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京华时报 | 2013年07月17日 星期三 10:03 AM

7月16日,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大江健三郎最新作品《水死》发布会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举行。当天,作家阎连科、评论家陈晓明、该书译者许金龙等学者共同出席该书中文版发布暨学术探讨会,大江健三郎因远在日本未能来到现场。研讨会上,多位学者感叹《水死》是大江健三郎最难读懂的作品。

阎连科称 《水死》太难懂

被誉为“大江晚年分量最重的作品”,《水死》于2009年末在日本出版后,引起了广泛关注。《水死》是大江健三郎因《冲绳札记》被告上法庭后思考的产物,因其主人公的经历和大江类似,而被称有“私小说”影子。故事中“我”的父亲二战时曾响应青年军官建议,欲飞往东京轰炸皇宫,以挽回战败投降的结局。但在一个洪水肆虐的夜晚,父亲携带“红色皮箱”独自乘坐舢板顺流而下,却因翻船溺水身亡。

现场,阎连科、陈晓明、崔曼莉等多位作家、学者发言直指《水死》极其难懂。在解读这部作品时,阎连科“号召”各位学者如实“汇报”阅读情况,他首先直言:“我在读大江之前的《优美的安娜贝尔·李 寒彻颤栗早逝去》时,两天就读完了,这次《水死》三天也没读完,实在太难懂了。”阎连科称《水死》的整体故事简单,但叙事结构非常复杂,还反映了作者晚年的“图书馆式写作”方式,“可以看出大江非常博学,戏剧等很多东西,都融入其中”。

阎连科感叹获过诺奖的很少有人像大江这样获奖后作品反而更多,他还笑称这部书让他开始思索作家的“老年写作”这个问题,“马尔克斯晚年就从技术主义走向感性的生活,大江刚好相反,他抽离生活,不写那些能感知的故事,并且大江本人在他的作品中'穿插出现'”。

莫言曾提 另一种结局

作为大江的好朋友,莫言为《水死》中文版撰写了腰封,他写道:“读大江先生新作《水死》,让我想起屈原《离骚》中的句子: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现场,作为大江几部中文作品的“资深翻译者”,许金龙透露,2009年大江带着《水死》的校样来中国开会时,学者们的探讨激发他大改该书的结局,“校样一般不允许大改的,但大江还是改动了。开始的结局是'我'的父亲的徒弟'大黄'死了。最终结局是开放式的,'大黄'来到日本历代暴动最多的森林里,拿着枪,至于是否追随'我'的父亲溺水而亡,就只有靠读者解读了”。

许金龙还提到,“当时大会上莫言建议大江把结局改成'我'父亲没死,头发花白时回来了这个结局。但大江最终没有采用这个版本”。对于文中的“我”是否是大江的影子,许金龙认为该书确实有“私小说”色彩,“我”和大江经历相似度很高,但不能等同。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