的储量被认为没有开采价值。

进入21世纪,浙江面临老矿产资源枯竭的问题,于是该矿点被重新勘测。浙江地勘官方网站上的资料显示,2004年,浙江省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浙江地勘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投资组建的绍兴银山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在绍兴注册成立,公司注册资金为人民币100万元,主要以矿业开发及矿产品经营为主。

虽然上虞银山坝铅锌矿的规模不大,但历时100多年的开采留下了大量尾矿。据杭州电子科技大学2009年的调查,银山畈的铅锌尾矿总堆存量约为10.31万吨,每年排放量大概为2.56万吨。

一位资深农业专家表示,镉污染具有相当大的不可逆性,土壤一旦被污染,即便经过多年,所产农作物中的镉含量也是仅有细微变化。而学者们多年的研究表明,该地区重金属污染由来已久,并且以往并未得到有效的治理。

重金属杀手

上虞市环保局则表示,农田重金属污染治理“还处于课题研究的阶段”。

美国农业部专家研究表明,水稻是对镉吸收最强的大宗谷类作物。

镉是一种银白色有光泽的重金属,主要与锌矿、铅锌矿、铜铅锌矿等共生。在焙烧上述矿石及湿法取矿时,镉被释放到废水废渣中。如开矿过程及尾矿管理不当,镉就会通过水源进入土壤和农田。

医学研究证明,镉进入人体,主要在肝、肾部积累,不会自然消失,经过长达数年甚至数十年的积累后,将会显现出中毒症状,即损坏肾功能,导致骨骼生长代谢受阻,从而引发骨骼的各种病变,比如上世纪60年代日本富山县神通川流域的骨痛病。不仅如此,国际上,镉还被列为可致癌物。而铅污染会引发血铅,长期毒性积累也可致癌。砷、锌等重金属,同样可致癌。

近几十年间,发生在中国大陆上和“镉”有关的故事层出不穷。如广东大宝山区重金属污染导致周围村庄类似骨痛病的疾病、湖南株洲新马村的镉污染,最近的则是2012年1月发生的广西河池龙江河镉污染事故。

学者的初步研究表明,中国南方某些铅锌矿区域中,人群癌症高发率和死亡率与土壤镉含量及镉超标大米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农业部并非不清楚中国稻米重金属污染的情况。2002年,农业部稻米及制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曾对全国市场稻米进行安全性抽检。结果显示,稻米中铅、镉等重金属严重超标,其中铅超标28.4%,镉超标10.3%。

2007年,南京农业大学农业资源与生态环境研究所教授潘根兴和他的研究团队,在全国六个地区(华东、东北、华中、西南、华南和华北)县级以上市场随机采购大米样品91个,结果与农业部抽检相类:10%左右的市售大米镉超标。

相关研究更是层出不穷。数据显示,30多年来,至少有近5000篇中文论文涉及到农田重金属污染研究。其中有些得到过国家基金和省级基金的支持。

但这些研究成果似乎并未引起足够的重视。受访的农户表示没有得到过政府部门的提醒。

上虞市一位农业系统人员表示,他们每年都按照农业部的要求,将收获的稻米样品寄送到设在哈尔滨的农业部谷物及制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但检测结果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们,只是听说,有些样本是(镉)超标的。”随后记者致电该中心,对方表示,如果是农业部委托的监测项目,一般自己不会公开的。

受访的农户表示,他们多年来一直在耕种矿山周围和冶炼厂附近的土地。收获的稻米,除了自己食用,就是卖掉。

而农田重金属污染治理在上虞也还没有真正开始。上虞市农业局表示,该处只负责防治农业面源污染,比如通过测土配方施肥来防止化肥施用过量,通过技术指导防止施用农药过量,通过指导农户秸秆还田和帮助养殖户建沼气池来防治养殖污染。至于工业污染,“是由环保局负责的。”

上虞市环保局则表示,农田重金属污染治理“还处于课题研究的阶段”。

“治理污染,说实在的,就是缺钱。虽然中央有文件,如果污染治理项目申报成功,可以得到部分财政支持,但是申报条件很苛刻,地方要先出钱,治理也必须完全按照申报内容来做。如果上级来检查不合格,还是拿不到钱。”上虞环保局一位人士表示,就算是检查合格,接待检查人员的费用也差不多抵消掉中央财政支持的部分了。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