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李佐军 | 2013年07月17日 星期三 15:18 PM

下半年经济仍将缓慢下行 不排除大调整

对2013年的经济增长形势,年初我的判断是经济增长速度可能是前升后降,下半年经济可能会遇到一些下行的压力,而上半年可能是上行的态势。但实际情况是,一季度GDP增长速度只有7.7%,低于去年四季度增速,而现在看来二季度可能比一季度还要低,有可能会低两个百分点左右。今年经济可能会是持续下行的态势,除非采取比较强的刺激措施来扭转这个趋势。但目前看来,中央政策取向是容忍经济增长速度一定程度的下滑,要追求有效率和有效益的增长,同时严防出现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由于采取强烈刺激措施的概率不大,不排除三四季度经济出现较大的调整。

而明后两年的形势现在很难说,要看今年下半年的经济调整究竟出现在哪儿,会有几种可能性。但总体上中国经济仍然需要经历一个深度的、痛苦的调整过程,要实现转方式、调结构、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经济增长速度下滑是必然的代价。

至于转方式、调结构是否能够顺利地推进,取决于改革推进得怎么样,取决于三中全会所制订是全面系统的、切实有效的改革方案。

看好中国的长期发展 城镇化会带来新增长潜力

对于中国经济的长期走势,我一直持比较乐观的态度。

预计中国经济在经过两三年的调整之后会走上一个中速发展轨道,在2015年至2020年大致增长6%-8%,2020年至2030年大致增长4-6%,2030年之后大致增长2%-4%。这样的增长速度比过去三十多年的两位数增长低得多,但这种增长速度仍然是全世界比较快的,仍然可以按照这个速度提前20年也就是到2030年实现邓小平说的中等发达国家水平,这是一个很乐观的前景。

而这样乐观的理由有三:第一,工业化、城镇化、区域经济一体化这些结构生产力还将大释放。我国的工业化、城镇化正处于中期阶段,还有很大的潜力;第二,伴随着改革全面推进,制度变革的生产力还将大释放;第三,要素升级(含技术进步、人力资本增加等)会对中国未来经济增长形成有力的支持。

中国经济面临系统性风险 任何环节都需高度注意

当前,中国经济面临一些系统性风险,包括房价过高、地方债务风险较大、流动性偏紧(“钱荒”问题)、产能过剩、部分金融机构不良资产上升、国际热钱流出、环境保护压力较大等。这些问题是过去多年来经济增长长期保持高速增长、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没有得到及时推进而形成的。这些问题相互关联,其中任何一个链条可能出现的风险都要高度注意。

关于中国政府负债的问题,主要是负债偏多,尤其地方政府负债偏多,以致杠杆过长,已影响到中国经济运行的质量和安全。

2012年年底以来,中国政府不断强调要加强对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管理,包括加强对地方债务平台的管理,这说明政府已经充分认识到了债务风险压力加大带来的一些挑战。为了将这些风险降到最低,有关部门也出台了一些强有力的政策措施,如人民银行强调要稳定货币供应,搞活存量,优化金融资源配置,银监会出台了针对债务风险的管理措施等。

由于央行对货币增量进行了较严格的控制,不随便放水,加之美国经济复苏,美元升值,大量热钱流出,以及其他一些原因,故出现了 “钱荒”问题。这是各种经济问题在资金上的集中反应,应该引起高度重视。好的化解办法不是继续大规模注入流动性,而是要在关紧闸门的情况下进行微调,优化和激活存量,促使资金流向实体经济,促进经济转型。当然这会使部分企业和金融机构经历比较痛苦的过程,但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作者李佐军  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