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张五常 | 2013年07月18日 星期四 13:44 PM

最近几位朋友问中国应否放开资本项目,说一些北京学者有保留。管制资本项目是外汇管制的一个重点,二十五年前弗里德曼和我就力促北京放开,为什么到今天还不放呢?

资本项目(capital account,翻为「账目」可能较恰当)是国际收支平衡表中的贸易项目(又称经常项目,包括物品与服务的进出口)之外的账目,主要是资金的进出口。国际收支平衡表看似湛深,其实全部可从物品与服务的角度看,二○一二年十二月十一日我发表《从权利角度看国际收支平衡表》,解释清楚了。那是没有什么深度的自欺欺人的学问,同学们可在网上找到那篇写得真相大白的文章。

朋友问资本项目应否放开,是问中国应否让资金自由进出口。我的第一层答案是浅的:如果中国要搞一个国际金融中心,资本项目不放开冇得搞。为何如此浅得不用解释,但重要的是事实:古往今来凡是有点眉目的国际金融中心必定放开资本项目,即是必定容许资金自由进出口。

若问:如果放开资本项目,中国的资金外流会增加吗?答案是:当然会。但资金进口也会增加。一负一正,哪方较大要看国际收支平衡表的经常项目会怎样变,事前难以猜测,因为牵涉到几个弹性系数。

再问:中国放开资本项目,外资在中国投资设厂会大幅上升吗?答案是:不会,因为投资设厂的进口资金有好一部分已经有容许撤出的安排。

再问:外资到中国买楼、买股票及做小生意会否大幅增加?答案是:会,但有多大很难估计,因为这些事项现有的途径五花八门,我没有调查过,但听也听得天旋地转了。放开资本项目会清除这些门路,方便了无知、小胆的老外,而什么地下钱庄的生意会受损,但不会关门。为什么钱庄不会关门是老人家的秘密。

最后问:放开资本账目会增加资金外流,是会大幅地增加这外流吗?答案是:不会,因为大量的资金外流早就出现了。大约六年前,美国公布的中国资金进口数字远比北京公布的资金出口美国的数字为大,而跟着源自神州的资金把加拿大的房价炒到天上去,主要是豪宅;再跟着是炒起美国旧金山及纽约的物业,也主要是豪宅。这些为数不菲的资金外流要讲门路,或是要讲关系。没有关系的穷人当然不易搞,但穷人根本没有钱,跟他们说什么资本项目是跟夏虫语冰。

一九九六年在某会议上我随意讲了二十分钟关于贪污的话,被录了音,翻成文稿,弗里德曼读后频呼精彩,但问:你怎可以证实你的贪污理论是对的呢?该稿发表时题为《一个简单的贪污一般理论》。该理论说:没有管制不会有贪污,而管制是为了方便贪污才出现,也是为了维护贪污的持续而持续的。我举诸多实例,皆过瘾,所以该短文可读,而其中令行家朋友拍案的是中国禁止恐龙蛋出口的例子。

我不敢说中国目前的资本项目管制是为了方便贪污,但可以肯定:这管制增加了不少投资者的麻烦,而增加了的手续或门路程序无疑是养着一群人。放开资本项目,让资金自由进出,会养着另一群人。哪一群比较大,收入比较多,也牵涉到几个不同的弹性系数,无从估计。然而,这放开换来的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办得其法对国家的整体贡献是非常庞大的。

经济学可以有湛深的话题,也可以因为某些人的利益而被故弄玄虚。二者不是同一回事。

来源:作者新浪博客

来源日期:7月16日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