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孕峰 | 2013年07月18日 星期四 10:34 AM

对于微软重组,看到的大部分评论都是负面。曾担任微软副总裁还吃过老东家官司的李开复,也不避嫌的说了几个“不看好”的点:

1、改组为“重公司、整合式决策”,影响执行速度。2、赌注下在消费而不是企业软件,不够务实。3、“各终端一致化”不是用户的需求,而是还把微软作为中心。4、大公司架构不符合微软的“牛仔”基因,对高层激励不够。

5、近10万人的公司转向职能型,如何问责?6、鲍尔默是否胜任?他在 CEO 层面、战略上表现欠佳。7、高层失血严重。除CEO最佳候选人Steven Sinofsky,另四位离职者也都是将才。

不过,是否看好只是第一层问题,还有第二层问题,外面虽然都不看好,但鲍尔默本人怎么看?虽然微软一直走下坡,就算鲍尔默是在继续“错”,但也该有错的理由,这个理由是什么?以及,大老板盖茨的态度?

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就此峰哥采访了另外两位前微软人。一个位高权重,以“深喉”为名,另一位是海豚浏览器CEO杨永智。

孕峰:你看好微软的重组吗。

深喉:一样不看好。

孕峰:那鲍尔默为什么做此选择?

深喉:1、鲍尔默孤注一掷,背水一战,赌上自己名声。2、微软is very internal facing,可能还没看清产业和自己的困境。不要高估大公司,有时候确实是“只缘身在此山中”。3、微软一向看中组织架构,过于人治。4、用重组的机会继续清除一些人。这是公司政治。假公济私。

孕峰:记得Surface刚出来时也是骂声一遍,很难上手用。当时我问一个前微软人,为什么这样的产品还是高调发布?他当时也说:内部一定有很多人用过Surface,明显这不是出色的产品,但内部的反映一直是“不错”;为什么非得砸钱推,为什么自欺欺人,就没一个人站出来说真话并承担责任吗?这才是最危险的。

深喉:一个几万人的大公司,有它生存的方式,以及习惯的状态。你看不清它,就好比它也看不清你。

孕峰:盖茨呢。总不至于袖手旁观吧。

深喉:不会,他的思路还是把什么东西都看作API,过时了。而且,我也不认为他会参与改组的事。time to short msft(正是卖空微软股票的时候)。

孕峰:你怎么看微软重组:

杨永智:微软现在的问题是blood cancer。不是靠砍掉一只手,一只脚能解决问题的。

孕峰:鲍尔默是怎么看这个问题。

杨永智:鲍尔默的MBA背景,看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式向来是治标不治本。搞重组、签战略合作等运动式的方式,难以解决本质问题的。

孕峰:但重组总解决了些问题吧?

杨永智:从重组来看,降低了搜索的重要性,因为实在流血太多,还看不到希望止血的那一天。但跟操作系统,应用和服务的整合是在探索的。总体上,这次重组是往好的方向走,但无法解决本质问题。

孕峰:有人觉得微软该押注企业级业务。

杨永智:微软的强项在企业,应该想办法加强云端的布局,继续强化自己的强项。消费者和互联网的挑战太大,还看不到路径。

孕峰:有什么类似案例吗。

杨永智:今天的微软就跟当年的IBM一样,逐渐成为过去时,这是不可阻挡的趋势。看清产业状况,加强自己的优势,放弃某些业务的挣扎是正道。

孕峰:你刚才提到盖茨可能不参与重组,但他如何体现在微软的作用。

深喉:盖茨在董事会太强势,拥有太多的投票权。不然早就开掉鲍尔默了。

孕峰:盖茨支持鲍尔默?但鲍尔默业绩不被认可啊。

深喉:若不是盖茨,鲍尔默早就被开掉了。盖茨跟鲍尔默的关系太好了,不是一般,所以很相信他。估计盖茨也差不多糊涂了,要不就是无所谓了。

孕峰:想起微软前副总裁科姆皮说的,“微软董事会只是在请人帮助管理公司,而不是领导公司。微软需要更年轻,能理解Facebook这一代人的人。”也许,真是一代人的问题。

(文章来源:猫财经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