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安邦咨询 | 2013年07月17日 星期三 13:48 PM

6月下旬以来,中国政府连续表态,鼓励民间资本设立民营银行。6月1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探索设立民间资本发起的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而在6月30日的“2013陆家嘴金融论坛”上,银监会主席尚福林表示,银监会将统筹银行业改革发展的顶层设计,允许尝试由民间资本发起设立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

长期以来,国有资本在中国商业银行体系中占据主导地位,关于民营银行一直谈得多做得少,始终没有突破性进展。即使是去年上半年出台的银行业“新36条”实施细则,也已成为柜台文件,自发布后便石沉大海,再无消息。此次中央高层与监管层接连表态,似乎在暗示,这次将不仅仅是说说而已。

在中国的银行体系中,截至2012年末,包括城商行、农商行、村镇银行在内的中小银行法人机构共1400多家,资产规模占比仅15%,其中由民营资本控股的城商行和农商行很少。目前,有一定规模的民营股份制银行仅民生银行一家,作为民营银行“独苗”的民生银行成立于1996年2月,由国务院批准破格设立,全国工商联负责组建。

根据此前发布的《中国民营企业发展报告》蓝皮书,中国民营企业自我融资比例高达90.5%,银行贷款仅为4%,其他融资渠道为5.5%。国有商业银行在处理中小企业贷款方面缺乏热情、效率较低,无法满足中小企业的融资需求。这使得包括民营银行在内的民间金融机构的设立,被认为是解决民营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的希望。

不过,目前看来,即使相关政策真的能够落地,民营银行的设立与发展可能也并非易事。放开管制是一回事,市场发展则是另一回事。在既有的银行业体系下,中国的民营银行短期内可能很难争取到良好的市场环境,计划进入相关领域的民间资本,需要做好在夹缝中求生存的准备。

这种困难首先来自于制度层面上。民营银行最突出的特点是按市场机制自主运作,这一优势的发挥倚赖于健全的信用环境、发达的金融市场和有效的监管体系。只有在准入、监管和退出三个方面的制度设计上取得进展,中国的民营银行才可以称得上有序发展。

当前,国内对民营银行的关注主要集中在准入层面上。此次中国政府的连续表态,可能意味着民营银行的准入门槛将大幅降低。不过,对于试图进入银行业的民间资本来说,紧跟着便要面对一系列严格的监管,多少会让这些民营银行吃不消。在现有的民间金融体系中,小贷及担保公司等,受到的监管都相对松弛。一旦这部分公司转制成银行,开始接受法定存款准备金及风险拨备金等制度的约束,经营的成本将显著抬升,考验民营银行的运营能力。

退出层面的制度,也是设立民营银行时所需要关注的重点。尤其是商业银行破产法,以及存款保险制度。与国有银行不同,民营银行不可能拥有国家信用,公众对民营银行的信心需要有相应的制度作保证。中国央行6月初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3》,为存款保险制度给出了迄今为止最为明确的时间表,年内将积极研究制定“存款保险条例”;此外,也有传闻称,由银监会牵头起草的《商业银行破产条例》有望在年内上报国务院。这些制度若能尽快出台,可称得上是为民营银行的设立打出了一套组合拳。

不过,即使制度层面的困难能够化解,民营银行依然要面对来自于市场竞争的压力。当前,中国银行业正进入转型期,不少商业银行目标下沉,锁定到了小微企业,这将分食民营银行的市场。考虑到民营银行资质较弱,能否在竞争中脱颖而出,依然有相当多的悬念。更何况,小微企业贷款的风险偏高,很考验民营银行的风控及管理能力。在市场刚刚放开的几年中,对此不宜抱太乐观的态度。

不论如何,中国的金融改革若能在民营银行方面取得突破,都将是里程碑式的壮举。不过,即使能化解政策管制,设立了民营银行,这些银行们还需要经过很长时间的发展与优胜劣汰,才能真正在中国的金融行业中寻找到立足之地。短期内,民营银行要做好吃苦的准备。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