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编辑刘静 综合报道 | 2013年07月17日 星期三 09:32 AM

17日,新华社《经济参考报》记者王文志实名向中纪委举报,副部级官员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等高管在收购山西金业资产的百亿并购案中故意放水,致使数十亿元国资流失,宋林等已构成渎职,并有巨额贪腐之嫌。

据此前王文志报道,央企华润电力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润电力)花费80亿元收购民营企业山西金业集团(以下简称金业集团)所属煤矿以及焦化厂等资产,被指资产价值严重高估,存在数十亿元国有资产流失问题;所收购项目问题重重,亏损严重,其中一煤矿竟然是一闲置多年的未开发井田,已成为当地农民的放羊场地。

报道称,华润电力以不可思议的高价收购金业集团资产,其评估存在严重问题,并且违规提前支付收购款项,涉嫌造成数十亿元国有资产流失,应引起监管部门重视。

80亿购金业项目80%股权估价比同煤出价高50亿

华润电力成立于2001年8月,是华润集团控股的香港上市公司。金业集团是山西省古交市一家集原煤开采、洗选、炼焦、铁路运输为一体的民营企业。

2009年底,华润电力开始与陷于困境的金业集团谈判收购其资产,华润电力为此专门成立了工作组,组长为公司执行副总裁杜华东。2010年2月9日,华润电力、山西华润联盛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华润电力关联企业,以下简称山西华润联盛)与金业集团、金业集团董事长张新明共同签署《企业重组合作主协议》,华润方以不高于79亿元的价格收购金业集团所属资产包的80%股权,该资产包由金业集团旗下10个实体组成,包括三个号称可采储量达2.55亿吨的煤矿(原相煤矿、中社煤矿、红崖头煤矿)以及两家焦化厂、一家洗煤厂、一家煤矸石发电厂、一家运输公司、一个铁路发运站和一家化工厂。

此后,该资产包注入太原华润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原华润)。太原华润由华润方面控股80%,金业集团以所出售资产包的20%股权占太原华润的20%股权。

在华润电力介入收购之前不足三个月时间的2009年9月,大同煤矿集团公司(以下简称同煤集团)曾着手收购金业集团该部分资产包。同煤集团财务部一工作人员称,当时双方对该部分资产估价约52亿元,但其后不久,已经启动的资产收购行为最终因故被叫停。

仅仅三个月之后,华润收购金业集团资产包的对价,却比同煤集团出价高出50多亿元。

华润电力和金业集团签订的《企业重组合作主协议》显示,收购金业资产包80%权益的对价为79亿元(折算100%权益则为98.75亿元);太原华润还得为被收购的金业二焦厂取得全部土地使用证,向国土资源部门缴纳土地出让金4500万元。而同煤集团退出收购时与华润电力达成协议:此前同煤集团重组金业集团时向10个资产包已投入的4.4亿元,亦由太原华润予以返还给同煤集团。统计以上各笔账务,金业集团资产包权益整体作价约103亿元。

对上述交易,华润电力仅在2010年中报、年报中进行了简略表述,但其收购价格未予公布。

对金业集团同一资产包,在时间跨度不大的情况下,华润电力为何以比同煤集团对该部分资产估价高50亿元的价格收购?华润电力煤炭事业部副经理高国江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电话采访时反问:“你理解当时的情况吗?”此后,高国江拒绝在这一问题上继续回应记者的疑问。

评估存在严重违规收购资产问题重重

根据《企业重组合作主协议》约定,华润电力收购金业集团项目的所有资产评估均应由华润方委托评估机构进行,但是,原相煤矿实物资产的评估,对原相煤矿采矿权、红崖头及中社井田探矿权的评估,均由被收购方金业集团委托的评估机构进行。

此外,据华润集团审计部2012年自查资料显示:原相煤矿资产评估值为2.3亿元的5个井下工程项目,工程造价仅为1.21亿元,评估值高估1.09亿元,虚高47.39%;红崖头井田探矿权评估中采用的可采资源储量为1036万吨,评估值为4 .88亿元,实际该矿可采储量为270万吨,其矿业权价值为1 .27亿元,高估3 .61亿元,虚高73.98%。

资料还显示,华润电力收购金业集团项目的收购资产存在无权属证明等重大瑕疵,评估值21亿元未进行折减。根据《企业重组合作主协议》的约定,太原华润收购金业集团资产的最终价值以评估机构对相关资产的评估值为依据。2010年4月28日,华润电力收购所依据的上海东洲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评估报告中透露:金业集团涉及转让的部分房屋、土地使用权的权属证明未办理,探矿权距基准日已过期,部分车辆无合法的行驶证明文件等。但在确定最终收购价格时,该等无权属证明的资产未进行折减。据统计,此等无权属证明资产合计高达21亿元。

另外,原相煤矿多位职工向记者透露,华润电力收购的焦化厂的环保及自动化设备无法正常运行,目前废水、废气排放远远达不到国家环保要求,且对尚在运行的设备带来很大影响。焦化厂自动化设备收购时已老化,目前该系统瘫痪无法正常运行,使得产品不合格率增加。

华润电力收购时所依据的2010年4月28日山西博瑞矿业权评估有限公司评估报告显示:原相煤矿的采矿权价值为41.69亿元,中社井田探矿权价值36.88亿元,红崖头井田探矿权价值4.89亿元。

而原相煤矿2004年2月获得采矿许可证,有效期限至2009年2月,在华润收购时已经过期。山西博瑞矿业权评估有限公司2010年3月的评估报告称“目前金业集团已向国土资源部上报了申请延续的有关材料”。

在华润收购时,中社井田和红崖头井田的探矿权皆处于过期状态,其探矿权是无效证件。据山西省国土资源厅2009年11月15日《关于中社红崖头井田探矿权延续转让及划定矿区范围意见的函》(晋国土资函《2009》645号):两个探矿权“均未在规定的时间内申请办理延长探矿权保留期限,目前均已超过有效期限,其勘查许可证成为无效证件”。

对此,华润电力煤炭事业部副经理高国江表示:华润的收购有专门的中介机构评估,不存在问题。

违反收购协议提前支付收购款

报道称,尽管华润电力收购的金业集团三个煤矿权属存在不确定性,所收购的焦化厂等存在资产高估、设备无法正常运行等问题,但华润电力却迅速向金业集团直接支付或间接支付81亿元收购款,其中违反收购协议提前支付50多亿元。

审计署企业司一要求匿名的人士透露:审计署2012年审计结果显示,华润电力已经直接支付或间接支付81亿元收购款,其中违反收购协议提前支付50多亿元。这81亿元收购款具体支付形式为,一是通过太原华润和山西华润联盛直接向金业集团支付49亿元,其中违反协议提前支付19亿元;二是通过华润深圳国际信托投资以股权质押贷款方式向金业集团发放信托贷款20亿元,变相支付资金20亿元;三是华润承担金业集团向同煤集团支付11.92亿元。

报道中还提及,金业集团财务部一负责人证实,华润对该项目很积极,金业集团已经基本全部收到转让款项了。

华润电力煤炭事业部副经理高国江解释说:华润收购金业集团资产时,当时专门成立了一套班子处理收购事宜,理应不存在问题。

所购煤矿均未达评估预期一煤矿成放羊场地

在华润电力收购金业集团资产后,上述主要资产陷入严重亏损状态,红崖头煤矿竟然沦为当地农民的放羊场地。

上述审计署企业司人士透露,在审计中还发现,根据华润电力收购金业集团煤矿的评估报告,原相煤矿在2010年会实现销售收入43.02亿元,税前利润为1.92亿元,实际在该年度该煤矿销售收入为11.52亿元,亏损2.17亿元;评估报告称原相煤矿在2011年会实现销售收入70.89亿元,税前利润为9.51亿元,实际在该年度该煤矿销售收入为18.2亿元,亏损3.48亿元。

5月28日和6月8日,王文志两次探访原相煤矿,看到该煤矿处于半停产状态。原相煤矿一位人士透露:“华润电力收购原相煤矿所依据的评估报告显示,在2012年该煤矿会实现销售收入75.39亿元,税前利润为12.18亿元,实际在该年度该煤矿销售收入和预期差别很大,亏损在5亿元以上。”

中社煤矿和红崖头煤矿的状况更是糟糕。中社煤矿一位值班人员说,煤矿停产很久了,煤矿探矿权已过期,被华润电力买下后,一天也没建设和生产过,一直处于停滞状态,至今也不见要建设、生产的迹象。

更不可思议的是红崖头煤矿现状,当地不少百姓表示,没听说有这个煤矿存在。《经济参考报》记者驱车沿着山间小路缓慢前行一个半小时,沿路多方打探,才找到一处几近废弃的煤矿。该煤矿入口处用红砖垒起的围墙,墙皮斑驳,爬满藤蔓,显得破败不堪。

一位当地农民对说,在这个煤矿放羊好几年了,很少看见有人来这里,草长得非常好,是放羊的好地方。

7月2日,华润集团审计部副总监李社堂(收购金业集团资产交易时任华润电力执行董事、华润煤业总经理)电话回应称:至于交易中收购价格和资产评估等问题,现在不好去评价这些事;提前支付收购款项应该不会存在问题。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