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7月17日 星期三 15:58 PM

时间:2012年06月26日
关键字:低档酒 造假

一瓶20多元的低档白酒,经不法分子用从废品收购站回收的品牌酒瓶子一装,便“麻雀变凤凰”,身价翻番,成为一瓶品牌白酒,卖到不明真相的消费者手中,就变成了数百元甚至上千元。造假售假者由此牟取了暴利,而受损的则是消费者。

近日,记者先后采访长沙市食品办和工商、公安等部门相关人士,并深入长沙第一看守所与造假者面对面了解相关内幕,为您揭开酒瓶里的秘密。

1 自揭内幕 低档酒换个马甲变高档酒

去年11月份,长沙市多家单位相继向公安机关报案,他们购买的用于招待的国窖1573等是假酒。公安机关发现,这些单位的酒来自一个叫比邻酒业(鑫锦隆酒厂)的供货商。这些单位和比邻酒业有着长期订购的合同,据统计,已经消费完的酒大概有50-60万元,还剩下18万元的酒没有消费。警方顺藤摸瓜,牵出一个制售假酒的团伙。

近日,记者在长沙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见到此案主犯之一、负责假酒生产的孙四华。他向记者讲述了造假酒的内幕。

孙四华交代,自己的制假窝点在侯家塘和中南林科大附近,主要的制假手段是以次充好,以低档酒冒充高档酒,主要仿冒“生产”的品牌有剑南春、酒鬼内参酒、酒鬼新世纪酒、五粮液、国窖1573等,直接向熟悉的酒业销售商供货。

为了增加假高档酒的口感,造假者目前多用同一品牌的低档酒冒充高档酒。“比如,对方说要泸州老窖,我们就从高桥购进价值70多元和20多元一瓶的泸州头曲、二曲,将其勾兑成高档的泸州老窖。”而这些假高档酒的瓶子和包装,都是从废品店回收购进的真品,每个的成本在15-30元之间,视瓶子和包装的完整度而定。另外,也有一些造假者的瓶子来自小作坊生产的假瓶子,成本每个约2元左右。

2 利润惊人 假冒高档酒成本不到200元

长沙市工商局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长沙有近万家售酒门店,市场巨大。低门槛、高利润的刺激,让一些造假者趋之若鹜。

在市工商局正在进行的食品安全百日执法行动中,特别针对假酒进行专项打击和整顿。“一瓶百余元的泸州老窖酒,加上30元钱的瓶子费,到消费者手中就变成了1000多元一瓶的国窖1573,‘利润’至少是原来的10倍。有的厂子把甜蜜素和邵阳大曲掺杂在一起,出厂就变成五粮液,而且他们在味道上下足了功夫,几乎达到了以假乱真的效果,消费者很难喝出真假。”市工商局食品处处长姜小鹏说。

孙四华交代,造假的成本包括酒瓶、商标包装、人工费等,总成本根据不同品牌而定,大约在50元/瓶到180元/瓶之间。“以一瓶假冒500毫升、53°的飞天茅台酒为例,其酒瓶价为30元左右,充灌的茅台王子酒的价格为100元左右,全套外包装的成本50元,加起来总成本约180元。”而把假酒批发出去,每瓶可以卖到250元至300多元,可谓是“高利润”。然后,这些“高档酒”在市场里会被层层加价,最终很多消费者会以1480元左右的正品价格购得这样的假酒。

目前,一些高档白酒价格虚高,几乎成了奢侈品,这也给假酒留下了巨大的市场空间。“一些高档白酒主要是走礼品消费路线。”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企业负责人说,在买高档白酒送礼时,一些消费者为了便宜那么一两百元钱而找“熟人”拿货,结果假酒就这样到了消费者手上。“而且,也不排除一些人冲着价格便宜知假买假,因为外包装一般人辨别不出,而且说不定收礼的人又转手拿去送人,待到真正开瓶喝时,谁也分不清这瓶酒是谁送的了。”

3 打假难度 检测无统一标准,厂家不愿配合

童旺芝是长沙县工商局12315中心主任,关注酒业打假已有9年时间。他说,市场上越贵的酒,越容易被仿冒。从收到的消费者投诉来看,“茅台、水井坊、五粮液、剑南春、1573、酒鬼等高档白酒,最容易被造假者瞄上。”

在造假和打假的PK中,执法部门遇到了一些阻碍。“我国现在有贵、川、两广、中部、陕西、东北、草原等八大酒系,造酒的方式和每个地方的饮食习惯、气候、水源息息相关,每种酒都有其特性,目前没有国家层面的统一的检测标准,没有权威的第三方检测机构。这给打假带来了难度。”

目前,对于真假酒的鉴定,基本上是依赖真酒厂家的打假人员。然而,厂家对于打假的态度也十分矛盾。

6月中旬,记者随工商雨花分局执法人员一起前往高桥某酒类批发部打假。在前期的暗访中,执法人员发现该批发部销售的某品牌白酒十分可疑,于是邀请该品牌白酒的打假人员一起前往鉴定。然而,打假人员并不是很情愿露面。“因为,执法人员每打一次假,消费者就知道我们这个牌子的酒有假的,对我们来说,品牌受损会非常直接地影响到销量。”厂家打假人员告诉记者。

虽然十分痛恨造假者,但一些厂家选择的低调、沉默态度,无疑助长了造假者的嚣张气焰。甚至,一些厂家自身的品牌保护意识也有待加强。“在食品安全百日执法行动的假酒整顿过程中,我们发现有些厂家根本就没有自己的生产保护措施,在防伪技术方面做得很不到位,这给了违法犯罪分子可乘之机,同时也给我们的监管工作带来不便。”市工商局局长陈跃文说。

4 铁拳出击 多部门联合打击假酒生产销售

在市工商局食品安全百日执法行动中,执法人员发现,为了逃避打击,现在造假者的手段越来越隐蔽。造假者一般进行小量的分散生产,因而执法人员查不到大量假酒。而在零售终端,执法人员也只能查获数量不多的假酒,达不到立案标准,无法将造假售假者移送公安机关立案处罚。因此,很难查清假酒的来源及渠道。退一步讲,即使消费者发现是假酒,执法部门要挖出整个假酒的生产、销售链也不是一件易事。

“现在造假团伙十分狡猾,执法人员往往要和他们斗智斗勇。”陈跃文说,“我们经常遇到被查的零售商不知道假酒的供货方。因为目前很多超市和酒行都采取(供货商)送货上门的方式,一追查起来,零售商只认得一个送货的人,而且连电话都没有”。工商执法人员发现,经常是追查到供货的上家,却发现对方连账本都没有,假酒来自哪里、销售了多少,什么都是一问三不知。

“像孙四华此类假酒作坊,都有固定的销售对象,定多少、生产多少,存货不多。而且犯罪分子之间关系紧密,一般都是朋友、亲友等。他们的反侦查意识特别强,在合伙经营假酒生意时,早就想好了对付警方的一套说辞,包括统一口供、谁来承担责任等。”长沙市治安大队食品安全大队盛警官说。

对于假酒生产销售,长沙市食安办联合工商、公安等部门,加大了打击力度。“目前我们是发现一起、坚决打击一起。”陈跃文说,最近市工商局又向公安机关移送了一起涉案金额10多万元的假冒白酒案。对于假酒生产销售,执法部门将铁腕出击,毫不留情。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