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研究员 赵晓灵 | 2013年07月16日 星期二 17:00 PM

一场湘西集资案主角曾成杰被执行死刑的风波,再一次将中国的民间企业家这个群体拉入公众视线。

与曾成杰案类似的还有浙江吴英集资案,只是与吴英案的7.7亿非法集资额相比,曾成杰案的涉案金额更为巨大,案情也更为庞杂。

值得注意的是,在曾成杰被执行死刑后,一些中国的企业家也开始对自己的生存环境进行了思考。万科的董事长兼总经理王石公开在微博上说:“检讨重庆事件:在唱红打黑期间,一大批重庆工商业者被强制关进牢房、没收财产,生命尊严也失去了法律保护,甚至为被告辩护律师亦被冤屈判刑入狱。我采取了不吭气的态度。反思:是懦弱错误的行为。对违反法律,侵犯财产、侵犯生命的权力部门应该明确态度:不!” 

北京一家文化传媒公司的法人秦鹏转评称:“曾成杰被枉杀让王石醒了?” 财经评论徐斌回应说,企业界领袖说话了。 
江苏前国家公务员“云起春秋”认为,王石这样做,才是真正值得尊敬的企业家。因重庆打黑案而享誉内外的原北京著名律师李庄回应道:“王哥现在发声也不晚,在美国发声也不远。”

从企业家的角度看,曾成杰案的质疑在于一场由政府主导并鼓励的民间融资所带来的恶果,缘何由民间企业家来承担?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改革开放以后,湘西被确定为少数民族改革实验区。为了当地发展,政府对于民间融资持鼓励态度,这在当地的各种政府工作报告等政府文件中均有体现。报道称:“2000年的湘西州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调动民间投资和企业创业的积极性'为当年全州经济结构调整的第一项措施,首次明确表示企业发展需要调动民间投资。2001年,州政府明确自治州'十五'计划六大筹资渠道之一便是'要进一步激活民间投资,引导社会资金参与重点建设',并首次系统阐述了对民间融资的具体要求。”

此后,湘西的高息集资现象开始大规模蔓延。超常发展的背后造成了虚假的繁荣,最明显的体现是房地产市场。短短几年内,吉首的房价从800元/平方米涨到2000元/平方米,而该市城镇居民月均收入不到千元。

中国青年报的报道中提到,有当地官员认为,整个集资案更像是地方政府官员与开发商的“共谋”。

在普遍高息融资的现象下,湘西州政府开始通过“融资商会”传达调控意图,协商稳定融资利息,试图逐步化解风险,实现“软着陆”。2008年3月,开始传出“民间融资非法”的消息。湘西政府对于民间集资的态度,由鼓励、支持转为禁止。州委、州政府2008年6月采用内部通知的方式要求党政干部退出民间融资后,党政干部提前收回本金和利息,立即引起了挤兑风潮。

2008年9月,吉首福大房地产公司部分集资者因无法收回集资款,到州政府告状,此后的一系列事件使得湘西州政府下决心整顿,“融资活动”最终被定性为非法集资。2008年10月2日,包括曾成杰在内的20多家企业的老板被捕,其公司财产也被查封。最终,曾成杰经法院审判后,被以“集资诈骗罪”判处死刑。

有评论称,如果没有赶上经济危机,没有出现泡沫破裂,背靠的地方政府,有人再挺他一下。那么,曾成杰的“犯罪经历”,完全可能成为“英雄业绩”。

还有人说,曾成杰民营企业家,说难听点,私营老板,他没有杀人,没有放火,没有危害公共安全,没有颠覆政府,甚至没有报道他有任何劣迹,就是在政府的鼓励或默许下利用民家资金去搞企业经营。按照现行的法律规定,涉嫌违法。

河北大午集团董事长孙大午在自己的搜狐博客中表示:“政府的审批使得政府权力可以无限膨大,造成民营企业普遍处于非法生存状态。”

“我干企业30年,没见过哪个政府部门讲过道理,更不要说懂法。什么《行政许可法》、《行政处罚法》,他们都不懂,他们可能随时闯到企业来,或到老百姓家里去检查、搜查。如果依法行政,有事由,得下达通知,亮出证件,查不出问题还要对后果承担责任,不能扰民。可是这些道理是讲不清楚的,因为他们的大脑里充满特权意识,从来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任何不妥,即使打官司也解决不了问题。立法是他们,执法是他们,解释权是他们,司法还属他们,哪有地方去说理?”孙大午说。

孙大午表示:“企业的安全感更多来自一个受民众监督的法治政府。现在的法是政府用来治企业的,企业随时随地可以'被非法'、'被违法',什么时候法能治官、民能治官?”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