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来源:长沙晚报 | 2013年07月17日 星期三 16:40 PM

时间:2012年06月25日 

关键字:毒腐竹 毒配方

腐竹,是长沙人餐桌上常见的一道菜。然而,部分不法分子为了使腐竹产量高、卖相好,竟在生产时非法添加硼砂、乌洛托品等化工原料。去年8月,在公安部统一指挥下,长沙警方牵头侦查,并与上海、福建、江西等省市公安机关联合行动,一举摧毁一特大制售有毒有害腐竹、粉丝等假劣食品网络。其中,长沙警方抓获嫌疑人96名,现场捣毁生产、仓储、销售窝点273个,缴获有毒有害食品共计43.3吨。

近日,长沙县人民法院对“8·20”生产销售有毒食品案的涉案人员进行一审宣判,该案主要犯罪嫌疑人之一、闽乐豆制品厂法人廖代招获刑3年,其余涉案人员分别获刑9个月至两年半。其中一人不服,正在向长沙市中院提起上诉。昨日,记者分别采访了此案办案警官和部分犯罪嫌疑人,揭开了这起案件中毒腐竹的生产销售链条。

1.5万元买毒腐竹生产配方

警方调查发现,闽乐豆制品厂建于2007年下半年,2008年初开始生产腐竹。廖代招作为法人代表,占公司股份40%,陈君泉占股份25%。廖代招当时从福建人杨元隆处,以15000元价格买来生产腐竹的配方,该配方中包含有乌洛托品、硼砂等化学原料。然后,工厂技术员吴远盛从高桥大市场曹卉经营的湘盛批发部采购乌洛托品、硼砂,用于腐竹生产。这些“问题腐竹”生产出来后,主要销往高桥大市场陈登清所经营的泰丰菇业批发商行。

2011年8月12日,其他合伙人撤出,剩下廖代招一人继续经营闽乐豆制品厂。廖代招说,自己办腐竹厂并不为了获利,而是为了等待土地征收。作为高桥本地人,他经济条件一直不错,因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入狱,让他十分痛心和后悔。

添加化学原料生产毒腐竹

曹耀是长沙县朗梨镇派出所侦查员。作为主办廖代招等人生产销售有毒食品案的警官,曹耀向记者介绍了此案更多的细节和信息。

曹耀介绍,正规的不掺加化学原料的腐竹,大概是1000斤黄豆能够产出300到400斤腐竹。如果添加化学原料硼砂和乌洛托品等,1000斤黄豆就能生产660斤腐竹。而添加的化学原料成本不到10元钱,相当于用10元钱换取了3000多元钱的暴利。

添加了硼砂和乌洛托品的有毒腐竹,颜色光亮,色泽度很好,“像打过蜡、刷过油漆一样光亮。”皮也很薄,而且放在水里泡过后,其弹性更加好,即使长时间浸泡也不会腐烂。而正常的腐竹用水长时间浸泡后,会烂成豆腐渣状。

据介绍,乌洛托品是甲醛与氨的化合物,一般用于治疗皮肤病,将其用于食品加工,会产生毒害;硼砂作为一种化工原料和外用药物,被明令禁止在食品中添加使用。

用别人产品送检骗取合格报告

在调查中警方发现,廖代招和销售商陈登清联合作假,骗取产品检验合格报告。一位办案民警告诉记者:“他们用别人的产品送检。”而产品检测也只选择了感官、重金属残留等容易合格的指标进行检测,并没有涉及对有毒有害成分的检测。

对于硼砂、乌洛托品等化学原料的来源,警方也展开了调查。发现这些化学原料均来自高桥的湘盛批发部。该批发部老板曹卉,在明知硼砂等化学品是往腐竹里添加后,依然多批次向闽乐豆制品厂供货,“并且还提供送货上门服务。”曹耀介绍,曹卉的行为触犯了刑法,因此获刑9个月。

毒腐竹生产销售链浮出水面

经审查,一条由湘盛批发部送化学原料上门、闽乐豆制品厂负责生产毒腐竹、泰丰菇业负责将毒腐竹销往各地的销售链浮出水面。“有专人负责购买化学原料,有人负责操作配方,有人负责生产,有人负责销售,这就是毒腐竹生产、销售的黑链条。”曹耀说。

据办案民警介绍,2008年至去年8月案发时止,仅陈登清所在的泰丰菇业就从闽乐豆制品厂累计购进56000余包劣质成品腐竹,转而销往各地,价值达300余万元。该厂生产的腐竹同时还销往高桥另一家干货门面,通过高桥流入各地。具体进入到哪些店面,流向成谜。民警表示,这些“问题产品”的召回客观上存在一定难度。

温馨提示

四招辨别腐竹好坏

1.色泽辨别。好的腐竹呈淡黄色,有光泽;劣质腐竹呈灰黄色、深黄色或黄褐色,色彩暗而无光泽。

2.外观辨别。好的腐竹为枝条或片叶状,质脆易折,条状折断有空心,无霉斑、杂质、虫蛀;劣质腐竹有较多折断的枝条或碎块,有较多实心条,有霉斑、虫蛀、杂质。

3.气味辨别。正规腐竹有香味,无其他任何异味;劣质腐竹有霉味、酸臭味等不良气味。

4.滋味辨别。好腐竹用热水浸泡至柔软,细细咀嚼有鲜香滋味;劣质腐竹则有苦味、涩味或酸味等。

毒腐竹黑色产销链

1

廖代招从福建人杨元隆处买来生产腐竹的配方

2

湘盛批发部提供乌洛托品、硼砂等化学原料

3

闽乐豆制品厂技术员吴远盛负责操作腐竹配方

4

廖代招组织腐竹生产并批发给泰丰菇业

5

泰丰菇业负责将毒腐竹销往各地

对话主犯

“那些东西不该放到食品里去”

近日,长沙县看守所提讯室,廖代招在民警的押送下来到记者面前。看守所黄色的马甲下,耐克的条纹T-恤和白净的脸,显示着他此前一直不错的生活境况。廖代招今年37岁,留着平头,不过,头发全白了。

在与记者的对话中,廖代招多次表示“生产腐竹不该加化学原料”,并称自己很后悔。

“生产腐竹不该放工业用品”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现在知道自己错了吗?觉得自己错在哪里?

廖代招(以下简称“廖”):错在......凭良心说,我最重要的错在管理无方。我自己从来没买过配方,也没配过配方,但是我没管理好。

记:你知道这个配方吗?

廖:之前不知道,之后知道了。

记:什么时候知道配方的?

廖:被抓了之后。

记:被抓了之后才知道?

廖:我知道腐竹里面有个配方,知道配方里面有东西,但我之前没有犯罪心理,并不知道它的危害,也不知道它的品名。

记:那你为什么要放这个配方进去呢?

廖:这个配方是花钱买的,要有这个配方,(腐竹)才能做出来。这个配方,我们是花了一万五千块钱买来的,不是我们自己研究出来的。现在才知道(生产腐竹)不应该放工业用品,那些东西就不应该放到食品里面去。

“现在才知道这样的东西有害”

记:你办厂后,生产腐竹时一直加乌洛托品等化学原料吗?

廖:你们到公安机关可以查到,我从头到尾没有碰过这个东西,我只是一个法人代表。但是后来我问了厂里负责管配方的员工,他说,配方的用量要根据天气情况来。如果这段时期回潮比较大,不放这个东西,产品就会坏。

记:你知道这些工业原料放入食品里可能致癌吗?

廖:我们的产品,说实话,第一份检验报告出来是合格的,我的闽乐产品(检测)是不带甲醛的。

记:你现在知道你生产的东西有害吗?

廖:之前不知道,现在都知道了。

记:你从内心觉得这件事情严重吗?

廖:现在坐了牢这么久,我学了这么多法律知识,所以我肯定知道危害严重。我也深刻了解到,生产腐竹加这些东西是不应该的。

“再犯这样的事,宁愿加5年刑”

记:你现在知道后悔了吗?

廖:我对媒体、法院说的都是根据实际情况、起诉书上说的来的,我的认罪态度是非常好的。我希望党和人民给我机会。我也说了,如果我再犯这样的事情,我宁愿无条件多加5年刑。

记:我看你很年轻,但头发都白了。

廖:在看守所里想事想的,想多了。

记:想些什么呢?

廖:我是很有思想、很有事业心的,我根本就没有放了这些东西就能挣多少钱的想法。说老实话,我也感谢公安机关抓得及时、抓得早,如果这个事情再发展下去,事情再搞大了,我这辈子也就完了。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