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实习研究员 付珊 | 2013年07月18日 星期四 10:09 AM

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下称GSK)等外资药企多年来享受“超国民待遇”,在中国市场上一路绿灯,赚足中国患者的救命钱。

尽管近年来中国国家发改委多次降价,但效果并不明显,外资药企在中国市场份额依旧远超内资药企。

外资药企多年享受“超国民待遇”

据葛兰素史克四位被立案侦查的高官之一、GSK中国的企业运营总经理梁宏估算,药企运营在药价中所占的比重高达20%到30%,至于行贿成本占到多少,倒没有太多统计,但占的比例非常大。

GSK等外资药企长期在中国享受“超国民待遇”,可以在不公布出厂价的前提下拥有单独定价权,这使得进口药品的药价通常比同类国产药品高出若干倍。

有媒体把外资药企所享受的“超国民待遇”用数字做出了直观的比较:

乙肝治疗药物

贺普丁(拉米夫定片)葛兰素史克 14片*1板/盒 估计价格200元/盒;

拉米夫定片 湖南某制药公司 14片*1板/盒 估计价格128元/盒;

呼吸系统用药

必可酮 (丙酸倍氯米松气雾剂)葛兰素史克 250ug 估计价格80.62元

丙酸倍氯米松气雾剂 山东某制药公司 50ugx200 估计价格28.5元

抗生素类药物

复达欣(注射用头孢他啶)1g 葛兰素史克 估计价格78元;

注射用头孢他啶 1g 山东某制药公司 估计价格26.46元

胃肠道用药

泰胃美片剂(西咪替丁)葛兰素史克 400mg*20片 估计价格36元;

西咪替丁片 广东某制药公司 200mg*100片 估计价格9元

外资药企为何一路畅通

外资药企的原研药从进入中国市场享受单独定价权,到各地招标享有特别待遇,再到医院“一品两规”政策,接着带着丰厚的回扣来到医生手中,最终,患者为这些畸高的药品埋单--这一路畅通无阻。在这期间,中国的患者一边忍受病痛之苦,一边为葛兰素史克这一类外企的行贿埋单。

同样的药物,葛兰素史克等外资药企之所以能够在价格上超出国企如此之多,是因为享有“单独定价权”,这是最饱受诟病的外资药所享受的超国民待遇,即原研药品即使过了专利保护期,仍能享有单独定价特权。

2000年,国家发改委颁布《药品政府定价办法》,规定“原研药”可以给予单独定价权。事实上,原研药单独定价政策最初设定,意在鼓励外资制药企业将更多创新药带入中国市场。而在中国市场上,“原研类”药品主要集中在国外独资、中外合资的制药企业中。

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医药行业中心高级合伙人史立臣在接受IBtimes中文网采访时也表示,外企药品的价格在进入中国之前,已经可以自行定好,并且在其他国家的销售价格与在中国可以有很大差别。

仿制药是相对于原研药的概念。仿制药仅复制原研发药的主要分子结构。在中国,仿制药的定义是注册申请中国已批准上市销售的药物,包括中药、天然药物、化学原料药及其制剂。

据史立臣透露,现在中国国内生产的西药,100%都是仿制药。一般情况下,仿制药的药效比原研药差一些。

在各地卫生系统的药品统一招标规程上,外资药品也受到也特别的优待。山东元隆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王革在他的提案《卫生系统在医药招标中取消外资药企享受的超国民待遇》中写道:“为了使价格畸高的外资药品中标,有的外企要求对外资药品单独招标或内外产品分开招标,有的要求中标药品中必须有一种内资药和一种外资药。由于这些规定,使得钻了自主定价空子的外资药在招标环节再次因特殊待遇而定然中标。”

在药品的使用过程中,医院执行《处方管理规定》中的“一品两规”(同一种药品,原则上只用两个厂家的产品)。北京世纪坛医院心内科主任杨水祥在接受采访时说,在执行的过程中,就变成了一个进口产品和一个国产品种。国内生产此类药品的厂家众多,为了挤进这一个名额,付出昂贵的代价,而进口药品稳坐钓鱼台。“一品两规”的规定,在无形中限制了国产药物的使用,让老百姓花了更多的钱。

原研药与仿制药在进入医院后,最终选择哪种药物由医生和患者决定。由于患者与医生之间的信息极不对称,实际是医生决定着使用何种药物。史立臣已经从事临床医学十余年,他告诉IBtimes中文网,对于医生,价格是他们选择用药的关键。既然原研药效果更好,价格更高,回扣可以更多,医生们自然会做此选择。“哪种药品回扣多,那么这种药品销量一定高。”史立臣说。

从进入中国市场,到医生为患者用药,原研药稳稳占据了大片市场。据中国社科院今年年初发布的《中国药品市场报告》,2011年制药企业在医院的市场占有率排名显示,在三级医院中,排名前十的企业中,有8家为外资企业,排名前五的企业均为外资企业。

外企主要任务是拜访官员

从去年8月开始,国家发改委进行了14年来的第29次药品降价。据报道,国家发改委决定从2012年10月8日起调整部分抗肿瘤、免疫和血液系统类等药品的最高零售限价,共涉及95个品种、200多个代表剂型规格,平均降价幅度达17%。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规定的单独定价药品最高零售限额涉及共63种产品,其中包括诺华、罗氏、辉瑞、赛诺菲、礼来等29家外资企业的共50种产品,外资企业整体降价幅度较大。

对此,有评价认为,这意味着外资药企的“超国民待遇”即将结束。

但史立臣对此持相反态度。他认为,中国政府的政策一直对外资药企是有利的,即使调价,药企也会通过一系列的明暗阻断,来阻止价格下调,例如申请延长专利保护期,用法律手段起诉正在生产仿制药的厂商。

他认为,国家是鼓励仿制药的。但国家缺乏相关的管理制度,单纯只有提法,还是没有意义。总的来说,中国政府多年的调价效果不理想。      

相反,对于外企,多年来在中国市场上“横行霸道”。一位从事医药行业多年的人士在接受IBtimes中文网采访时认为:“在中国市场上,对外企来说,业务并不是第一的,最主要的工作是拜访当地的政府官员。”

公安机关掌握的情况显示,梁宏和公司个别员工为打开中国市场,不惜花重金向中国个别政府部门官员、少数医药行业协会和基金会、医院、医生等大肆行贿。

“注册方面要和药监总局打交道,药价上要和国家发改委打交道,进医保要和劳社部打交道,进医院要和各地招标办以及医院的院长、药剂科主任打交道。”已经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梁宏挨个细数需要“打交道”的单位,而其口中的所谓“打交道”其实就是通过行贿来打点关系。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